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乡村小说 > 攻君在此,受君过来 > 章节目录 024.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章节目录 024.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热门推荐:
    姬长安没有想到叶言良竟然会找到这个地方,在他的记忆里面,这里他并没有告诉别人,即便那个人曾经是自己的男朋友,但是也不曾和他说起过。

    秦戈将车子停在了姬长安的楼下,仿佛根本就没有看到站在路灯之下的人影,扭过头贴着姬长安的耳边轻声的询问道:“需要我帮忙送你上楼吗?”

    姬长安看了一眼后座的地方放着的几袋子的书,觉得还是需要别人帮忙一下的。

    自然,两个人一起从车上下来,一起提着书往楼上走的样子叶言良不可能看不见。

    “长安。”站在路灯之下的人在两个人接近的时候,木然的出声,喊住了想要无视自己上楼的人,“我们聊聊。”

    姬长安看着叶言良,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怎么反应,说实话他不知道他们两个人之间还有什么好聊的。更加确切的说,难道不应该是当初告密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恩断义绝的准备了吗?

    发生了那样子的事情,两个人怎么可能还能够心安理得的做朋友?

    秦戈接过了姬长安手中提着的两个袋子:“有些事情还是话说清楚会比较好,你把钥匙给我,我想把东西送上去。”

    叶言良等到那个跟着姬长安一起回来的男人上楼之后,才走到姬长安的身边。这一片是灯光照射不到的地方,因为叶言良的靠近,几乎隔绝了姬长安全部的光线。

    略微的皱了皱眉头,而后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两步。

    “呵,姬长安,不过是几天的时间,你竟然已经到了连靠近都不愿意了,是吗?”那透着满满的绝望的气息的话语,让姬长安不自觉的怔了怔。

    他不明白叶言良到底在绝望些什么东西,难道当初将两个人之间的情谊一刀两断的人不是他妈?那么,他现在又有什么立场,站在什么样子身份上,来说着这样子的话。

    “我一直都没有想明白,当初你为什么会那么笃定bbs上面的消息就是我放出去的,难道我不知道这样子的消息放出去之后,别人会顺藤摸瓜的摸到我这里来吗?难道我就没有几率被认出来是gay吗?姬长安,你凭什么那么笃定,我就是那个告密的人?姬长安,难道我在你心里面就是那么龌龊,那么小人的一个人吗?姬长安,难道在你看来,我叶言良对你的感情就是儿戏吗?”

    几乎咄咄逼人的问话,问的姬长安根本就不知道应该如何去回答,当初自己能够想到的也根本就只有叶言良这个人知道自己是gay而已。

    那样子的情况……

    姬长安不禁有些发愣,在自己的心里面真的就那么不相信叶言良的感情吗?

    大约叶言良也没有说错,因为自己的不相信,所以当初才会那么义无返顾的笃定叶言良就是罪魁祸首。

    “姬长安,难道你就没有想过,那不过是一个巧合而已吗?也许,是真的有人不小心……”

    “叶言良,你的手机是从来不给别人碰的,即使我也不行。那些照片,分明就只有你的手机里面才会有,你让我怎么相信你是无辜的?”姬长安倚靠着楼梯的栏杆,放空了身上的力气,当一切再次呈现在自己眼前的时候,他竟然也为他寻找一个借口的想法都没有。

    叶言良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的确,自己的手机是不给其他人用的,那些照片也的确是只有自己的手机上面才会有,是自己揽着姬长安自拍的。

    “叶言良,我已经不愿意再追问这些了,虽然大约对我来说还是有些不公平。但是,正如你所见的,离开了我依旧活的很好,我开始了全新的生活。”姬长安看着许久不曾回答的人,淡漠的说着,而后转身上楼。

    “长安,那人,是你的男朋友吗?”

    想要抬起的脚顿了顿,他不知道应该怎样去介绍秦戈是谁,他怕自己说不说叶言良会卷土重来,但是却也的确不是。

    姬长安想要和过去的一切都划清界线,因为过去的就已经算作过去,那么就没有资格再在自己的世界里面横行霸道,他需要的是一个全新的生活。

    低着头,最终没有给叶言良任何的答案,默然的转身上了二楼……不在理会,叶言良是否还在楼下。

    房间的门是虚掩着的,里面的灯是开着的,不大的房间里面散发着暖黄色的灯光,这是姬长安第一次回来的时候房间里面的灯是开着的。

    这让站在门口的姬长安有一时之间的诧异,而后才恍惚的想起,秦戈在自己之前就已经上楼了。

    客厅的茶几上面摆放着自己今天下午挑选的所有书目,被小心的摞在那里,是被人精心的摆放过的样子。

    厨房里面传出了一些动静,不大,却让人听着有温馨的感觉。

    秦戈穿着白衬衫,铁青色的西装裤,站在煤气灶前看着锅里面的东西,大约是没有找到围裙,所以小心翼翼的模样。

    姬长安不知道,原来像秦戈这样子的精英白领,竟然也会做饭这个技能。

    锅里面不知道在煮什么东西,大约也有一些时间了,所以逐渐有香味蔓延出来,姬长安这会儿才发现竟然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而两个人都没有吃晚饭。

    秦戈转过身,想要找可以盛汤的碗,却看见姬长安站在厨房的门口愣愣的看着自己,看上去已经已经站了挺长一段时间了。

    “有没有大碗,盛汤的。”秦戈大约的比划着需要的大小。

    “我不是经常用厨房,找找看吧,我记得绿水又给我买了一整套的,但是不知道塞在什么地方了。”

    姬长安以前并不怎么住在这边,即便是住在这边也很少会在这边吃饭,毕竟一个人吃饭多少会有点儿没意思。即便是吃饭,也不过是下点面之类的,随便填填肚子就好。

    “我看厨房的冰箱里面有不少东西,我们两个也没吃晚饭,就随便做了一点。挺长时间没下厨了,尝尝看还能不能入口。”秦戈端着最后的汤上了桌。

    三菜一汤,一荤两素,实际上是挺合理的搭配。虽然比不上酒店里面的排版之类的,但是看上去还是挺色香味俱全的,看着就让人颇有食欲。

    “刚才,没发生什么事情吧?”秦戈给姬长安盛了一碗汤,“饭前先和碗汤。”

    “能有什么事情,他还能杀了我不成?”姬长安玩笑似得说道,而后沉了沉眸色,“只不过……算了,说了,你也不知道的。”

    “我不介意你告诉我,有些时候你是需要倾诉的。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个道理浅显易懂,却不见得所有人都会去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