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乡村小说 > 攻君在此,受君过来 > 章节目录 017. 食不言寝不语

章节目录 017. 食不言寝不语

 热门推荐:
    “唐玉,我们先回去吧,一会儿晚了寝室得关门了。”最终还是无法眼睁睁的看着姬长安在自己眼前被别人照顾,而自己却什么事情都不能做,他无法忍受那呼之欲出的嫉妒,所以只能选择落荒而逃。

    姬长安看着不打一声招呼,也没有得到唐玉的同意,直接拽着唐玉夺门而出,而后头也不回的消失在夜幕之中的人。

    低头看着碗里面不自觉之间已经多了不少的鱼肉,已经火辣辣的汤,这些习惯都是曾经和叶言良一起的养成的。

    叶言良曾经说过:“吃酸菜鱼不够辣就不够味道。”

    叶言良曾经说过:“吃酸菜鱼的时候,一口肉一口汤菜才是最舒服的吃法。”

    叶言良曾经说过:“其实我一直觉得鱼皮比鱼肉好吃,够嫩滑,入口的口感真的很舒服。”

    姬长安原本并不是一个喜欢吃鱼的人,因为叶言良喜欢,所以他也开始不见得那么的言语鱼肉。

    姬长安原本并不是一个特别能吃辣的人,因为叶言良的口味比较重,所以他开始去习惯味道挺重的食物。

    ……

    这么多的习惯,全部都是刚才那个人赋予自己的,而两个人如今却已经是形同陌路的关系。多多少少,都有些叫人觉得无奈吧。

    那些安插在生活里面的习惯还在,而人却已经不在了。

    “秦先生,谢谢你。”

    秦戈微笑的摇着头,而后在确认了叶言良和唐玉不会回来之后,才回到了原本自己做着的位置。看着对面低着头也不再吃东西的人,微笑的说道:“我们是朋友不是吗?赶紧吃吧,凉了的话就不好吃了。”

    姬长安有些错愕的抬头,叶言良从来都没有和自己说过关于凉了就不好吃的问题,叶言良喜欢一边吃东西一边喝饮料,聚餐的时候更加喜欢和大家打闹,所以吃饭的速度一直都不算快。

    到最后养成习惯了,往往等两个人酒足饭饱了,桌上的菜基本上都已经不算热了。

    “嗯。”

    所以说,习惯这种东西可以后天养成的,既然叶言良用了三年时间让自己养成了那些,那么自己就花三年时间把这些东西全部都忘却。

    如果是以前和叶言良一起吃饭的话,那么放桌子上绝对不会只有筷子撞击的声音,他喜欢一边吃一边聊天,久而久之姬长安也就养成了这个习惯。

    秦戈吃饭,即便是吃酸菜鱼也能让人感觉到吃西餐时候的优雅,姬长安原本想要抬头说些什么,却发现对面的人只是低头吃饭,偶尔会抬头看顾一下自己。

    食不言寝不语,这是姬长安从小养成的习惯,却在这三年之间被销毁的所剩无几。

    从饭店里面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华灯初上,即便已经过去了节日的气息,但是属于城西的喧嚣依旧还在,街上陆续的开始出现出来压马路的人。

    “你住哪里?这个时间公交车大概也要下班了。”秦戈看着站在门口却没有动作的姬长安,轻声的询问着,“反正我也没什么事情,送你回去吧。”

    “在东湖小区。”

    房东太太正准备出门,正好和回来的姬长安碰了头:“长安回来了?年轻人啊就应该多出去走走,成天看你呆在房间里面,对身体也不好。”

    姬长安微笑的点了点头,也的确是不好,常年坐着毛病出来的也快。姬长安想着,也许哪一天自己尅出去玩一次,旅游或者其他的,什么都好。

    姬长安不会离开这座城市,不是因为这里是故土,而是因为不知道还有什么地方值得他再去。他在这里生活了四年,大学四年的时间全部耗费在这里。

    “婆婆要出去吗?”

    “是啊,出去买点酱油,家里面的酱油快用光了。”房东太太摸索着锁上了房间的门,“我看你也没什么朋友,这人啊,没朋友怎么可以呢?”

    姬长安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了客厅里面的大灯,看着空空落落的房间突然有点儿想不明白过去的那几个月自己到底是怎么度过的。

    台式机开机的时候主机发出来的声音使得沉浸的空间变得有些动静,姬长安倒在床上,扭头看着显示屏上开始晃动着的画面。

    似乎已经没有稿子上面的压力了,实际上开电脑也不知道应该干什么才好,聊天这种伤脑筋的事情实在是让人无措以及疲倦,但是也实在是找不到还可以干什么了吧。

    一个轱辘的从床上爬了起来,已经没有算好床的大小而惨烈的摔到了地上,幸好的是周围没有东西。不然这一下子摔下来,还不得躺在地上起不来了。

    qq是开机之后自动启动的,等到姬长安从地上起来,坐回到电脑前面的是偶qq已经是一片热闹非凡的节奏了。

    这段时间,自从长安忆象的《终极秘密》开定制的消息放出之后,过来找自己的人就不少,又来打听消息的也有来求签名书的。

    姬长安觉得将自己那个撇脚的名字写在一本书上面,被人拿来珍藏实际上是一件很猎奇的事情,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但是似乎有这个需求的人还不在少数。

    就是个业余的:我是来顺应群众潮流的,我这边画手群里面有很多人都很喜欢你,所以托我这个唯一一个加了你qq的人过来问你,能不能给个签名。

    这条信息是刚刚收到的,姬长安有些不知道应该如何去回复。前些天那些过来询问的人,大多都是不怎么熟悉的,所以即便是不回复或者说岔开话题也没有关系。

    但是,姬长安的潜意思里面觉得,对业余这样做是不对的。

    长安忆象:可是我不想在书上面写我的名字,总觉的这样子是破坏了整本书,而且我的字也写的不好看。

    就是个业余的:我帮你设计一个签名,再帮你弄一个海报,你可以签在海报上面。

    长安忆象:这样子可以吗?

    姬长安有些不确定,台湾那边出书似乎从来没有问过自己关于签名之类的事情,所以姬长安对于这个也是一无所知的。

    就是个业余的:可以的,毕竟那么多人喜欢你,我想想要你签名的人也不会再少数的。

    长安忆象:那就谢谢你了。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感谢你才好。

    就是个业余的:那么就送我一本书好了,也省的我去定。

    长安忆象:这是一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