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乡村小说 > 山村美娇娘 > 章节目录 第四很 百三十章 做贼很艰辛

章节目录 第四很 百三十章 做贼很艰辛

 热门推荐:
    现在李子木所在的地方,是跟主楼相连着的中餐厅。

    晚宴定在在四楼包房里面,这种包房平时属于是小包厢,当客人多的时候,中间的是一扇木制的墙体,便可拆除,当做一个大厅来用。现在有五十学生左右,再加上来的学校领导,刚好四桌。

    当黄继强坐下来以后,看见李子木到了离自己比较远的位子坐上了,就像是儿子不见了一样,赶紧招呼李子木往自己旁边坐。

    至于么,就这样一个学生?

    不光其他的学生和领导们觉得诧异,就连黄继明也目瞪口呆。

    黄继强心里面明的跟个镜子一样,这次因为李子木在校外见义勇为,不光教育局褒奖,甚至是市里面也有人点到了李子木的名字。混迹官场那么长时间了,黄继强的嗅觉很敏感,他觉得李子木背后有人,或者通俗的讲,他是一个大有来头的人。

    “李子木,来,往这边坐,呵呵,小伙子很不错啊!”黄继强笑呵呵的招呼着。

    “嗯,好的,校长。”

    李子木心里老大不情愿,但是还是坐了过去。

    你妹,你不是看上老子了吧?!

    其他人落座以后,黄继强开始自己的长篇大论,然后一晚上差不多都这个样子快要过去。

    高中时候的学生,看待校长的宴请,觉得就是一种无上的荣耀,所以一个个都用心倾听者,大有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的慷慨悲凉。

    当然,也有意外的。

    像林新月和秦雯这样的,肯定就不止一次吃过这样的饭,所以就感觉很是平常。而李子木则是坐在黄继强旁边,憋屈的紧,吃了好一阵,然后寻着个机会就跑出来了。

    无巧不成书!

    红毛一行人这时候也来了中餐厅,然后就上了四楼。今天是野战哥的生日,他们选择了一个能够唱歌的包房,这一会儿正在热火朝天的喝着酒,一群人也是吃的不亦乐乎。

    李子木从包厢里面出来以后,顺着曲折蜿蜒的走廊,一个人去了洗手间,躲在那儿抽了一支烟,然后就晃晃悠悠的往回走。在一个转弯处的包房的门口,他好像模模糊糊的听见了林新月的声音。

    “马邑,你干嘛非要缠着我?”

    这是林新月的声音!

    李子木刚一听到,头脑马上就变的清明起来。

    “新月,我是真的喜欢你啊,你为什么非要拒我于千里之外呢?”一个男的温言细语,但是却有一种焦躁。

    窝**大爷!

    新月是你这货能叫的么?

    李子木的火腾地一下就上来了,刚准备把门踹开,但是又停了下来。路上来来回回的一些服务员和客人,看见他的样子都觉得有些奇怪。

    敌不动,我不动!

    老子先来听听这是怎么回事儿!

    李子木在心里面暗暗对自己这样说着。

    一边这样想着,一边装着站在那儿想事情的样子,接着李子木就不动声色的开启了雷电眼,将房间里面的情形看的一清二楚。

    李子木这时才看清了这个男人的模样,好像在什么地方见到过,仔细琢磨了一下,这才想起来在篮球决赛的时候,对方的控球后卫就是这个人。

    现在林新月就在这人身边站着,脸上平静如水,就像一株冉冉欲放的荷花。

    “呃,你想知道原因?”

    “嗯!告诉我!”

    马邑的脸上一脸的虔诚,像是佛祖座下的信徒一样。

    “因为我不喜欢你呀!”

    林新月冲他吐了吐舌头,嘴角扬起了一个弧度。

    不知怎么的,女孩看到马邑的这张脸,就觉得有些讨厌。

    马邑就像是被人扔到了冰箱一样,一下子都愣住了,但是他很小心敛去了自己的不悦:“新月,你还记得吗,小时候我们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怎么你长大后就离我这么远了呢?我们可以试着走近一点儿的?”

    “马邑你最好弄清楚,我们小时候只是在一个院子住着嘛,什么青梅竹马啊,你不要往自己脸上贴金好么?”

    “那——”

    “那什么那,咱们做朋友还可以,我早就有心爱的人了。”说到这里,林新月不由加重了语气:“拜托,请你以后不要再缠着我咯,不然等我讨厌你的时候,咱们连朋友都没得做!”

    “是那个小子?”

    马邑把心一横,将心中的猜想说了出来。

    林新月一脸疑惑的表情,旋即就明白了马邑的意思,脸却没有理由的红了一下。她的眸子如秋水一般,渐渐的罩上了一层寒意:“哼,这和你没关系。我走咯,你好自为之叭!”说完她根本就不给马邑追问的机会,就要转身离去。

    李子木听到这里,也不管周围人来人往的,就准备抬起脚来踹门。

    “你要干什么?”

