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乡村小说 > 攻君在此,受君过来 > 章节目录 042.旅游小分队动身

章节目录 042.旅游小分队动身

 热门推荐:
    其实吧,姬长安的心思很简单的,他觉得两个人既然说开了只不过是一张床上相互取暖而已,即便只是简单的同性朋友也是可以的,更何况两个人显然不是普通朋友这么简单。

    倒也不是说姬长安多么随便,只不过他觉得秦戈是个可以值得在一起一辈子的人。

    姬长安靠着枕头睡得香甜,秦戈虽然一路上都要照顾着姬长安,却也不至于累的这个时间就想睡觉。

    绿水是女王大人:嗷嗷嗷!抓住秦小攻!你们到横店了?!

    就是个业余的:嗯对。

    绿水是女王大人:长安呢,长安在哪里?

    就是个业余的:他现在在睡觉,你找他什么事情。

    绿水是女王大人:你是想要告诉我,你们两个现在正躺在同一张床上,同床共枕吗?秦小攻,你的速度真的不要太快,会让我觉得适应不过来的。

    就是个业余的:还好

    绿水是女王大人:看着你们两个这么和和美美本女王也就放心了,照顾好他!如果回来之后有什么闪失,老娘一定让你下半辈子都不能行人道。

    秦戈转头看了一眼躺在自己身边的人,他觉得绿水那个威胁,大约是派不上用场的。伸手揉了揉姬长安露在外面的头发,不自觉的微笑。

    “老大~”八卦的声音从电话的那头响起,秦戈皱了皱眉头的把手机拉离开了自己的耳边,等到那头的声音小了下去才放了回来,“什么事情?”

    “我和五行已经滚完床单了,我们出去觅食吧!”这世上大概也就只有八卦这个奇葩,可以这么肆无忌惮的告诉别人,两个人刚才干了什么事情,“老大,你们不会也在滚床单吧。”

    “你当所有人都跟你们死的精力旺盛?”秦戈笑骂着回道,“长安还在睡,一会儿我们过去找你们。”

    秦戈在八卦要继续大呼小叫之前挂断了电话,看了一眼似乎已经被吵醒了的姬长安:“起来了,我们去吃饭。”

    只露出了半个头在外面的姬长安翻了个身,缩了缩脖子不大情愿的开口说道:“现在几点了?”

    “已经晚上八点了。”

    “唔……”姬长安摸索着自己的线衫,躲在被子里面磨磨蹭蹭的穿好了才从被子里面钻了出来,睁着一双还不怎么睁得开的眼睛看着已经整理完毕了的秦戈,“去吃什么?”

    “不知道,阿三会安排好的。”秦戈将羽绒服的外套递给了姬长安,“我们先去找八卦他们。”

    八卦房间的门被八卦从里面打开,太过瘦小的身躯根本支撑不起过于宽大的浴袍,站在八卦身后的人手上正提着一身衣服,显然是招呼着人赶紧换衣服的架势。

    “哟,小公子老大,晚上好。”八卦光着脚丫子蹦跳着,“五行,我们赶紧走吧,我饿死了。”

    “先把衣服换上。”

    姬长安跟秦戈一起在客厅这边等着两个人换衣服,姬长安有点儿崩溃的询问道:“这个人,真的成年了吗?”为什么看起来根本就是个多动症而且话唠的未成年少年,看看那身板,在看看那行为,根本就是……小孩子!

    “他和五行打小一起长大,五行宠的没边,当然也就变成现在这副样子了。”秦戈对于八卦的样子也算是习以为常,习惯成自然。所以对于一个二十五岁的人了,竟然还是一副没长大小孩子心性的八卦,没有太多的大惊小怪。

    “他们是青梅竹马啊。”姬长安略微有些感慨的说道,“他们两个人,是一对吧。”

    “是竹马竹马,他们两个刚滚完床单。”秦戈淡定的说了一句,然后瞥向姬长安的时候,意料之中的看见了姬长安通红的一张脸,“很正常的,他们两个认识二十五年,在一起十年,这种事情早就是家常便饭。”

    姬长安有点儿反应不过来十年到底是一个多长的时光,那是他将近二分之一的人生,而陪伴自己度过了二分之一人生的人,似乎除了家人也就没有别人了。而如今,他连家人都没有了。

    “没有关系,我们还有很多个十年,终归往后的日子只要你愿意,我们可以一直在一起。”秦戈握住了姬长安的手,手指勾上姬长安的手指,最后十指相扣。

    “老大~我换好衣服了~”八卦蹦跶着从卧室里面跑了出来,身后跟着的五行手里面正提着一双袜子和一双鞋,一脸的挫败。

    八卦被五行强行按在了沙发上,眼神里面已经开始有一丢丢的不耐烦了,却在动作的时候依旧温柔。单膝跪在八卦的面前,把人的脚放在自己的膝盖上,拿了湿巾擦干净八卦的脚之后在用纸巾擦干,然后套上袜子穿上鞋子……

    姬长安对于两个人之间相处的方式有点儿接受不能,不禁问道:“平时都单膝跪地了,求婚的时候是不是要双膝跪地了。”

    八卦突然扭头看着姬长安,然后眉眼儿弯弯,穿着鞋的脚敲了敲五行:“我觉得小公子这个提议不错哎,不然你再和我求一次婚吧……我把戒指先还给你。”说话的时候,手上已经准备脱下自己手上的戒指了。

    五行抬头瞪了八卦一样,一直没有说话的人冷然的说道:“你要是敢把戒指摘下来,我就不要你了。”

    八卦瘪了瘪嘴,却还是乖乖的把戒指推了回去,伸手戳了戳身前的人,可怜兮兮的说道:“我错了,你不要不要我好不好,好不好嘛,好不好……”

    “别闹,吃饭去。”五行把人从沙发上拉了起来,“老大,走吧。”

    原本还哭丧着脸一张脸可怜儿见的模样的八卦,这会儿却马上笑脸常开,双手拉着五行的手走在他的身边,嘴上还叽叽喳喳的再说个不停,蹦跳着走在五行的身边一点儿也不顾及的模样。

    “咦,不等阿三吗?”姬长安除了宾馆大门之后才发现似乎少了两个人,不禁询问道。

    “嗯,他们已经先过去了。”秦戈拉着姬长安往前面走,即便是冬天的晚上,街上的人还是不少的,路过农行门口的时候摆了各种小地摊,让原本就狭窄的人行道更加的拥挤。

    姬长安看了一眼两个人相握的手,愣了愣神,原来自己已经这么习惯的和这个人相处,连十指相扣这样子亲密的动作都做的这么的顺其自然。

    “怎么突然停下来了?”

    秦戈从地摊的桌子上拿了一顶帽子,然后在姬长安的头上比划着:“我记得你原来出来的时候是戴了帽子的,好像落在火车上了是不是?”

    如果秦戈不说,姬长安都快要忘记这事儿了,这会儿听见秦戈说起才想起来自己到了冬天经常带着的帽子似乎已经不见了。

    如果换做了从前,大概该上蹿下跳的到处找了,因为那是叶言良送给自己的帽子,如若弄丢了的话大概比弄丢了生命还要严重吧。原来,在不知不觉中,叶言良早已经成了过去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