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乡村小说 > 女配苟成修仙界大佬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五章 徐州钦事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五章 徐州钦事

 热门推荐:
    (),

    见苏小缘哭哭唧唧的模样,苏绣心软了几分,急忙拍了拍她的后背,有些不解的朝着内殿望去。

    在屏风后有两个女人的身影,倘若她没有猜错的话,那两个人应该是风华与雪月。

    都在搞什么鬼?

    小心的将苏小缘扶正,从袖子中取了个糖葫芦。

    “绣儿,我不是小孩子。”

    唔,这话在只有十来岁模样的苏小缘身上一点儿也没有说服力。

    微笑着摸了摸师父的头,领着她一起入了内殿。

    绕过屏风,便见到风华雪月一脸难堪的模样。

    而她们难堪的对象正是还只会哭的东方烟云。

    这孩子现在虽然没有哭,确是一个十分棘手的状况。

    他将尿湿了苏小缘的床,这也是苏绣万万没有想到的。

    “绣儿,听你师弟说,这孩子是黄家那丫头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苏绣有些意外的看向了风华雪月,看见她们微微低下的头,苏绣便知晓这两孩子啥也没有对苏小缘说。

    嘴巴严实得让她有些意外,同时对她们工具人的身份又多了几分肯定。

    这样嘴巴严实、好用还听话的工具人可不多见,那时收下这两姐妹果然是个正确的选择。

    在心中微微赞扬自己一把,苏绣将黄雅欣的事情简单的讲解了一遍。

    苏小缘虽然修行出了岔子,小孩子的思维也能过理清整个事情经过。

    将视线投在浑身赤裸的东方烟云身上,苏绣忍不住的抬手点了点额间。

    小孩子没有发育完全,尿床是常事,可一直让他裸着,悬挂在空中也不是个事。

    “这么长时间,可有喂过吃食?”

    风华雪月对视一眼,默默的摊开了手掌中的瓷瓶开口道:“小姐,叶师弟他将辟谷丹磨成了粉粉,喂他吃下了。”

    听这两姐妹的话,苏绣差些喷出一口老血。

    她大意了,竟然忘了这岔子。

    叶枫断然是不懂得如何照料小孩子,而风华雪月从小被卖至乐坊中,定然也不会接触到这方面的知识。

    让她们照顾人,那倒是悉心照料。

    可让她们带小孩,确实有些强人所难。

    “给我吧,我去看看宗门内有没有才生下孩子不久的长老或弟子。”

    一把拎过东方烟云小小的身体,苏绣一路到了旁边师叔的道场。

    看着道场前的结界,苏绣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时,听见一声惊呼。

    入眼的是一个穿着白衣的亲传弟子,看其修为应该是筑基中期的模样。

    “晚辈见过大师姐!”

    见他一副战战兢兢的模样,苏绣疑惑了起来。

    “我们有见过?你怎这般害怕?”

    “侥幸与大师姐见过一面,还被师姐的宠猫抽过。”

    听他这么说,苏绣便想起来了。

    当初有帮喽喽将叶枫摁在地上摩擦,是她让阿花抽了他们一顿。

    其中有一个人与面前的弟子的形象吻合了。

    “哦,原来是你!你居然是方师叔的门下弟子,当时还真是失礼了。”

    “不敢,不敢,师姐当时教训得好,打醒了我个迷途羔羊。”

    听面前人一番奉承,苏绣竟然是感觉有些心情愉悦,见胡扯差不多了,便说起了正事。

    “不知道,方师叔现在可在道场中?”

    白衣弟子摇了摇头道:“前些日李园大师兄去徐州做任务,失了音讯,师父去徐州寻他去了。”

    “李园师兄失踪了?”苏绣有些惊愕。

    这位李园师兄,她是知道的,因为道场挨得近,有时候她在小木屋里苟得闷了,出门走走时会遇上李园师兄在道场附近晃悠。

    他是隔壁方师叔的大弟子,也与方师叔一样喜着一身白衣,一头黑丝披散落肩。

    是个绝佳的美男。

    其为人也忠厚谦逊,据说是附近不少女弟子的梦中情人,可这么个公子,居然在徐州失踪了!

    这该让周围多少师姐师妹担心,又有多少师姐师妹夜间偷偷哭泣。

    “是,消息传来时已是过了一个月。”

    那段时间,她渡劫去了。

    抬手点了点自己的额间,苏绣皱起了眉。

    她渡劫期间竟然出了这样的事情。

    “李园师兄大概是什么时候接过任务去的徐州?”

    “大概是年关时!”

    心中默算,距离今日竟然已有三个月。

    “我知道了,对了你师父道场中最近可有人生过孩子?”

    “啊~师姐你问这个干嘛?”

    白衣弟子被苏绣最后问懵住了,挠了挠头小声回答。

    “师姐,我们道场包括师父还没有人有寻到道侣......”

    好吧单身师父,带一群单身弟子,绝配了!

    罢了!

    挥挥衣袖,苏绣一路下了玉虚峰。

    这样事情还是去问掌门为好,毕竟他总领宗门事物,应该是对宗门内最近是否有人生育比较清楚。

    再次来到通神峰,见到周围弟子敬畏的目光,可以说是很爽。

    但又见到苏绣怀中抱着的稚儿,面色又有了些许古怪。

    苏绣自然是不会去理会这样的目光,一路到了半山腰,她见到了李星云。

    他正坐在道场中央的小亭子里,一个人自饮自酌,看着好生逍遥。

    一宗掌门居然这么懈怠,让其他宗门的人见到了定然要笑歪了嘴巴。

    正想着如何穿过掌门道场的结界阵法,却见腰间大师姐的令牌亮起了光。

    “这令牌居然还有这样的作用。”

    拍了拍腿,苏绣带着东方烟云来到了李星云的面前。

    “哟,花巧道君!”

