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乡村小说 > 妻子的外遇 > 章节目录 549第549章 江9霖飞和飞飞结局

章节目录 549第549章 江9霖飞和飞飞结局

 热门推荐:
    自从那件事情这后,徐豆豆好像换了个人,他变得冷漠,寡言,好像再不相信爱情,并且在三天之后,回了学校。 飞飞也没有了再留下来的念头,她在一个早晨告别了自己的姨父姨母,准备回返英伦,身后有人唤她,声音温和而微微焦灼。

    “飞飞。”

    飞飞回了头,她看到送机的人群中出现一个高个子的身影,他正捧着一个盒子挤出人群向着她走过来。

    “霖哥。”飞飞又向回走了几步。

    江霖捧着手里的东西,眸光深沉而温和,“把这个带着吧!这是国学的一些资料,都是我自己写的。祧”

    飞飞想起,江霖曾说过,有一天要好好教教她国学。她弯起唇角,“谢谢霖哥。”

    江霖的眸光依然温和地将她笼罩,“记得有空了常回来看看我们。”

    “嗯。”飞飞点了点头。“我走了,霖哥。咴”

    “嗯,再见。”江霖对她挥了挥手,飞飞走出几米之后,再次回头,江霖还站在那里,眸光望着她的方向,她的眸光望过去的时候,他对着她笑了笑,笑容疏疏朗朗,他又挥了挥手,飞飞也扬起了自己的手,“霖哥,再见。”她在心里轻轻念了一句,眸光收回,她加快了步子往前走去。

    飞机在几个小时之后停落在英国的机场,机场那边,父亲和母亲都等在那里。飞飞捧着手中的盒子上了父亲开过来的车子,母亲亲切地抚摸她的头,“飞飞,怎么瘦了?”

    飞飞抬眸望向母亲,母亲的眼光温和而关心,“有吗?”她低问了一句。林水晶柔声说:“我的女儿瘦没瘦我还看不出来吗?”林水晶摇摇头,将女儿搂进怀里,“忘掉豆豆吧……”

    晚上,飞飞躺在床上,翻看着江霖送给她的那本国学资料,她想不到,这整本资料都是他亲自写的,资料上没有日期,飞飞不知道他写这本资料要用多长时间,他每天工作那么辛苦,却还要腾出时间来写这个给她,足以让她感动。

    她轻轻翻动着一页页的资料,江霖漂亮刚毅的字迹在她的眼帘中跳跃。飞飞并不是对国学多么有兴趣,她从小受的是英国式教育,长辈们也曾教过她一此有名的中国典故,祖母还曾拿来唐诗宋词让她学,她都只是随便翻了翻,只记得当中很出名的诗句。后来在江霖那里看到了《诗经》,《左传》这类书,她既新鲜又好奇,也曾翻开来看了看,但终觉得那是天书而做罢。

    想不到江霖竟然把国学中常见的词句做了详细的注解,只是为了她的一时兴起。飞飞很感动,因此也着实学了一些。可是后来因为要考研究生,她就把那份资料搁下了。寒来暑往,晃眼就是两年的时间,飞飞又长了两岁,那本资料已经被她放进了书架,她只翻到了中间的部分,最后一页从来没有看过,她就不知道那本资料的最后一页,其实还有一句话。

    这天她躺下,随手开了qq,江悦珊的手机qq亮着,她就发了个信息过去,“在干嘛啊?”

    “在帮哥哥挑礼服。”那边的人半天才回话。

    “挑什么礼服?”飞飞问。

    江悦珊说:“订婚礼服啊!哥后天就订婚了。”

    飞飞一时间惊呆了,“订婚?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他要订婚啊?”

