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乡村小说 > 攻君在此,受君过来 > 章节目录 015. 都不过一瞬之间的事情

章节目录 015. 都不过一瞬之间的事情

 热门推荐:
    秦戈坐到姬长安对面的时候,姬长安正看着窗外的东西发愣,丝毫没有发现对面已经有人入座。因为还没有到饭点,饭店里面并没有人满为患,反而让人觉得有一些清冷。

    “在看什么?”秦戈轻声的询问着,不敢大声,害怕打扰了对面的人。

    “节日的气息,已经开始退却了。”姬长安指着外面被一点一点儿拆卸吞噬的霓虹灯,“这世间的热闹,其实都不过一瞬之间的事情。”

    秦戈只是看着对面的人,不知道应该如何去回复他。这种时候,在两个才认识那么一点时间的时候,实际上说一些有关一辈子的话,即使是在朋友的立场之上,也是唐突的。更何况,潜意思里面,秦戈并不希望自己和姬长安的关系只是朋友而已。

    姬长安没有听见秦戈的回答,有些奇怪的将看向橱窗之外的目光转向秦戈,却没有来得及看见秦戈双眸之中一闪而过的疼惜。

    “你又在看什么?”姬长安看着秦戈看着自己身后的神情,眸子里面映入了一个人的声音,却看不清到底是什么人,不禁有些奇怪的回过头。却在回头之后,被眼前所见,以及传说中的命运的巧合给玩笑的哭笑不得。

    从二楼下到一楼的楼梯只容许一个人走过,那个叫做叶言良的人,身后站着的那个少年姬长安是认识的。那个少年叫做唐玉,是两个人的学弟,相思在当年的一个社团的招新上。

    姬长安并没有加入什么社团,但是大二的时候叶言良就已经是学校三大社团之一的网球社的副社了,自然而然的所需要帮忙招新的事项的。

    唐玉,就是那时候认识的,相识的原因实际上再后来被姬长安总结为同类之间的惺惺相惜,虽然在熟识之前并不知道对方和自己是同类。

    站在楼梯口的叶言良,看着坐在窗边的两个人,几个月不见,那人还是原本的那副模样。只是,淡漠了一些,单薄了一些,很想上前质问他到底是如何照顾自己的。

    却在看见姬长安对面的男人的时候,木然的顿住了脚步,自己现在似乎已经没有资格再去和他争论,以及习惯成自然的照顾他。

    “学长,你怎么不走了?”叶言良的身后传来了少年的声音,带着六分的迷惑三分的无奈以及一分的撒娇,声音有着不属于这个年纪的软糯。

    听到那个声音的姬长安,就连搭在桌上的双手都不自觉的颤抖,更何况是已经开始僵硬的身体,昭然若揭的告诉所有人,如今他到底是以何种的情绪压抑着心里面的不快。

    被叶言良堵在后面的少年,因为叶言良的身躯而挡住了前面所有的情景,有些不满的往上站了两节楼梯,在看见坐在窗户边上的人的时候。一张娃娃脸上闪过一丝的惊慌失措,而后镇定自若:“咦,长安学长也在这里吗?”

    推开了站在自己前面的叶言良,蹦跳着跑到姬长安的身边,嬉笑着仿佛完全没有注意到姬长安的不同寻常:“长安学长突然就从学校消失不见了,毕业典礼也没有过来,我还以为可能这辈子都见不到学长了呢。”

    轻快的语调,陪着那懦懦的音色,还有那眉飞色舞的面容,当真是和谐的厉害啊。

    茫然回神的姬长安,看着搭在自己手上的手指。唐玉身高也不过就一米七不到一点儿,在南方已经不算太矮,但是还是矮的。那双手,却有着不同于成年人的稚嫩,如果不去计较这人的实际年龄的话,那双手真的是又白又嫩又小。

    曾经,姬长安试图把这双手包裹入手掌,但是显然自己似乎在不自量力,但是叶言良却可以成功的做到。大约,大约那个时候,两个人就已经不是普通的社长和社员、学长和学弟的关系了吧。

    放手把搭在自己手上的手握住,眉眼弯弯,浅笑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仿佛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大约他,是不想让自己尴尬吧,也或许为了让自己不至于想起离开学校之前的那些事情。

    “我都忘记了,现在你们该开学了,你也应该在这边了才对。”姬长安眉眼带笑的摸样,仿佛刚才那个僵硬了身体的人根本就不是他,抬起另一只手揉捏着唐玉的脸颊,“我的qq又没有换,你可以用qq联系我的。”

    唐玉因为姬长安的回答,一屁股坐在了姬长安的身边,大约刚才是怕被姬长安排斥才不敢这么明目张胆吧。

    “我有给你留言的,但是你一直都没有回复。”神情怨念的看着姬长安,所有的情绪都被一清二楚的印在那张娃娃脸上。

    姬长安这会儿才想起来,因为实在是不愿意再去理会那些和学校有关的有的没的,所以离开学校之后就再也没有开过那个号码的手机,也没有上过相关的qq、微博等一系列的东西。

    虽然姬长安在大学里面并没有多少非常要好的朋友,但是因为为人和善至少还是有不少认识的关系还不错的。自己被爆出那样子的消息,而后被踢出研究生名单,最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和学校有关的联系方式,大概一早就被打爆了了。

    幸好,当初为了写文,为了把三次元和二次元有效的分开,从一开始姬长安就非常明确的把两者划分。即便是联系方式,都是一式两份,互不交错。

    而仅此一提,姬长安突然想要去看看,那些联系方式上面,到底有多少人在关心自己,在询问自己的消息。

    仿佛是抓住了让自己从过去解脱出来的救命稻草一般,去看看有多少人关心自己,有多少记挂着自己,大约可以理会到这个世界其实还没有自己想象中的薄凉。

    “最近一直都挺忙的,也没时间上qq,回头我回家登入一下。”

    “学长现在住在什么地方?”

    “额。”姬长安没有想到接踵而至的问题竟然会是这个,他一点儿也不想把自己的住处告诉别人,即便是唐玉也不想。原因,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一时之间,陷入了僵持一般的境地,唐玉睁着双眼晶亮的眼睛希冀的看着姬长安,而姬长安却愣在那里不知道应该如何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