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乡村小说 > 女配苟成修仙界大佬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三章 简单事复杂去办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三章 简单事复杂去办

 热门推荐:
    (),

    逍遥仙家外峰厢房中。

    三人对坐,面色阴沉。

    其中坐在中间的那位便是唐玦,他的面色最为难看。

    那日不过是见苏绣欲以醉意推脱,他才会有那种昏了头的做法。

    只是没想到那酒的劲头这般的猛烈,他竟然是昏睡了十天。

    能让他这等修为昏睡十日时间,那断然不可能是普通的灵酒。

    可酒已经被他喝得精光,显然也无法取证。

    这个亏,哪怕是苦若莲心,他们都得咽下去。

    这些玩谋算的,心都脏得不得了,吃了哑巴亏还只能打碎牙咽下去。

    “既然我已经醒了,这次如论如何都得将事摊开了谈。”

    陆斯拳头狠狠的砸在地上,表情十分愤怒。

    “这逍遥仙家实在欺人太甚,明知我们奉仙盟之令来,却老找些琐事来拖延我等,我看这逍遥仙家就是不将我们仙盟放在眼里。”

    “陆兄说得对,这次绝对不能再给他们好脸色,那些老头显然就是一直在搪塞我们!”

    “尔等先莫要激动!那些老头显然都是听命于那个丫头,你们在我昏睡的这些日子里可有探清她的底细?”

    虽然愤怒,但唐玦还保持着清醒,很快便理清了自己的思路。

    他们要同逍遥仙家谈条件,与那些半只脚踏进棺材里的老头谈,显然不行。

    他们的突破口还是在那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女孩身上。

    “放心,这些日子我同陆兄一起探查了不少消息,那个丫头并非是一般人,而是逍遥仙家的大师姐。

    而且她也不像她平时表露的那般,普普通通。

    逍遥仙家的弟子都传那个丫头实力深不可测,对她极其信服!”

    “难怪如此!”

    唐玦恍然大悟!

    他们几人都是元婴期的强者,一些修为不济的人甚至连他们的视线都不敢直视。

    那丫头不但同他们侃侃而谈,而且还敢使计来谋算他们,显然不是她那表面上紫府期修为的样子。

    逍遥仙家也不会昏头,将一宗大师姐的位置交给一个平平无奇,修为只有紫府期巅峰的丫头。

    那这样便通了!

    既然修为可能是假的,那容貌与年纪也可能是假的!

    那个丫头看起来虽然十分年轻,但这一切可能只是幻想,她搞不好是一个老妖婆也说不定!

    嘶~

    难怪做事这般老辣,这般老谋深算!

    唐玦倒吸了一口冷气,像是发现了逍遥仙家不能外传的秘密,急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避免自己发声。

    咚咚咚!

    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门外站着的正是苏绣。

    “我想,今日唐特使该醒了,所以过来看看,不知道各位可要喝些茶水?”

    苏绣眯着眼睛弯着眉角,面容极其和善。

    可苏绣这副样子,在唐玦眼中,却像是在威胁他们,他额间多了些冷汗,双手有些颤抖。

    “喝什么茶?你们逍遥仙家的陈茶么?”

    陆斯面神不善,手也摸向了腰上的配剑。

    “呵呵呵!”

    苏绣笑了笑,没有说话,倒是唐玦急忙开了腔。

    “既然苏师侄请我们喝茶,那便一同去闻闻茶香吧。”

    陆斯和刘渊呆呆的愣在了原地,相互对视了一眼,有些不解。

    虽然有疑惑,但他们二人行事皆是以唐玦为首,也没有过多的猜疑,跟在苏绣身后一同到了朝环殿。

    而朝环殿中,那些长老早已经是等候多时了。

    陆斯见到案桌上摆放了些灵果,又看见旁边盛放了几盏玉杯,面色阴沉的说道:

    “今日我等不吃灵果,不饮酒水,我希望贵宗能尽快与我等商议完,好让我们回去交差。”

    苏绣负着手,就着近门处的席位坐下,用手轻轻敲了敲案桌,笑着回道。

    “今日我既然出现在这里,就是要同你们还好商议一番。”

    “如此甚好!”

    三人席地而坐,面色淡然,像是在等着什么。

    苏绣眼珠子转动,抬起了一根手指朝着门外指去。

    “几位特使觉得我们逍遥仙家如何?”

    刘渊眉头挑动了一下,埋着头思索了几息时间,开口言:“翩若惊鸿,婉若游龙,气势浑宏,乃仙家修行宝地!”

    苏绣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显然刘渊的话并不是她想要的答案。

    “莫非各位就没有看出我们逍遥仙家外强中干,虚有其表?”

