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超武穿梭 > 章节目录 第286章 血咒之术(第二更)

章节目录 第286章 血咒之术(第二更)

 热门推荐:
    乾元子死了!

    云帆却无半分兴奋之色,神色反而有些痛苦。

    体内的那股阴寒气息,几乎要冻结他的血肉和经脉,并且,精神为之刺痛。

    “不好,是血咒之术!”

    云帆脑海中,响起金发小萝莉的惊呼声:“快使用玄火‘金焰精炎’,炼化体内的血咒!否则血咒会吞噬的灵魂本源!”

    天空中,云帆感觉身体被冻僵了,经脉被冻结,真元亦难运转。

    精神刺痛,使他无法难以施展兵皇控剑诀,脚下的四柄王品宝剑光芒瞬间暗淡,云帆从天空直线坠落。

    “怎么回事?云帆怎么从空中摔下去了?”

    “乾元子最后使用了什么手段?难道云帆中招了?”

    “乾元子刚才大喊一声‘血阴噬魂咒’,这是什么神通?真的拉着云帆同归于尽了吗?”

    ……

    众王者都惊呼起来,一个个目光震撼。

    万万没想到,云帆击杀了东海王、北海王、乾元子三位超凡后期的霸主,结果却还是折损在了乾元子手里。

    这一瞬间,不知多少王者心中一亮!

    云帆身上可是有拓天皇的宝藏啊,现在三位超凡后期王者霸主都已经死了,云帆若也丧命,那么身上的宝藏……

    顿时,许多王者眼睛都红了。

    不过,云帆在众王者眼前击杀东海王、北海王、乾元子三位霸主,凶威太盛,众王者心中虽然起了歪念,一时间却也不敢动手,只是远远观望。

    “血阴噬魂咒,是本教教主在上古遗迹中所学的一种血咒之术,以自身生命精血为引,发出血咒,能够吞噬灵魂,云帆死定了!”

    乾元教的‘暴雨王’大声喝道,“云帆是本教教主所杀,他的尸体、物品都属于乾元教!”

    乾元子在世,乾元教是乾元大陆第一势力,众王者惧之,现在,乾元子已经死了,众王者一听云帆真的要死,哪还怕什么乾元教!

    “嘿嘿……拓天皇留下的宝藏,你乾元教想独吞,有这个本事吗?”

    天元教主大声喝道,他飞向前来,冷声道:“云帆与我天元教有血海深仇,云帆的尸体我天元教要带走,谁敢阻拦,就是我天元教之敌!”

    天元教主身为一教之主,一身实力自然强大,虽不到超凡后期王者级别,但在超凡中期王者中,当属顶尖。

    比起东方海域的沧浪王,天元教主的实力有过之而无不及,他本是乾元大陆、四方海域当世能够排名前五的强者。

    现在,乾元子、东海王、北海王都已丧命,除了乾坤教主,当世没有哪位王者是他敌手。

    现在,乾坤教主不在,众王者中,实力以他为尊。

    “云帆与我鲲玄岛,也有血海深仇,天无教主,处理云帆,得算我鲲玄岛一份!”

    鲲玄老人从众王者中走了出来,顿时爆发出滔天般的威势。

    嗖!嗖!嗖!

    三件王品宝器出现在鲲玄老人身前,一件是三角型的盾牌,是防御宝器,一件是黑色长枪,一件是黄金锏,都是攻击宝兵。

    鲲玄老人在兵皇宗遗迹中虽然没获得皇品神通,但却获得了王品神通,对于操控宝兵也有着非同一般的技艺。

    自从发现兵皇宗遗迹的这三百年,鲲玄老人实力大增,在超凡中期王者中已经是顶尖层次的强者,只是一直没有展露出来。

    现在,为了争夺云帆的处置,鲲玄老人显露了锋芒,与天元教主针锋相对。

    “鲲玄老人,凭你……?也敢与我天元教争?”

    天元教主冷喝一声,很是不屑。

    鲲玄老人在超凡中期王者中,名气不是很大,天元教主没将他放在眼里。

    “天元教主看不起老夫?是要与老夫比试比试吗?”

    鲲玄老人同样声音寒冷,无惧天元教主!

    此时,云帆体内一团火焰在游走。

    是拓天大帝在宗师塔第七层中留下的宝物——玄火‘金焰精炎’。

    “血咒之术,是宇宙武者极为不齿的歪门邪术,在宇宙星空中也极为少见!”

    “还好,这门血咒之术粗糙得很,不到宇宙武者层次,以金焰精炎还能够炼化得了!”

    “若是宇宙武者层次的血咒之术,那你今天就危险了,这种以生命精血为咒引的血咒,最是可怕,是同归于尽的秘法,一旦施展了,自身必死,对方也很难命!”

    云帆脑海,金发小萝莉的声音不停的响起,在跟云帆解释。

    有金焰精炎在体内炼化血咒,云帆的精神刺痛感已经没了,身体也逐渐恢复。

    云帆心中道:“这血咒之术的确是邪术,邪门得很,宝器、神通、真元都抵挡不住!难道只有‘金精精炎’这种玄火才能够克制吗?”

