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乡村小说 > 女配苟成修仙界大佬 > 章节目录 第二卷 第三十七章 情报差异

章节目录 第二卷 第三十七章 情报差异

 热门推荐:
    (),

    叶枫问的话让苏绣微微一愣,她看向拉着自己胳膊的洛水颜,发现这孩子也同样用好奇的目光看着她。

    这两娃子怎么对自己都这么好奇!

    苏绣心中郁闷了几秒,只好无奈的扒拉开洛水颜紧拽住自己的手。

    在两人好奇的目光中,苏绣重重的叹下一口气。

    “唔,这个事情,怎么说呢。

    我从小就认识她,她是一个集美貌与智慧于一身的奇女子。

    善良、纯朴、温柔、落落大方。”

    苏绣脸不红心不跳,继续夸道:“她那为求稳妥而步步为营的谋略,尤其让人欲罢不能。

    她简直就是一位最完美的女子!!!”

    说罢,苏绣望向了两人。

    洛水颜红着脸,一脸憧憬,仿佛是看见了世上最美好的事物。

    而叶枫则是用着一种怪异的眼神盯着他看着,盯得她心中直发毛。

    “柳箐师兄,您是喜欢我师姐吗?

    这么长时间,我听过许多人对师姐的评价,您还是第一个夸她赞不绝口的人。”

    苏绣有注意到叶枫眼中的警惕,心中多了些欣慰。

    自家师弟终于懂得成长了,终于懂得对人保持警惕了。

    对人外露三分,而自我保留七分是苏绣苟道的习惯。

    这样虽然安妥,却有时候也感觉到内心有一丝的孤独。

    或许苟道也唯有她一人才适用。

    “我与绣儿自小相识,到现在也未能知她底细,探她深浅。”

    苏绣这么说着,随后又将自己的头探了过去低声对着面前三人说道:“别看我绣儿,绣儿的叫着,她可是很讨厌别人这么喊她。”

    “那师姐她……有喜欢的人吗?”叶枫有些犹豫的将心中话说了出来。

    只见身旁两个女孩用着怪异的眼神望向他,叶枫才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不妥。

    “啊~我不是这个意思。”叶枫低下自己的头,不再说话。

    诡异的气氛随着柴火的噼里啪啦的响声传向远方,苏绣手轻轻拍在叶枫肩膀上,乐呵的笑了起来。

    “你师姐最喜欢的可是我!”

    苏绣站起身来,围绕着篝火转了一圈,脚下步伐轻盈,好似在踩着舞步。

    她的手放在胸前,满脸尽是陶醉。

    她可没有说谎,她最喜欢的人本来就是她自己。

    “放屁!”

    苏绣抬着眼朝着洛水颜看去,满脸尽是尴尬,姬慕雪和叶枫同样用着极其怪异的眼神望着洛水颜,仿佛是看见了什么稀世珍兽。

    “绣儿姐姐是我的!”洛水颜红着脸,手上紧拽着她的配剑,愤愤的说道。

    苏绣尴尬的用手指挠了挠脸,“放屁”一词在文文静静的女孩口中说出未免有些儿太粗鲁了些。

    而且自己貌似也没有为洛水颜做些什么,那孩子怎么就这么的依赖自己呢?

    “额,换个话题吧。”

    尴尬之下,最后还是叶枫出了声。

    虽然三人瞎聊聊,可叶枫怎么也提不上什么兴趣。

    他到这时才发觉到,他对苏绣实在是太不了解了。

    叶枫用余光偷偷的瞄向还在与两个女孩闲聊的柳箐,心中更是警惕。

    那位师兄貌似对自家师姐很有图谋的样子,竞争对手,嗯,竞争对手!

    星光一闪而逝,夜间总是漫长。

    一夜无梦。

    四人一同向着水梨镇出发,苏绣借柳箐这一化身也感受到了与同伴一同出行的热闹。

    “此地距离水梨镇只有十里地,各自小心些。”叶枫忐忑不安的说道。

    叶枫有些不安,这也在苏绣的意料之中,毕竟苏小缘布置下的功课是除魔卫道。

    第一次做,内心不安也算是正常事。

    苏绣抬眼向前方看去,远处的田地有些村庄人家,不过怎么看都好像有些萧瑟。

    “我们要怎么做?”姬慕雪紧张的握住了手中的剑,慌张的打量着四周。

    一阵冷风袭来,听见一声尖叫响起。

    只听“铿锵”一声,叶枫抽剑跑到了姬慕雪身旁,紧张兮兮的朝着不远处隆起的小土丘望去。

    一只肥硕的大老鼠从土中窜出,被洛水颜一剑斩成了两半。

    众人抹了抹脑门上的汗,仿佛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博弈。

    “原来是一只老鼠,吓了我一跳。”姬慕雪擦了擦额上的汗,重重的缓出一口气。

    刚刚那诡异的气氛,她还以为会跑出什么可怕的东西。

    就像是宗门的一些古籍中写到的恐怖妖兽,吃人不吐骨头那种。

    “大家小心些好吧。”

    叶枫想起苏绣曾教授于他的《苟字法决》的第四条和第五条。

    做事时刻要清醒,不能不能被事物的表面现象所迷惑。

    做事要慎重,不可粗莽大意。

    苏绣伸出手点了点自己的额头,伸出手指向了远处说道:

    “总之,先去前面村子问问状况吧。”

    十里地,在叶枫他们眼中不过一炷香时间的行程,众人快步移至村庄前,村里的萧瑟感觉让叶枫微微皱起了眉头。

    这个村子中规中矩,并不算大,却也有二三十户人家。

    现在太阳正当头,应是午后不久,却未见有炊烟飘起。

    “柳师兄,您有什么看法?”

