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女生小说 > 不可思议游戏 > 章节目录 第48的章 虚假的能力

章节目录 第48的章 虚假的能力

 热门推荐:
    :(),

    一个昏暗的场所。

    “感觉怎么样啊,老鼠先生?”

    这个地方乍一看,像是一间夜店。

    不过此时还没有到营业的时间,门锁被从内部锁住,完全断绝了与外界的交流,加上空空如也的酒架,看样子这家店也没有继续经营下去的意思。

    “或者我换一个说法,我应该叫你白先生?”

    在阴暗的店面里回荡着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

    他的年龄约莫35岁上下,穿着黑色的连帽衫,连帽衫的帽子下还戴着一个黑色的鸭舌帽,从装束上来看,让人不由自主地联想到街头的说唱歌手。

    只可惜他本人的气质与这身装束实在格格不入,虽然看得出来他很想让自己轻松起来,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套装束让他很不自在,那人刀削的五官下隐隐透露出一丝古板,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他随时可能店里踢起正步。

    他的四周,有数个身影坐在店里并不算干净的椅子上,其中也包括了海边的那两个卫衣男。

    “刘总,我想他现在应该没法回应吧?”

    设计新潮的钢架结构的造型椅上,坐着一名男子。

    他的头被麻袋套住,这种状态,别说是五官,连发型都看不出来。

    男子靠近他,只听见麻袋下不断传来的喘息声。

    喘息声很急促,显然,钢椅上的男人,此时毕竟被这紧张的气氛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他的双手被反绑在身后,脚上被一条铁索拴在了钢椅之上,就连想要站起来的权利都被剥夺了。

    “哈哈哈哈,没办法说话吗?你们是不是打得太狠了?怎么可以这么对待我们的贵客呢?一会儿可要罚酒三杯啊!”

    那人在言语中生硬地夹扎着自以为有趣的俏皮话,暴露了现实里他实在是个无趣的人,身边的人只能尴尬地赔笑,心里只想快点结束工作,拿了酬劳离开。

    “老鼠先生,你一定很惊讶的吧?为什么我会知道你的藏身地点,还把你请到这里来。”

    只听见麻布袋里传来粗重的呼吸声,就像醉汉的呢喃,甚至无法判断对方的意识是否是清醒的。

    “刘总,我们的工作完成了,你看……”海边的两人组中的一人实在忍不住,他能想象得到接下来在这个地方将会发生什么,他只为求财,并不想卷到两人的恩怨之中,只想早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不要着急嘛,好戏还没开始呢。难道你们就不想看看,大名鼎鼎的老鼠,到底长什么样吗?”男子自顾自地摆摆手,并没有要让任何人离开的意思。

    听到男子这么说,钢椅上的人缓缓抬起了被麻布袋盖住的头。

    “啊哈,有反应了,看来是清醒了,知道我是谁吗。”

    “刘总……刘……刀?”

    突如其来的一拳,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这一拳力量之大,将老鼠连人带椅打翻在地。

    “你知道我为什么讨厌你吗?就是因为你是在太敏锐了。你是这样,洪勇是样,洪米也是这样,甚至连杨剑也……但是啊,这个世界,过于聪明的人是活不长的。”

    刘刀一把扯掉老鼠头上的麻袋,露出了里面的面具。

    “太不真实了,你们都太不真实了。活在这样的面具之下,有意思吗?”

    刘刀站了起来,哼哼唧唧地走回沙发坐下。

    老鼠想用肩膀支撑身体坐起来,却因为手脚都被绑在椅子上,无处使力,尝试了几下,最终也只能放弃。

    “本来我们是可以相安无事的,只是老鼠先生,你实在有点太招摇了。”

    相对于沉默不语的老鼠,刘刀继续说:

    “就因为你不断探听我们的事情,所以我们也只好粗暴一点,请你来把这件事情讲清楚。不过你也实在太好笑了,竟然请他们作为情报来源。你不知道我们原本就是一家人吗?”

    刘刀口中的他们,指的就是海边出现的那两人。

    “既然如此,就容我们自我介绍一下。”海边的两人组无奈地站起来,“我叫张三,这是我的兄弟李四。我们干的事情呢,简单来说就是在大哥底下跑腿的小弟,帮忙拉拉皮条什么的。然后把自己知道的小道消息卖给别人。对我们这种人来说,把情报卖给谁并不重要。当然我们和鼠神也并没有仇恨,如果后续有业务的话,还请鼠神大人多多照顾啊。”

    “所以从第一次开始,你们给我的就都是设计好的假情报吗?”

    “不不不,就算是我们,最基本的职业道德还是有的,是不会做卖假情报这种事的,前提是只要您能给得起这个的话。”李四做出一个数钞票的动作:“只不过,关于你们的情报,刘总出了更高的价格。”

    听到两人这么说,之前发生的事情就可以说得通了。黄玖之所以会被人掳走,就是因为刘刀知道,她和白瑭的关系不一般,想通过对黄玖做些什么,以此来打击白瑭。

    如果那天,白瑭反应再慢一点,最后能不能把她完完整整救回来的,就很难保证了。

    “如果你们是红星的人,出卖洪勇有什么好处?”

    “您可能误会了,刘总说我们原本是一家人,说得可不是现在啊。我们之间的关系,要追溯到更久以前呢。”

    “更久以前……你们……是青玉的人?”

    “您居然知道这段历史?看来也是做过功课了。不过说我们是青玉的人并不准确哦。”张三笑嘻嘻地说道,“讲得直白一点,青玉的每一个部分原本都是独立的,只不过因为一些原因聚集在一起罢了,和红星这种向下开设子公司的管理方式并不一样哦。”

    “联盟吗?”

    “嗯……联盟。所以就算你要对青玉做些什么,也可以向我们购买情报哦,只要有钱,我们什么都卖。”

    “好了好了,家常就拉到这里,是时候要请鼠神大人给我们表演节目了。”

    刘刀见到他们越聊越起劲,完全把他晾到一旁,心里不由有些不满,粗暴地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只见他从房间的角落提来一个铁桶,一股刺鼻的煤油味顿时蔓延开来。

    “你想干什么!”

    老鼠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恐惧的意味。

    “没什么,只是想让你给我们表演一下瞬间移动的能力。”刘刀一脸坏笑,“你们知道吗?有一次,我们几个人盯着他,结果在众目睽睽之下,他竟然消失了,这可把我们都吓坏了,没想到老鼠不仅能偷东西,甚至还能偷自己!”

    “……”

    “这张纸,你还记得吧?”

    刘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叠得整整齐齐的纸片,上面写着一个单词“su

    p

    ise”。

    那次多亏有郭婉的帮助,修改了摄像头的监视画面造成的如同戏法一般的效果,在别人看来,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为的就是要别人以为,老鼠的能力不仅仅是偷东西而已。

    从刘刀此时的反应来看,这个小伎俩,已经被识破了。

    白瑭不知道的是,在发现自己是通过修改监控画面来欺骗他们以后,对这件事情耿耿于怀的,不仅仅是当事人杨剑,连整个红星集团,都觉得自己被羞辱了。

    刘刀现在拿出当时白瑭留在现场的纸片,有一半是较劲的味道。

    满满一桶的煤油,劈头盖脸地浇了下来,昏暗的房间里顿时传来了惊恐的呼喊声。

    “你要抓紧时间逃啊,难不成是能力失灵了吗?”得意的感觉溢于言表,他从桌子上拿来一只防风打火机,露出了令人绝望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