    江悦珊的手指在手机屏上点了几下,觉得太慢了,就干脆把飞飞的电话打了过去,“就是才订的呀,未来的大嫂是爸爸朋友的女儿,高挑漂亮,他们挺配的。”

    飞飞的心不知怎么就那么涌出一股子失落来。“喔。”

    她捏着手机没有再说什么,直到那边说:“我先去忙了哈,回头聊。”她才清醒过来,电话已经挂断了。飞飞双手枕在头下,望着天花板,想起了那些个在国内的日子,江霖给予她的关心和爱护,他和她一起去过南方看尽中国四大名楼。那个时候,他陪在她的身边,她暖暖的感动着。可是现在,此时此刻,她的心头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失落,萦萦绕绕,难以入眠。

    转天,飞飞去商场精心挑选了一份礼物,她想寄给江霖做他的订婚礼物,她打电话给江悦珊问她家的确切地址,在国内的时候,她常去,但是那地方的别墅牌号她却不知道。

    电话里江悦珊的声音满是焦急,“飞飞你有什么事啊?哥出了车祸送去医院了,我回头再联系你……”

    飞飞一听,心头惊跳,她立即就挂了电话,心神慌乱地想要去找手包,可是搞反了方向,她撞在了门上,她又转了身,把放在桌上的手包拿了起来飞奔了出去。

    飞飞坐最早的一班飞机飞回了国内。她不知道江霖伤成什么样,有没有生命危险,她只是好想立即见到他,看看他。飞机一降落,她就拿着自己的手包从人群往外挤去。

    从机场出来,坐在出租车上,她打电话给自己的姨妈,寻问了江霖住院地的方,便立即赶往了那家医院。在住院楼的门口处,她看到了从里面出来的徐清致。

    “姑妈,霖哥伤的重吗?他现在怎么样了?”

    徐清致见到突然出现的飞飞十分惊讶,“飞飞回来了。”她怔了怔才说:“只是伤到了皮肉,还好没什么大事。”

    飞飞这才放下心来,“我进去看看他。”

    徐清致说:“快进去吧!”

    徐清致说完又匆匆往外走去,飞飞来到江霖所在的病房,那间病房的门虚掩着,飞飞听到了里面十分温柔的女人声音,“霖霖,来,把这个吃了。”

    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坐在江霖的床头,正将手里的红提摘下一个圆润的珠子来递到江霖的口边。江霖张嘴吃下了那颗提子,女子的唇边露出会心的微笑来。

    飞飞站在门口,失去了迈步进去的勇气。

    “哎,飞飞你怎么不进去呀?”是返回来的清致,飞飞忙笑笑说:“我这就进去。”

    她随着清致一起推开病房的门,江霖的眸光望过来,上午的阳光中,他的额头缠着纱布,神色俊朗温和,眸光却惊讶无比。

    “霖哥,你好点了没有?”飞飞有些局促了。

    江霖说:“只是一点皮外伤,没什么大事。飞飞,你怎么回来了?”

    “我……这边有点事,来办事的。”飞飞说。

    “哦。累了吧,坐下歇会儿。”江霖对身旁的女子说:“月心,给飞飞倒杯水。”

    那个叫月心的女子便微笑着站了起来,从暖壶里倒了一杯水走过来递给飞飞,“来,喝点吧!”

    她对着飞飞一笑,十分温柔。飞飞心口里像是噎了什么东西,手里捧着那杯水,怎么也没有放到嘴边上的***。

    “霖哥。”她站了起来,“我先去姨妈那边看看,明天再过来看你。”

    江霖说:“哦,对,你该回家去歇歇的,月心,替我送送飞飞。”

    “嗯。”月心便微笑着过来送飞飞出门。飞飞跟她说过再见,便一个人心事重重地往外走去。

    一年的时间真的变化好大,霖哥已经有了心爱的女子,他们就快要结婚了。飞飞的心头涌起重重的失落。

    那晚,她睡在徐家的房间里,久久难以入眠。转天早晨,江悦珊开着暂新的小跑车过来接了她,江悦珊边开着车子边问,“飞飞,你怎么好像有什么心事似的,这么沉默?”

    飞飞拧拧眉,“有吗?”

    “当然有了,瞧你,一从舅妈家出来,就拧着个眉毛,好像有多少忧心的事似的。”江悦珊说。

    飞飞挑了挑眉,没说什么。医院很快到了,飞飞捧着给江霖买的鲜花和小九一起走进病房,病房里只有一个护工在,江霖正靠在床头读一本书。

    江悦珊喊了声哥,江霖便把眸光投了过来,飞飞捧着花走了过去,“今天感觉怎么样?”