    叶枫徘徊在村口,迟迟不敢进去,生怕自己一个错误决定导致整个小队覆灭。

    “我们虽然还未到水梨镇,可此处已经是水梨镇地界。

    既然有妖魔肆虐,那必然人心惶惶。

    所以不能用常识去看待。”

    三人点了点头,只见苏绣思索了几息后,伸出手抓起一把泥土放在鼻尖嗅了嗅又继续说道:

    “土里有土腥味,怕是前些日下了雨,妖魔通常喜欢在阴雨天行动,因为雨水会将它们的行踪遮掩。”

    拍了拍手,苏绣将自己的视线投向了前方,那里是一座看起来有些年代感的泥房。

    屋上盖了红瓦,一个烟囱里头刚巧飘起了炊烟。

    苏绣对叶枫使了一个颜色,叶枫瞬间明白,领着姬慕雪一同走向前去,敲了敲那泥房的门。

    迟缓了许久,才见有人开门。

    那是一位年近七旬的老妪,手中驻着一根龙头杖,一双浑浊的眼睛,有些害怕的看着屋子外的站立的两人。

    叶枫轻声说道:“阿婆,你不要怕,我们是逍遥仙家的弟子,是专为除魔而来,你可以跟我说说为何村子内这般的荒凉吗?”

    “啊~原来是逍遥仙家的仙师,快些,快些进来!”

    老妇人的热情让叶枫有些意外,或许是第一次下山,身份的转换让他有几分的不自在,走路都有些飘飘然。

    “仙师们,喝茶,喝茶!。”

    说着,就要提起茶壶给杯中倒水。

    老妇人的热情让叶枫面上堆笑,他急忙抢过茶壶展颜笑道:“阿婆,我们自己来就好。”

    先倒下了杯茶水放到了老妇人面前,随手又给苏绣倒了杯茶。

    叶枫这波操作让苏绣打下了满分,在外谦逊,才为翩翩君子之道。

    “阿婆,您年纪这么大了,一个人住吗?”

    “是啊,老汉又死得早,儿女都成了家,不住在这里。

    老婆子我身体硬朗,也不愿意在儿子那里添麻烦,索性啊,就一个人在这村里头自在。”

    苏绣轻嗦一口白水,目光朝着屋子深处看了过去,不经意的问道:

    “阿婆~村子里这么萧瑟,是因为有妖物祸害么?”

    “前些时候,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妖物,别的不吃,就光盯着这猪啊。

    我们这些农家人,猪养得精贵,就盼年底杀了能有点肉吃。

    你们说,这猪都被吃了,这就是要农家人的命啊!”

    老妇人说着,叶枫竟是红了眼。

    苏绣差些忘记,在叶枫上山前,家里头也是农家人,若非因为妖魔屠了村子,想必他也是快乐的奔跑在田野中。

    不过人有人的命数,叶枫命中有此劫,也证实了仙途才是他未来要走的路。

    “这猪啊,被吃得光光,可万一,到时候没猪了,那妖物吃人怎么办?

    村子里啊,一些人离开了这处地界,一些人则去了镇子里头,那里人多,也安心些。”

    听完老妇人的话,苏绣陷入了沉思。

    在老妇人口中,那妖物虽然吃了些猪,但还没有到吃人的地步。

    这似乎与苏小缘信函中所说的有些不同。

    苏小缘在信中谈到过,那只妖物原先是由另一个宗门负责,不过那妖孽却逃了出去。

    听闻在那里可是杀孽不断,所做的恶,并非一言两语就能够说尽,到了这水梨镇的地界,就改吃猪了?

    难道这是九州版的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

    怎么想也不对呀!

    苏小缘所给的情报经历过宗门的认证,不会有误,那这差异到底是出在哪里呢?

    苏绣将自己的目光投向一直和蔼微笑的老妪,手指轻轻叩击在桌子上,发出几声脆响,“叶师弟,姬师妹,你们去别处问问可有人见到这怪物的模样?”

    “是。”

    叶枫领着姬慕雪匆匆出门,苏绣眯起了眼睛微笑的对着老妪问道:

    “阿婆,这妖物大概是个什么时间出没在这里。”

    老妇人想了想,也没有多少迟疑,只听她说道。

    “大概是半个月前的样子,那个时候可凶嘞,听说几乎每天都要吃十几头猪。”

    老妇人表情有些夸张了些,不过老人家通常都神经比较大条,说话危耸也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