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乡村小说 > 攻君在此,受君过来 > 章节目录 022.姬长安就是长安忆象

章节目录 022.姬长安就是长安忆象

 热门推荐:
    姬长安在听到秦戈的问话的时候,有些绷不住的想要笑出声来,那种声音淡淡的没有包含太多的情绪,实际上并不是非常有笑点。

    但是,当对方以一种高亢的情绪抒发自己的情感的时候,这个人竟然这么无关痛痒的说了这么一句。总能感觉到,这个事情笑点,真的不是一点点的多。

    绿水也突然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怎么回复对方,傻愣愣的在哪里,一下子没了声音。

    姬长安给自己喂了一口汤:“她是aa网站的编辑,嗯,也是我的责编吧。网上叫做绿水,你应该没有听过才对。”

    秦戈听着姬长安的介绍,轻微的眯起了双眼,如果换了别的编辑兴许他是真的不知道。但是,偏偏他对这个叫做绿水的编辑,根本就是如雷贯耳。

    没办法,经常能够听到沙发那几个人说起,有个叫做绿水的编辑正在铺天盖地的通缉你,都通缉了大半年了。

    更加重要的是,他听沙发提起过,长安忆象能像现在这么火,有一部分原因是跟对了编辑。绿水对长安忆象,根本就是如同亲妈一般的存在。

    姬长安的名字里面有长安两个字,更加重要的是,刚才姬长安亲口承认眼前的这个绿水的编辑,是姬长安的编辑。

    那么,一切是事实都在无一例外的指正着,眼前的姬长安就是网上的那个长安忆象。

    想到这个,秦戈不自觉的勾起嘴角想要微笑,他并不讨厌网络上面的那个长安忆象,甚至觉得还不错。

    第一,他喜欢长安忆象的文;第二,长安忆象在很多事情上面的观点和自己是相同的,并不会存在太多的分歧;第三,长安忆象真的是秦戈遇上的最好伺候的主顾,没有之一。

    秦戈心里面有了底,自然也就开始思考,到底是谁这么有本事,竟然能把自己的消息透入给别人。而不用想都知道,绝对就是厨子,估计是为了爆刚才自己一个眼神的仇来了。

    果然啊,男人其实也是个记仇的人啊,有仇必报什么的不要太可怕。

    但是,秦戈觉得自己今天似乎大度的,并不像追究这个问题。因为没有厨子的推波助澜,估计自己也不会知道,眼前的这个姬长安就是那个长安忆象。

    秦戈对于长安忆象的认知大部分都是通过别人的嘴里面知道的,【少年腐则国之腐】光光是听名字就知道这个群里面一定待满了各种黄爆的人,所以对于长安忆象这个耽美作者自然也熟悉的不行。

    毕竟,怎么说长安忆象,也算是耽美作者圈里面数得上名字的。而是,还是少见的男性作者,更加成了众多腐女追逐的对象。

    绿水小心谨慎的看着从自己进门之后除了询问自己是什么人之外,就没有任何言语的人,不禁开始担心自己这么冒冒失失的跑过来,真的不会死的很惨吗?

    秦戈抬头看着包厢里面的另外两个人,而后一脸的淡漠烟消云散,浅笑着答道:“真的是,久仰大名了。”

    绿水听着这秦戈说话的意思,似乎也没有因为自己的贸然来袭有太多的不满,自然心里面也就踏实了不少。笑嘻嘻的凑到姬长安的耳边,咬着耳朵:“从实招来,你和秦戈是怎么认识的?”

    其实绿水更想说的是:“从实招来,什么时候勾搭上了,准备什么时候把自己嫁出去?找到对象了,也不知道通知姐姐一声,是不准备混了吗?”

    姬长安抬头看了一眼秦戈,却见他依然是一副浅笑的样子,并没有因为绿水突然凑到自己的耳边说话而表现的有什么不满。虽然,姬长安并不怎么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在意秦戈的看法,大约是因为这顿饭是秦戈请客吧。

    “秦先生是在图书馆里面认识的,今天过来,大概是因为庆祝秦先生辞职了。”姬长安有些不大确定的回答道。

    绿水抬头惊讶的看着坐在一旁的人,这完全不像是辞职了的人应该有的模样啊,在这种城市里面没有稳定的收入和工作,可能连最基本的生活都保证不了吧。

    “想吃饭吧,有什么事情我们一会儿再聊。”秦戈微笑着招呼两个人,“嗯,绿水对吧,碗筷之类的在那边的柜子里面,都是消毒过了的,你自己过去拿吧。”

    秦戈可一点儿都不希望,自己就是业余的这件事情,这么快就被姬长安知道。

    绿水有些奇怪的看了秦戈一样,自己这么贸贸然的闯过来,结果人家只问明白自己是什么人,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还一副很熟悉的样子,招呼着自己吃饭,这之间绝对是有一盘很大的棋啊。

    “长安下午有什么事情吗?”秦戈开着车子停在红绿灯前面,“这边距离图书馆挺近的,不然你在图书馆逛一下,我送绿水回去了在回来接你?”

    姬长安并不怎么会坐车,尤其是轿车,时间长了容易晕车。既然秦戈都这么提议了,他自然也没有自己找罪受的意思,更何况特意把自己支开大概也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谈吧。

    “我记得书店距离这边也没几步路的,我在书店下吧。”

    在姬长安看来,图书馆更加适合久坐看书,而书店则是一个相对高速一点儿的地方。

    “也行。”

    绿水不知道秦戈心里面打着的是什么算盘,看着秦戈将车子停在了书店的门口,和姬长安约好了一会儿打电话给他再下来之类的事情之后,等到人已经进去了才开着车子拐了出来。

    “业余君?”绿水有些不大确定的问道,虽然自己心里面百分之两百的确定这个人就是业余,但是还是想询问一下二次元的id之后比较好吧。毕竟,现在两个人生活在三次元,这大约跟接头对暗号差不多意思。

    “嗯。”

    “长安不知道你是业余吧?”

    “在你出现之前,我也不知道长安就是姬长安。”秦戈微笑的回答着,“我们两个的确是在图书馆里面认识的。”

    “我从来没有听长安提起过你。”绿水对于长安和自己之间的关系还是挺有信心的,毕竟两个人认识了那么多年,长安的许多事情不高兴的不开心的都会和自己说的。

    “我们是十一的时候认识的,所以他可能还没有来得及和你说。”

    秦戈看着后视镜里面打扮时尚,全然没有刚才那副毛毛躁躁样子的人,一脸审问人和考核的神情,觉得实际上姬长安身边有个这样子的朋友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你对长安,打得什么鬼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