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乡村小说 > 女配苟成修仙界大佬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三章 桃花山拍卖场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三章 桃花山拍卖场

 热门推荐:
    (),

    地面上铺着的是暖玉,笼车行在暖玉上带着淡淡的热气缥缈,感觉极其梦幻。

    两边道路上林立着金树银花,看着格外奢侈。

    她曾想过桃花山会很有钱,但没想到这么有钱。

    金碧辉煌,绚丽耀眼,让财迷的苏绣有些难以挪开双眼。

    随着笼车缓缓行入殿内,苏绣才结束了自己的财迷心思。

    环顾一遍四周,这里像是一个后台,上面有许多命运与苏绣一样坐在笼车中的妙龄少年、妙龄少女。

    很快苏绣被人拉到后方排队,看着前方的笼车一个一个的被侍女推去了前方,苏绣猜测她应该是被推到了拍卖行一样的地方。

    只是那些拍卖行拍卖的是物,而这拍卖的是人。

    被拉到这里的人都有相同的特征,男人则是元阳保留完好,精气十足,女人则仙气飘飘,元阴尚存。

    这桃花山也确实会赚钱,似这般捣鼓确实可以将货品的价格卖得最高。

    未经历人事的男女带着最原初的稚嫩与生涩,不少癖好怪异的人都吃这一套,愿意多花些价钱。

    很快就轮到了苏绣,前方走来两个侍女,将一块红布盖在笼车上头。

    感受到笼车有被推动,大概是十来息时间,苏绣感觉到周边的温度有些升高。

    趴下身子,偷偷掀开红布一角超前望了去,密密麻麻的光线闪得苏绣晃了眼。

    眼前是灯火通明,这里是一个半月状的高台,而高台下则坐着密密麻麻的人群,少说也有好几百人。

    咽了咽口水,苏绣听到一阵脚步声,很快面前出现了一只翠绿色的靴子,随后又出现一只白玉般的手臂以及长葱般的纤细手指。

    这是个女人!

    苏绣刚要说话,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这只手将苏绣拉开的红布一角又盖了下去。

    清冷女声响起,“今日儿来了个稀缺货,不知道各位腰包里的银子可否还充足?”

    听见台上女声,台下变得闹哄哄起来。

    “梅君子莫哟卖关子了,倒是快些将红布摘去,让我等瞧个究竟,我们这心可都痒着呢!”

    梅君子?

    苏绣面色多了些怪异,掀开红布一角望向了站在自己前方的女人。

    那是一个穿着蓝色长裙的清冷女人,只能看见她的三千青丝和纤瘦身影。

    虽然没有看到她的正面,但苏绣知道她必定是一个尤物。

    不过旁人都称呼她为梅先生倒是让苏绣多了些猜想。

    她是为了找与李园有相关的四君子,才只身犯险入了桃花山。

    先前见到一个叫做竹君子的人,现在又来一个被称作梅君子的女人。

    莫非还有叫做兰君子和菊君子的人?

    梅兰竹菊~巧了,刚好就是四个。

    莫非这就是四君子?

    在胡乱想着时,叫做梅君子的女人一把将盖在头顶上的红布扯了去,在苏绣一脸懵逼时,几乎所有的烛光照在了她的身上。

    这些烛火是成精了么,居然会听面前这个女人的指挥。

    后来想到这桃花山中的桃树都被人闲着开了灵智,偶尔见个开了灵智的烛焰倒也很正常。

    想像中的叹息声并没有响起,苏绣皱着眉头抬起一只手挡着刺眼的烛光。

    将自己的视线投向远方,那里正坐着一个老头,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威压让苏绣有些绝望。

    那老头竟然是一个出窍期的大佬!

    出窍期的大佬跑来这里逛窑子有没有搞错!

    再朝老头身后几米看去,那里坐着一个绝美少妇,她身上的灵压竟然比起出窍期的老头还要恐怖几分。

    平时难以见到的大佬,在这里竟然是一个接着一个出现,这让苏绣有些儿崩溃。

    这些大佬明显是跑到这里来寻乐子的,这里若是出事了,这些人显然会选择帮助桃花山。

    这些修为高深的人或许是徐州某个世家德高望重的前辈,也有可能是哪处宗门的护宗长老。

    一些在外被万人所敬仰的大能修士,可能在此处寻欢作乐,纸金醉迷。

    离开桃花山后,又是世人眼中清心寡欲的道德大能。

    这里或许是世间的黑暗。

    苏绣突然生了个可怕的想法,这处地方既然存在这么长的时间,徐州的世家以及宗门不可能一丝蛛丝马迹都没有发现。

    只有可能的是,那些强大的修士暗自点头认可了这处地方的存在,只因为它能让他们发泄藏在内心中的欲望与狂野。

    “嘶~这女娃子长得好,老夫活了这么长时间,少有见到,不如今日众位抬爱,将这女娃子让与我,让老头子我乐呵乐呵?”

    “我们蛮人,继续喜欢征服这种体型娇弱的女人,这女人我要了!”

    “这么漂亮的女人,玩起来一定十分有趣,还是让妾身买了,销魂一夜,摸摸香吧。”

    还未报价,场下已是纷纷扬扬的沸腾起来。

    梅君子似乎早有预料,索性便让场下人吵完,过了小半会儿时间,见场下声音小了,才慢悠悠的取了个招牌出来。

    “我看各位已经商量完了,那现在就开始竞价吧。初夜~起拍价一万灵石~”

    嘶~苏绣倒吸一口冷气,有些不敢相信的盯着身前的女人看着。

    她记得她是以五万灵石的价格被竹君子买下,现在到了这抬手,转手一夜就起拍一万,原来她这么值钱的么?

