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乡村小说 > 攻君在此,受君过来 > 章节目录 016.时间是最好的伤药

章节目录 016.时间是最好的伤药

 热门推荐:
    “他现在暂时住在我家。”一直坐在一旁看着两个人互动的秦戈,默然的出声。轻而易举的将姬长安的疑难问题解决,却轻松无比的抛给了姬长安一个,更加让人头大的问题。

    叶言良显然也被秦戈的这句话给惊到了,瞪大了双眼看着那个始终不曾在看过自己一样的人,最终放弃了一般的看向了秦戈。

    唐玉仿佛一点儿也没有在意四个人之间的气氛似得,勾着姬长安的手臂:“长安学长,有时间的话大家一起聚一聚吧。既然你还在a市,聚会上面的,也是很方便的啊。”

    姬长安有些为难的看着唐玉,说到聚会,当初的确是经藏性的会和叶言良的几个朋友一起聚聚,差不多也是一两个星期一次的样子,都是选择在周末。

    如今,大伙儿都毕业了,大约都是各自回到了各自的城市,还留在这里的并不多。

    剩下的,估计就只剩下还没有毕业的学弟们了,姬长安实在是找不到自己再去的原因。

    那时候虽然姬长安和叶言良的关系没有曝光,在大家看来是很好的朋友的关系,自然带着一起也是无可厚非的。如今的姬长安,实在是找不出一个身份,容许自己去参加这样子原本就不应该存在于自己的世界的聚会。

    “这段时间长安有些忙,以后有空的话一定过去的。”秦戈微笑的看了叶言良一样,继续安之若素的替姬长安回答着问题,“如果不介意的话,你们再坐下来吃一点吧,我再去点两个菜。长安毕业这么长时间了,也难得这么碰巧的能遇上你们,一会儿我开车送你们回学校。”

    秦戈招呼着还站着的叶言良坐下,而后起身到了柜台那边。

    姬长安不知道秦戈为什么要如此的多管闲事,却觉得感激无比,如果是自己一个人遇见的话,大概是落荒而逃的。至少,现在看上去,不至于那么的狼狈。

    秦戈离开之后,显然三个人之间陷入了一度的沉默之中。

    唐玉小心翼翼的松开了勾着姬长安手臂的双手,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叶言良和姬长安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最终还是他率先打破了沉默:“学长,那时候论坛上面爆出来的东西,到底是不是真的?你们真的是那样子的关系吗?”

    因为姬长安和叶言良统一的选择对外保密,所以即便是关系很好的唐玉都是不知道两个人之间的关系的,也难怪会这么问。

    姬长安突然的有一些释怀,既然对方都已经无关紧要了,那么自己还在这里耿耿于怀又有什么用。

    “曾经是,现在已经不是了,你也看到了……我现在,有更好的。”所以,叶言良,即便你当初那么伤害我,我还是需要表现的很想感谢你。

    至少,长痛不如短痛,终归是要看清一切的。趁着现在为时尚早,我未曾将全部的青春都为你贡献的时候,早日抽身离开。

    唐玉吃惊的看着两个人,有些闷闷的开口,一张娃娃脸上尽是因为被欺骗而来的痛苦。那双杏眼,盈盈含着泪水,将将要落下的模样。

    “并不是有意瞒着你的,毕竟当初我们也没有说过类似于一生一世的话,只是在一起而已。没有定下来,到最后如果分开的话,大概再见面的时候尴尬的就不会只是我们两个人了。”姬长安从善如流的继续瞎编,反正叶言良也不会去反驳的,恶人自然是自己这个以及声名狼藉的人来做。

    叶言良吃惊的看着对方,他没有想到姬长安会隐瞒他认定的事情。而遇见的,却只是姬长安淡然的目光,仿佛过去的所有都不复存在一般。

    姬长安并不是很记得叶言良有没有告诉自己关于一辈子的东西,他记忆里面是没有的,即便是有如今也无济于事了。

    过去的几个月里面,痛苦着、煎熬着、挣扎着,闭不出户独善其身。

    姬长安听过一句话,叫做:“时间是最好的伤药。”

    唐玉只是愣愣的看着两个人之间,最终也放弃了继续说话,低着头有些闷闷不乐。

    “你……什么时候认识他的?”一直都没有说话的叶言良,最终还是振振的看着姬长安,默然却仿佛理所应当的询问着。

    这种问题,实际上不用想都知道会被对方问的,想秦戈这样子强势以及占有欲的人,怎么可能一点儿都不在意。曾经那个还和自己亲密的人,却仿佛是在一夜之间

    勾着嘴角,仿佛想起了什么非常甜蜜的事情:“嗯,也没有认识很长时间吧,是在图书馆认识的。你也知道,我这人喜欢泡图书馆,就是在那边认识的。时间长了就认识了。”

    叶言良自然知道姬长安对于图书馆的偏执,但是因为自己实在是不喜欢图书馆这样子的地方,进入之后就会让他全身都充斥着烦躁的情绪,所以他从来都没有陪着姬长安去过图书馆,更何况是在图书馆里面看书。

    秦戈回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一桌子的人坐在那里,沉默不语的样子,不禁轻笑道:“这才几个月不见就无话可说了?聊什么都好,别因为我一个人而打扰了你们啊。”

    秦戈刚从老板那里偷师回来,大约的猜到了几个人之间错乱的关系,眸中微不可见的痛惜。

    走到唐玉的身边,轻笑着说道:“能和我换个位置吗?长安不喜欢吃酸菜鱼的鱼皮,我坐他边上方便解决。”

    姬长安转过头看着秦戈,却脸上并没有太大的变化,眸子里面微微的闪动着,最终什么话都没有说。

    他不知道秦戈是怎么知道自己不吃鱼皮的,但是至少在听到这样子的话的时候,还是能够感觉到全身都被一种叫做温暖的东西给包裹着。

    秦戈自然是不可能一开始就知道的,是刚刚从老板那里取经回来的。

    唐玉看了一眼姬长安,见着姬长安并没有反对,自然也就乖乖的站起来然后坐到了姬长安对面。

    “不知道你们能不能吃辣,我和长安都挺能吃的,所以点的是中辣的。”秦戈有些歉意的解释道,上来的酸菜鱼上面飘着一层的红辣椒,看上去颇为红红火火。

    叶言良并没有动筷,只是沉默的看着对面的两个人之间的互动,曾经那个坐在他身边给他夹菜,去掉鱼皮的人一直都是自己。只不过,是曾经。

    如今,在他身边的人,一早就已经不是自己。

    那场百口莫辩的误会,即便是如今想要去解释,已经找不到合适的机会。更何况,他已经有另外一个人,更加契合他的人,那么便让误会一直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