    江霖笑笑说:“很好。”他看着她把那束淡雅素静的花朵放在床头柜子上,又说道:“我明天就可以出院了。到时候就不用来这边看我了。”

    飞飞说:“你真的没事了吗?”

    江霖说:“当然没事了,一个星期之后过来拆药线就行了。”

    “喔。”飞飞的心幽幽的,却又有些宽慰。

    江悦珊说:“我出去一趟,飞飞你陪一会儿哥。”

    “嗯。”飞飞看着江悦珊匆匆地走出病房。她在江霖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去。

    江霖的眼睛里带了一抹深深的意味看着她,落在她的发顶,像是探究,飞飞说:“你女朋友很漂亮,和你很配。”

    江霖微微拧眉,良久盯着她的眼睛,“他们都这么说。”

    飞飞诧然抬眸,江霖却又笑笑,“听说你读了两个专业研究生,别把自己累坏了。”

    飞飞又涌出一丝失落,她笑笑说:“不会的,这样充实一些。”

    江霖的手轻轻地覆在了她的手背上,“还在想着豆豆吗?”

    飞飞摇了摇头,对于豆豆,她竟然已经好久没有再想过他,最起码,这大半年以来,他在她的脑子里出现的次数,已经少了好多。江霖轻攥了攥她的手,那眼神似乎想说什么,但却没有说出来。

    飞飞说:“霖哥,我明天一早就飞英国了,到时候不过来看你了,希望你早日康复,我也祝你和你未婚妻幸福。”

    江霖拧眉,眸光深深地望着她,飞飞却已经笑笑转身离开了。她走出住院楼,心里怅怅若失,转角处有车子驶过来,她没有看到,耳边一阵急刹车的声音响过,她的右边身子一痛,人已经被那车子带倒了。

    飞飞被那车上下来的人慌慌张张地送去了急诊处,耳边传来江悦珊一阵连声的惊呼,“飞飞!飞飞!”

    飞飞坚难地对她吐出几个字来,“我没事……”

    “还说没事,医生说你差点伤到肋骨。”江悦珊急说。

    飞飞忍着疼安慰她说:“不是没伤着吗?小九,别告诉你哥他们。”

    “为什么不告诉我啊!”江霖已经推门冲了进来。

    他的头上还缠着纱布,但是神色间的焦灼掩都掩不住。飞飞说:“我……不想让你担心啊!”

    江霖说:“真是个傻丫头!”

    他一把就攥住了她的手,眸光急切而惊惶,“让我看看都伤到了哪里。”

    “就是这边有点儿擦伤,没什么大事。”飞飞指了指自己的身侧,轻描淡写地说。

    江霖责道:“你呀,怎么说得这么轻松,小九说都快伤到肋骨了。还说没大事。”

    飞飞嘿嘿笑笑,“真的没事嘛!”

    白惠徐长风匆匆赶来了,白惠把飞飞搂进怀里,像是生怕一松开她就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似的,“还好没事,还好没事……”

    徐长风在医院里呆了一会儿就去公司了,白惠在医院里守了飞飞很久,后来,飞飞就睡着了。梦里她看见江霖结婚了,他牵着新娘子的手,一脸深情,梦里的伊飞飞哭了。好像失掉了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她很难受,很难受,抽抽咽咽,眼泪不住流下来。

    不知是谁在给她擦眼泪,边擦边说,“丫头,怎么哭了?”

    飞飞眼泪颤颤的挂在睫梢,泪光迷朦中,她依稀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她忽然就爬了起来,扑进了他的怀里,“霖哥……你真的要结婚了吗?不要结好不好……”

    “为什么不要结呢?”他捧住了她的脸,飞飞满眼泪痕,“因为我不想让你结嘛……”

    “就是这个吗?”江霖显然有些失望,他松开了她,只用一双深眸深深地看着她,飞飞一把又抓住了他的手,“因为我想和你在一起……”

    江霖一把将她拥入了怀里,她的眼泪打湿了他的脸颊和颈子,他全然不顾,只是将她紧紧地抱着。

    “傻丫头,你为什么现在才回来?”

    他抱着她说。

    飞飞在他肩头呜咽,“因为你出事了嘛!”