    听到苏绣的话,三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又听苏绣缓缓道:

    “我知晓几位仙盟特使来我们逍遥仙家是为了什么。

    这几日,我让两位特使在逍遥仙家中观看了许久,却没有发现我们逍遥仙家早已显颓势。

    如几位特使刚来时所说的那般,我们逍遥仙家已经到了连宫殿都修缮不起,连灵茶都只能喝陈茶的地步了 。

    仙盟想要的,我们逍遥仙家实在拿不出来,不如说我们宗门或许连明年仙盟所需的供奉都凑不齐了。”

    苏绣低着头,看着眼角有些湿润,从袖子中取了个手帕,轻轻擦过眼角又继续说。

    “实话告诉几位前辈,这几日时间并非是晚辈与长老们有意推脱,只是宗门实在没有,我等才想出这下下之策来拖缓几位特使,还请莫要责怪。”

    “这……”

    听我苏绣的话,唐玦有些语塞,这几日他都在昏睡,并不知晓逍遥仙家的详情,只能将自己的目光投在了陆斯与刘渊身上。

    且看陆斯,一只手摸着下巴沉思,而刘渊则是用手指轻轻敲打着案桌,努力回想着这几日在逍遥仙家中溜达时看到的一切。

    貌似还真如这个丫头所说的那般,一幅华而不实的样子。

    他们着重去看了外门弟子居住修行的场所,这方面正是印衬出一个宗门的实力。

    这几日,他们两人转过不少的地方,虽然风景还算不错,可那些外门弟子居住的竟然是瓦片房,茅草屋。

    虽然他们隐藏得很好,却还是被他们发现了。

    逍遥仙家华而不实,倒真的显得有些外强中干的样子。

    “她说的确实没错,可仙盟之令不可违背。”

    刘渊说话有些艰难,他心虚的从袖子中取了一张布帛,偷偷看过上面的内容后,额上也多了些冷汗。

    唐玦也咽了咽口水,对于陆斯与刘渊,他还是信得过的,既然连他们两人都认可了逍遥仙家的“困难”,那想必逍遥仙家确实到了困境的时候。

    现在仙盟让他们来增收巨额灵石,怕是会将逍遥仙家逼入绝境。

    倘若逍遥仙家狗急跳墙,那么他们几人今日都有可能栽在这里。

    “几位特使可否将仙盟所要的东西交予绣看看?”

    刘渊迟疑了几息,最后还是将手中的布帛交到了苏绣手中。

    摊开看了个仔细,苏绣心中直呼“好家伙”。

    仙盟让黄家这块大肥肉跑掉了,将目光投向了仙家宗门,本以为会适可而止,但没想到居然这般的贪得无厌。

    布帛上所书写的数目竟然是往年的三倍多,虽然逍遥仙家也拿得出来,但显然苏绣不可能让仙盟凭着这么一张破条/子拿走逍遥仙家的积蓄。

    深吸一口气,将布帛递给了身旁几位长老,苏绣闭上眼睛,沉着气静静等待几位长老看完。

    如她所预料的那般,几名长老看完后,怒目圆睁,仿佛要将面前三名仙盟特使生煎活剥了般。

    “欺人太甚,我们每年交上的供奉本就是个庞大的数字,却没想到仙盟竟然如此贪得无厌。”

    “我们自己都快揭不开锅了,还向我们增收这么对的灵石,这是在致我们于死地!”

    “反正都是死,倒不如杀个名声!将他们宰了,脱离仙盟!”

    他们虽然年迈,但年迈并不代表战力就孱弱,若真要发难,这几位长老要擒住唐玦三人并不难。

    唐玦等人显然也有些慌张,虽然他们心中也有所准备只是没想到,反应会这般大。

    果真那般,陷入绝境,狗急跳墙!

    可又想到上面的人那一副高高在上的嘴脸,唐玦便感到一阵心酸。

    “诸位长老且莫激动,容我思量一番!”

    苏绣出面将混乱的局势拉回了安宁,坐在席位上,苏绣微微皱着眉,抬手点了点额间后,放下了手。

    仙盟要的,她是不可能给的,但仙盟那边发难下来也确实不太好办。

    但天塌下来也有个高的顶着,掌门会选择让自己来处理这件事,想必应该是有心中有了答案。

    就让逍遥仙家这些大佬去顶住仙盟的压力吧!

    “这些灵石我们逍遥仙家实在拿不出,请特使们请回吧,将话原原本本的告知给仙盟。”

    陆斯皱着眉,他们在逍遥仙家等这么多天,最后得到这样一个结果,显然也不是他们所能够接受的。

    但显然面前这个丫头是不可能让他们从这里拿走一块灵石。

    “那这样,告辞了!”

    在陆斯与刘渊惊愕的表情下,唐玦站起身行了一个礼,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大殿。

    见唐玦走了,陆斯与刘渊也不敢逗留,急忙行过礼后,跟在唐玦身后一起出了大殿。

    苏绣目光不知何时多出了冷冽,她看着三人的背影,手指轻轻叩了叩身前的案桌。

    唐玦是个聪明人,倒是有些自知之明。

    复杂的事情简单化,有时候会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而苏绣谋算这一切最后得到的结果也只有这般。

    在心中感慨自己算了个寂寞,便见几位长老到了自己的身前。

    “师侄当真是大谋,这般仙盟便不会在我们逍遥仙家拿到一块灵石,我们逍遥仙家也不会蒙受不必要的损失。”

    苏绣面上虽是微笑,内心却是苦笑。

    虽然逍遥仙家未蒙受损失,但后面的事情显然便复杂得多。

    仙盟这般贪婪,先前连黄家不曾放过,又怎么可能放过逍遥仙家呢?

    这梁子算是结下了,现在就看仙盟那边会如何出招了。

    “逍遥仙家的积蓄虽有不少,但每一块都需用在弟子身上!

    先前让弟子布置下的幻阵都撤去吧,这些还烦请长老们了!”

    秦长老笑了笑,双手超前拱了拱轻声道:“谈何麻烦,份内之事。”

    苏绣将要事吩咐过后,站起了身,对着面前几位长老行过礼,独自出了大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