    金发小萝莉道:“血咒之术是介乎于精神与实体之间的无形攻击,这些当然抵挡不住,除了玄火能够克制,灵魂秘术也能抵挡。

    说起来,血咒之术是灵魂秘术的一种,但因为太走邪道,不被主流宇宙武者接受,一般说的灵魂秘术,是正统的灵魂秘术,以强大灵魂为根基,根本不需要自身鲜血为引!

    不过,正统的灵魂秘术极其稀少,哪怕是宇宙武者中,修炼的也不一定多,所以,玄火能够克制灵魂类攻击,价值巨大。”

    “看来得多多寻找火之精源,让金焰精炎的等阶也提升上去,不然遇到精通灵魂秘术的强者一点反抗力都没有。”

    云帆说道,金焰精炎炼化血咒的速度很快,说话间云帆已经恢复如初。

    轰——

    天空中传来一声爆响,天元教主、鲲玄老人已经交上手上。

    两人对拼一击,势均力敌。

    天元教主眼中露出惊讶之色,道:“你这老鬼,这么大年纪了,几百年不见,竟然实力大增,这几百年内,你有奇遇?”

    鲲玄老人脸上露出一丝傲然之色,道:“诺大一个兵皇宗遗迹,本王第一个发现,又岂止是得几件兵器而已,当然有所收获,可惜……兵皇宗真正的好处却被云帆那小畜生得去了。

    天元教主,真要分个高低,你未必是我敌手,拓天皇的宝藏我不要,我只要云帆在兵皇宗获得的东西!我们共同处置云帆,如何……?”

    鲲玄老人的实力令天元教主忌惮,虽然天元教还有其他王者,但在场还有不少王者虎视眈眈,与鲲玄老人联手,足可压服其他王者。

    天元教主微微点头,道:“好,我们共同处置云帆,我得拓天皇的宝藏,你得兵皇宗的宝藏!”

    鲲玄老人道:“一言为定。”

    言罢,天元教主、鲲玄老人目光都一扫,扫向其他的王者!

    两人爆发着滔天威势,令其他的王者为很是忌惮。

    “呵呵呵……!”

    突然,一阵笑块传来,躺在地面的云帆站了起来,道:“你们两个商量着处置我云帆,也不问问我云帆同不同意,就做了决定?”

    见云帆起身,众王者无不震惊。

    刚才他们明明看见云帆从天空直线坠落,并且也感觉不到了生命气息,难道现在诈尸了吗?

    乾元教的王者,最为震撼。

    他们对于‘血阴噬魂咒’有所了解,以为云帆中了乾元子以生命精血为引的血阴噬魂咒必死无疑。

    可现在……云帆竟然活了!

    至于天元教主、鲲玄老人两位王者,此刻却是吓得直哆嗦!

    怎么回事,云帆不是死了吗?

    两人都看了乾元教的王者一眼,目光中满是责怪之意,是乾元教的暴雨王,刚才说云帆必死无疑。

    暴雨王耸耸肩,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虽然云帆没死令他很吃惊,但他现在心情却是不错。

    刚才云帆若是死了,那也是乾元子杀死的,按道理,云帆该由乾元教处理。

    可天元教主和鲲玄老人仗着实力强大,把乾元教踢到一边。

    现在好了!

    你们想着要云帆的尸体,想着要处理云帆,结果云帆没死,你们傻眼了吧!

    “云帆,误会,误会啊……你连败东海王、北海王、乾元子三位霸主,乃当世英雄,本王以为你陨落,不忍你抛尸荒野,只是想将你移葬他处而已!”

    天元教主看着云帆,连忙变了脸色,道:“结果你没有死,这真是尴尬了,这一切都是误会!”

    云帆看向鲲玄老人,道:“这么说来,你也是想将我葬了?”

    鲲玄老人不知说什么好,也不知道刚才云帆躺在地面,是什么个情况,有没有意识?听没听到他说过的话?

    鲲玄老人也露出一丝尴尬的微笑,道:“是是是,你击败了这片天地最强大的三位霸主,天下共尊之,不该抛尸荒野,本王……本王本想善葬之,这都是误会,天大的误会!”

    云帆笑道:“刚才是谁说与我有血海深仇来着?谁要我的拓天皇宝藏,谁要我的兵皇宗宝藏?”

    天元教主、鲲玄老人闻言,腿都吓软了。

    云帆的实力刚才他们已经亲眼见证过了,速度有多快也有目共睹,连乾元子都逃不掉,更何况是他们两人。

    “这……这……!”

    “我们……刚才……!”

    天元教主、鲲玄老人,动了动嘴,云帆刚才什么都听得清清楚楚,两人已经不知道怎么解释。

    “你们也上路吧!”

    云帆道,同时施展兵皇控剑诀、皇极庚金剑气,向两人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