    这时候一个低沉的声音,突然从他背后响了起来。

    李子木只觉得好像突然光线就暗了不少,转过头只见后面,站着一个铁塔一样的男人,脸上的看起来像是别人欠了他钱没有还一样。

    “窝草,你这是要吓死我?”

    李子木在心里面有点儿虚,暗暗地骂着,接着他拍了拍胸口,冲着这人嘻嘻笑道:“呵呵,我看见这门好像很不错,研究一下!”

    待李子木转过脸来,那人也看清楚了他。这个铁塔一样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刚才在办公室被马邑骂的王五,不过李子木并不认识他,可是王五却认识他。

    刚才马邑让他去探李子木的底,底没有探清,倒记住了李子木的这幅长相,但是现在不敢确定,现在刚准备过来像马邑汇报这个重要的情报,居然在门口撞见了李子木。

    王五灵机一动:“你是李子木?”

    “呃,嗯,找我有事儿?”李子木有点儿震惊。

    劳资的名头这么响亮,这里的人都听说过?

    “没事儿,我有朋友在你们学校,听人说过,见过你一面,呵呵。”王五说完,目标已经确定,他又不擅长撒谎,黝黑的脸上生硬的笑容像是哭一样。

    看眼前这小子,一副撸多了的样子,他真想不明白少爷为什么小心翼翼的,他很有信心,如果不是少爷再三叮嘱,他估计要一只手把李子木给捏爆。

    “我先去转转,你随意!”王五觉得自己的脸部快要僵硬了,就随便说了一句,等一会儿在过来和马邑说这件事情,也不等李子木开口说句,就顺着走廊好像一副巡视的样子,自顾自的走开了。

    “这人脑子有问题吧?!”

    李子木莫名其妙一愣,马上想到自己的正事儿还要做,便也没有计较这么多,转过头刚刚把脚抬起来,就要往门上踹。

    “嘭——”门开了!

    李子木又吓了一跳,抬着脚仿佛一尊木雕一样,看见林新月满脸寒霜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林新月满怀心事的从里面走了出来,脸上还带着淡淡的愠怒,并没有留心门外面会有什么样的情况,差点没有撞在李子木的脚上。她的樱桃小口张的大大的,根本没有想到门打开,第一眼看见的居然是李子木,这么一个惊讶,她连门都给忘记关上了。

    “啊,呃,嗯,呵呵,巧啊,真是巧,在这儿都能遇见你,你今天也在这儿吃饭?”李子木本以为自己能以一个英雄救美的场景出现,却没有想到是这种情形。

    听见李子木的话,林新月一窒,在这种情况与见李子木,想想刚才的事情,不知怎么的她的脸又红了,索性闭着嘴巴不说话,匆匆忙忙的就跑了过去。

    李子木本想追着过去,但是知道这小妮子自尊心极强,虽然她并不知道李子木早就知道她在里面说了些什么,但是这样过去,她肯定会不好意思的。

    这一会儿,他才弄明白,这马邑是谁。

    这个词,李子木就没有面对过,也根本没有遇到。

    ——情敌!

    虽然有点儿算不上,估计马邑那小子还把自己当情敌呢。

    面对情敌,就要有秋风扫落叶一般的残忍,李子木想也不想就轻轻的走进去了。

    马邑躺在沙发上面,用靠枕蒙住自己的脑袋,心情很郁闷。林新月不仅仅家世好,至于好到什么样子,他并不是很清楚,但是能跟她在一起,对自己的家族和自己而言,无疑是一件锦上添花的事情,这个帐他还是算得清清楚楚的。退一万步讲,他也是真的喜欢林新月,这种感情甚至从开始见到她的那一刻,这种感觉便在心里面深深的扎了根。

    说的酸一点儿就是,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在想想李子木和林新月那种亲密无间的样子,他的心里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扎着一样。

    李子木进来的时候,看见的正是马邑像是阳痿了一样,躺在沙发上面。

    这正是一个好机会:劳资是给你一拳,还是给你一脚呢?

    “李子木,看劳资不把你弄死了才算!”

    听见马邑怒气冲冲的从枕头下面来了这一句话,就像是平地炸起了惊雷,李子木差点儿小心脏从最里面跳出来了。

    “窝草,我被发现了么?这都能看得见!?”李子木赶紧趔到角落里,尽量做得没有声响,这并不是害怕,这是真的害怕,因为有的时候你会潜意识的选择害怕。

    李子木现在才真正的能够理解做贼的艰辛。

    等了一会儿,并没有看见马邑从沙发上面起来,仍然在那躺着,只是嘴里面时时的发出声响。李子木的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没有别的动静,他想接着进行刚才的报复行动。

    刚刚准备的动身的时候,门外又响起了一阵敲门的声音。

    李子木只得乖乖的蹲在他原来的地方,不过这个房间相对也比较大,藏起来倒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