    在心中微微对自己的身价有些震惊,后又想到自己这只是一个化身,面色又变得古怪起来。

    化身比起本体的容貌要逊色三分,那么她本体在这里的话,一夜能卖多少钱?

    脑中胡思乱想,台下早已经是吵翻了天,很快苏绣的一夜便被炒到了三万灵石。

    “这丫头竟然是金丹期的修士,若是风流一夜,采补一番,定然修为大增!”

    不知是哪里传来的一声,角落处几个魔修有些坐不住了。

    在修仙界中,女修普遍少于男修士,不光是女修士在修行上比起男修要艰难 ,更重要的是女子重情,在修行上遇到心魔的概率会比男修要大。

    “三万一,这娃子我要了!”

    “四万。”

    “四万一。”

    随着价格缓慢上升,苏绣已经显得有些麻木了。

    很快在那帮魔修的疯狂下,苏绣的一夜炒到了五万。

    这一夜的价格都快赶上买下她的价钱了。

    第一次,苏绣感觉到自己的价值有这么的高昂。

    甚至有一股凝聚化身出去卖身的念头,毕竟她行苟道,开销确实挺大。

    听着价格上了五万,身前的冷清女子,面色也有些些变化。

    毕竟这个价格确实是超乎预料太多了。

    “十万!”

    在周围声浪之下,一个明亮的声音从最末尾的角落传来。

    苏绣听着感觉有些儿熟悉,抬眼扫去,发现那人竟然是陈修雅!

    虽然他戴着一个花边面具,但那身段和姿态,苏绣觉得化成灰她都认识。

    妈的~呸~

    在心中默念一声清心咒,告诉自己不要骂人。

    脸上挤出一丝微笑出来,苏绣向陈修雅投去温柔的目光。

    十万~十万灵石,都够她布置出数千座阵法,描绘万多章符箓,更可以炼制万多枚丹药。

    用来浪费在这上头简直是太过败家了!

    隐约间她见到陈修雅肩头上立一个黑影,随后面色黑了下来。

    她就说阿花怎么进去探查了那么长时间还没有回来,原来是跟陈修雅混到一块去了。

    这陈修雅也是可恶,明明说了不来徐州,结果却在这里遇见了他,这完全就是在戏弄她。

    “十万,你这后生拿得出来么!”

    苏绣偏过头,是那个修为高深的美妇人在说话。同样也是她开出了五万的价格。

    这位姐姐又没有那玩意,拍下她干嘛,用来磨镜子嘛?

    “对啊,你这后生娃子可莫要乱报价格,等下拿不出来,这桃花山你可走不出去。”

    说话的是那个先前见到的出窍期的老头,他同样出了不菲的价钱,只是没有美妇人那么多。

    陈修雅拍了拍阿花的屁股,露出了一副桀骜不驯的笑容,只见他长袖一挥,一枚亮闪闪的水晶模样的晶石浮现在众人眼中。

    “灵石在下倒是没有,不过灵晶,在下倒是有不少。”

    见到陈修雅手中悬浮着的晶石,场众人纷纷倒吸了一口冷气。

    所谓灵晶,便是灵气所凝聚而成的晶石,因为有着远超灵石的纯粹灵气,故被人称作灵晶。

    修士在修行时,灵晶可直接吸收入体内,里面的纯粹灵气可以扩充修士的灵脉,填充修士的神识海。

    因为好处实在太多,每次灵晶的出现都是市场的一阵腥风血雨。

    凝聚灵晶是一个漫长又枯燥的过程,大多数修士汲取天地灵气于身体中都是为了修行。

    毕竟修士寿龄再长也是有限的 ,凝聚灵晶又格外的耗费时间,很少有修士愿意将有限的时间浪费在这上面。

    其次凝聚纯度高的灵晶难度大,天地间灵气混杂,一些修士甚至耗费数载时间都难以凝聚出一块纯度极高的晶石。

    种种的因素导致灵晶的稀缺。

    以至于仙家宗门为此设立了标准,一枚灵晶可换一万灵石。

    虽然明码标价,但灵晶一向有价无市,手中握有灵晶的人也不会蠢得拿灵晶去交换灵石。

    “小友你刚刚报的可是十万,这一枚灵晶,怕是不够吧。”

    听美妇人笑道,陈修雅忍不住笑了起来,手掌摊开,只见九块散发着透明光泽的晶石悬浮在手掌上。

    “在笑人家前,还是要先听清别人所说的话。

    本君子刚刚说过,灵晶本君子可有不少呐!

    这样应该是够十万灵石了吧!”

    见到十块灵晶缓缓漂浮在陈修雅手上,场中人变了脸色。

    一些人面色难看,一些人面上平淡,更多的人是眼中贪婪。

    十万灵石,这个数字本就足够让人疯狂。

    现在十万灵石变成了十块灵晶,这已经不仅仅是疯狂二字可以言论了。

    空气中漂浮着炙热与贪婪,苏绣待着笼子里也闻到了名作“欲望”的存在。

    坐在笼子里的苏绣已经忍不住在心中叫骂。

    所谓财不外露,陈修雅这财露的,好像巴不得这些人去抢了他。

    在心中骂陈修雅败家的同时,也对他抱了一丝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