辣文小说 > 乡村小说 > 攻君在此,受君过来 > 章节目录 014. 那个男人太渣

章节目录 014. 那个男人太渣

 热门推荐:
    “老板,是不是连你也觉得我蠢得无药可救,笨的人神共愤,其实我也这么觉得。这种人到底还有什么地方值得留恋的,到底还有什么地方值得我珍惜的?可是,我还是无可救药的再次沦陷,然后进入了一场注定悲剧的轮回。”

    之后的事情仿佛顺理成章一样,两个人仿佛回到了当年对方还没有娶妻的日子,偶尔分离更多的时候相守,然后缄默的不提关于那个女人的一切。

    “我今天在商场遇见了那个女的,她穿着孕妇装,在婴儿用品区挑选着婴儿才用得到的东西。肚子……大概有五六个月大了吧。嘴角含笑,眸色祥和,大家闺秀贤妻良母的做派。”

    “当时我很想冲上去质问,她肚子里面的孩子是谁的,但是我总归是没有胆子这么做的。那个女人啊,给了我那么多,我又有什么资格在她面前耀武扬威。”

    “如果没有我,她应该更加的幸福。而我,我竟然因为自己的自私,把这么一个女人推入了一个只有折磨的深渊。”

    “其实,说到底,还是那个男人太渣。”阿三仿佛说完了整个故事一般,总结似得说着话。然后呢喃着,也不知道和谁说话,“其实老板是个很好的人,但是为什么还没有男朋友呢?”

    姬长安从开始到最后一直处于一个震惊的状态,说实话,他从来没想过,这样一个纠结的故事会出现在距离自己这么近的地方。

    但是,让他更加震惊的是阿三的最后一句话。

    惊讶的抬眸看着开车的人,因为阿三喝的太多,开的太快的容易晕车,所以车子一直保持着不快不慢的速度,行驶在车流之中。

    让一辆路虎被一辆五菱超过,这大概还是件挺叫人啼笑皆非,称奇的事情。

    秦戈扭过头,无所谓的说道:“我是个gay很奇怪吗?我工作室这边的四个管理阶层,全部都是gay。”

    姬长安还在秦戈的话语中没有反应过来,就被秦戈接下来的话惊的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

    “其实,长安,你也是gay吧。”笃定的语气,根本不是在询问,而是在确认。

    姬长安不知道自己什么地方让秦戈觉得自己是个gay了,但是却不可否认,因为原本就是事实。

    阿三被安置在他自己的房间里面,瘫倒在哪里的人完全了没有刚才在车上的泛泛而谈。接触到床榻之后陆就自发自觉的去寻找着被子,蜷曲着身体怀抱着被子,缩成一团。

    “他这样子真的没有关系吗?”姬长安有些不放心的看着躺在床上的人,毕竟丢下一个烂醉如泥的人不管不顾,在他的字典里面是怎么都说不过去的。

    秦戈把被子从阿三的手里面抽了出来,颇为无奈的盖在他的身上:“一会儿他男人得过来,我们呆在这里反而碍事儿。这种事情他们经常会发生,但是像今天这么严重的却是第一次,大概有外人在他们也没办法静下心来谈。”

    虽然这么说着,却还是在下楼之后坐在车上始终没有离开,一直等到一辆黑色的轿车行驶到楼下,然后从车上下来一个西装打扮的人。有些凌乱的头发,慌乱的脚步,无一不显示着这个男人就是那个罪魁祸首。

    “时间也不早了,不然我们先去吃饭,吃完饭我在送你回去吧。”

    姬长安有一时之间的反应过来两个人之间,什么时候发展到竟然可以一起吃饭,然后让秦戈送自己回家的地步了。

    两个人落脚的地方是间中档的饭店,姬长安却意外的知道这个地方,因为这里的酸菜鱼很好吃。而,曾经,他和叶言良一个月至少要过来一次,因为叶言良对酸菜鱼有非比寻常的执着。

    “秦先生,好久没见你过来了。”老板迎上来,一副遇见熟人了的模样,“这两天刚有两道菜上新,给你给来一盘试试味道吧。”

    饭店的老板姬长安是认识的,正确的说是姬长安认识他,而老板不认识姬长安。

    姬长安没有想到的是,这位老板和秦戈竟然认识。像秦戈这样子的人啊,大概不应该会出现这类的饭馆里面,因为秦戈一看就是坐办公室的人,吃的自然也不可能是这类的中档的饭馆。

    秦戈同老板说了一声,然后招呼着姬长安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轻笑着询问道:“你能吃辣的吧。”

    “可以的。”

    姬长安打量着这家店里面的格局,似乎这么长时间没有来了,这家店依旧是原来的那副模样,只不过如今和自己一起过来这边的已经是另一个人了。

    秦戈询问了姬长安之后便往柜台那边去了,但是显然两个人之间并不是一直都在讨论关于吃什么的问题,不然也不至于让那老板一直往自己这边看。

    “第一次看你带不是你同事的人过来,还是两个人的,你是和他在一起了还是他在追你?”老板神秘兮兮的瞥了一眼姬长安的方向,询问着站在柜台这边的人。两个人也有挺长一段时间没见了,自然是有说不完的话的。

    “我和他认识七天,你觉得会是什么关系?只不过是一起吃个饭,想起来挺长时间没过来你这边了,就带他过来了。”秦戈无所谓的说着,他的确是没有想太多的,只是开车的时候顺其自然的就开来了这边。

    老板瞥了瞥嘴,颇为不信的说道:“你从来没有单独带一个人过来过,还说你没有非分之想?秦戈,不要怪我没有告诉你,这个小男生啊,可是有一个交往了三年的男朋友的。”

    姬长安和叶言良过来这边吃饭的次数多了,自然是会被记住的,即便是几个月不见,但是在看见之后还是会想起来。

    秦戈在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震惊是不小的,好看的眉眼不自觉的皱起。

    “但是,前两个月我看到对方换了一个人带在身边呢,也许是分手了吧。”老板颇为奸佞的说着,“正巧,哪位刚半个小时过来,在楼上吃,估计你们得碰上。”

    秦戈看了一眼坐在角落,安静的看着窗外的姬长安。

    “我知道了。”

    “不要说我没有奉劝过你,他们两个过去的感情很好,如今这个情景估计就是这个小朋友被抛弃了或者被伤害了。心伤这种东西,各人有各人的程度,那个小朋友看上去不是那么容易过去那道坎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