    虽然李星云用的是敬语,可不知为何在苏绣耳中听着却像是在调侃她。

    狠狠瞪过一眼,苏绣吧唧了下嘴巴,坐到了他面前。

    “一个月未见,你竟然有了子嗣?

    嗯,想来也对,修士体质怪异,一月怀胎生子也说不定。

    此子先天之气圆满,身如白玉,面如翡,他的父亲定然是位美男。

    灵气如此浓郁,不亏是花巧道君~绣仙子的儿子。”

    咻!

    苏绣没有忍住,手指缠绕一道剑气挥了出去,斩落李星云几道青丝,眼睛如灯笼般等着面前这个油腻的中年男人。

    虽然李星云并不老也非是中年男人,但在苏绣眼中看来,他就是个油腻的老男人。

    “咳咳,开个玩笑。”

    听李星云调侃,苏绣眉头微微挑了挑朝着四周望了去。

    “在我印象中,掌门是个不言苟笑的严肃男人,你虽模仿了模样,但行事还是差了太多。”

    “不愧是大师姐,师弟钦佩!”

    “李星云”站起身作了个道揖,苏绣只看见他轻轻拂过脸颊,面前人便变了模样。

    看清面前人的模样,苏绣有些惊讶,同时目光中也有了些戏谑,“李逍,你胆子不小啊~还敢模仿掌门,不怕掌门责罚?”

    “掌门现在才没事管我,而且不扮作他的模样,我如何偷酒吃?”

    面前这个放荡逍遥男人名作李逍,是洛水颜的师哥,同样也是掌门李星云最头疼的弟子。

    “好吧!你师父在哪儿,我找他有事。”

    李逍手指指向远处金殿,开口道:“最近丢了几名弟子,师父他老人家正为此头疼呢。”

    “可是为李园之事?”

    李逍故作惊讶,“李园师弟失踪的时候,大师姐正在闭关,没想到师姐您消息这般灵通!”

    “莫要嘴贫。”

    抬手戳了戳李逍的头,苏绣揽起东方烟云便到了金殿门口。

    老远便看见掌门李星云皱着的脸,看样子,他心情应该是不太好。

    “晚辈苏绣,特来为掌门请安了。”

    在门口处小唤了一句,看见李星云皱巴巴的脸舒缓了些,苏绣才踏过门槛入了殿内。

    “你前日才算渡劫完,今日怎到我这通神峰来了?”

    “在外头捡了个小娃娃,索性便放到道场里养着,我是来问问掌门您知不知道最近门内有谁生育了,毕竟我们都没有奶/水给这孩子喝。”

    听见苏绣的话,李星云表情有些呆滞,随后抬起手掐了掐自己的眉间,一脸难堪。

    “一个女孩子,说话竟是这么的粗犷,最近药王峰的金长老家生了个大胖小子,算算时日,那小子差的不多这几日断奶,你送那里去吧。”

    “好!”

    苏绣听完便准备离去,却见李星云用着一种怪异的眼神盯着她。

    “掌门若是有事就直接说吧,比较您也晓得我一些底细。”

    “额,哈哈,不愧是绣儿!”

    “请你莫要这样称呼我,我感觉会很难堪。”

    虽然每日被人喊绣儿、绣儿都听得习惯了,可老被这么喊,也确实够苦恼的。

    “咳咳!”

    李星云咳嗽一声,面色严肃的从木桌上取了个卷宗,缓步走到苏绣面前,将卷宗递给了苏绣。

    “现在是你为宗门流血流汗的时候了!”

    未开卷宗,苏绣便感觉一股算计扑面而来。

    抬手点了点自己的额间,随后手指又指了指上头问道:

    “这事,是不是他在谋算我?”

    李星云摇了摇头,嘴角抖了抖,从苏绣手中将卷宗抽出摊开道:“最近丢了几个人,希望你可以帮忙找找。”

    “李园的事?”

    “是,却又并不只是!

    最开始丢的并非是李园,而是天枢峰的几名弟子,长老前去寻了之后竟然莫名其妙的失踪了。

    于是我们派出了李园,结果李园也丢了,一个月前方桓去找他,今日又失了行踪。”

    “方桓师叔也丢了?”苏绣面色变得怪异起来,她越发的感觉是李道玄与李星绮联手来算计她。

    “连道君都干不好的活,怎么可以让我来!这是谋杀!”

    苏绣嘴巴一鼓,眉毛一翘,就差没有当场坐在地上。

    “做与不做你来决定,本座自然不会强人所难,毕竟本座也不是什么魔鬼。”

    赤裸裸的威胁!

    见到李星绮眼中浓郁的剑意,苏绣觉得这件事恐怕不能由她来决定。

    强摆出一个微笑,将卷宗踹进怀中,一脸苦闷的揽着东方烟云出了金殿。

    “小烟云啊~小烟云,为了你的奶,小姨我付出的代价可不少!”

    自言自语几句,苏绣一脸晦气的下了通神峰。

    备好礼物,苏绣便赶去了药王峰。

    在那所谓的金长老的嘘寒问暖下,苏绣才算解决了东方烟云口粮的问题。

    将东方丢在金长老生养,苏绣一人独自返回了玉虚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