    江霖说:“那回来就直接说来看我的嘛,为什么还说是为了办别的事?”

    “因为我说不出来嘛……”

    飞飞的眼泪鼻涕全都粘在了江霖的脸颊和颈子上,他也不以为意,只紧紧地搂着她。

    “傻丫头……还好现在还不太晚。”

    病房外面,白惠,徐清致,江悦珊全都露出欣慰的笑容。

    半年之后,江霖和飞飞订了婚,徐豆豆特意赶了回来,送给了他们一份十分精美的礼物。酒店无人的房间里,江霖将飞飞拉进了怀里,深深地吻她的嘴唇,他搂着她的腰,她缠住他的脖子,两个人热烈而深情的吻着。气喘吁吁中,江霖将她压在了沙发上,她一双明亮的眼睛凝视着他,他的眼光灼灼如火,他的手轻轻抚挲着她的脸,而后又深深吻住她的嘴唇,外面有声音传进来,“哎,霖霖和飞飞去哪儿了?”

    是清致的声音,接着是白惠的声音,“刚才还看见来着……”

    江霖把手指轻竖在嘴角,示意飞飞别出声,他望着她,笑容温朗而柔情,然后又吻了下去。

    想念了好多年,一直在等她长大,长大了她又心有所属,他一直等,一直等,等她回头看他一眼,等她回头,走到他的身边。他终于等来了这一刻。他吻着她,像是吻着最最珍爱的宝贝。

    飞飞的腿淘气地缠上了他的腰,江霖轻斥了一句,“小心我忍不住,快点拿下去。”

    飞飞咯咯笑着,放下自己的腿,江霖又把她抱坐在他的腿上,轻捏了捏她的脸蛋,“淘气你。”

    他的声音里满是宠溺和深深的疼爱,飞飞把自己的头埋入了他的怀里,“我们这样做是不是太对不起陈小姐了?”

    “嗯,是有点儿。”江霖沉思样,“要不这样,咱俩不要结婚了,回头我跟她结去。”

    “你敢!”飞飞的小拳头扬了起来,江霖便笑着捏住了她的手腕,“小丫头,我怎么舍得去娶别人!”他重又把她压倒在沙发上,“那份资料你真的都看过了吗?”

    “嗯,看过了。”

    “真的都看过了?”

    “嗯。”

    江霖重又捧住了她的脸,“里面都写的什么?”

    “国文资料啊!“

    “还有呢?”

    “没有了啊!”飞飞一副懵懂样。

    江霖说的手指一曲敲了她的脑袋瓜一下,“还说你都看过了,里面写了什么都不知道。”

    飞飞说:“还有什么?”

    江霖泄气地道:“我想你就没有看到。”

    飞飞摇着他的胳膊:“倒底还有什么啊?”

    江霖又捏了她的小鼻子一下,“等明儿你回英国了,自己看看就知道。”飞飞便扁扁嘴。

    一个星期之后,飞飞返程回英国,江霖送她到机场,小夫妻难舍难分。飞飞搂着她的脖子,整个身子几乎挂在他的身上,吧吧地在他的脸上,嘴上各亲了好几下,江霖揉了揉她的头发,“快走吧,别人都看着我们呢!”

    飞飞这才不舍地松开了他,“那……再见。”她对着他挥挥手,郁郁地转身,身后又传来江霖的喊声,“飞飞!”

    飞飞又转了身,江霖快走几步到了她的身边,搂着她吻了下去。两个人便在人来人往的出入境大厅里热烈地吻在了一起。

    飞飞回到英国的当晚,便迫不及待地打开了那本被她高高放在架子上的江霖亲自写的国学资料,她的手急切地翻动书页,还是没有看到什么,最后她困惑不已地把那本书放在书桌上,封底慢慢合上的瞬间,她的眼前陡然一亮。

    在那本书的最后一页,写着这样一行字:“飞飞,如果你回一回头,就会发现,我一直站在那里……”

    臭江霖,飞飞彻底暴跳了,表白也要这么隐晦吗?她从来都没有翻到过这一页好不好……

    在遥远的中国,江霖深深地打了个喷嚏,难道那丫头在念叨我不成?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