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乡村小说 > 女配苟成修仙界大佬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八章 与李园相见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八章 与李园相见

 热门推荐:
    (),

    听阁楼内笑着、疯着,李园虽心中唾弃不已,却还要跟着笑脸相迎。

    虽然恶心,但为了之后的计划,李园现在姑且也就先忍下了。

    -------------------------------------

    地穴中阴暗湿冷,苏绣浑身倒感觉热乎。

    因为能够动用灵气,苏绣蹲在监牢里感受也好了许多。

    远处可见到一个小身影在过道中飞快的踱步,那是一只黑白相间的花猫。

    奇怪的是,它动作明明不是很快,来往的侍女却并没有看见它。

    终于在几个跳跃后,那只花猫落在了苏绣怀中。

    “有寻到吗?”

    见阿花摇了摇头,苏绣变得有些郁闷起来。

    地穴中并没有找到李园的身影,不光是李园,就连方恒以及天枢峰的弟子未见到半个身影。

    “还真是奇了怪了。”

    苏绣嘀咕一声,面色变得古怪起来。

    按照她的猜测,李园应该是被这桃花山捉了才对,怎么在监牢中没有发现他的身影。

    而且她连“黄”字号监牢都让阿花去看了看,也是未发现李园身影,这才让苏绣郁闷起来。

    莫非,是自己猜错了?李园根本就不是被桃花山的人捉了?

    可是在先前看过的两个人的记忆中,李园却是与桃花山的人有接触。

    而且她可不认为李园那样堂堂正正的君子与桃花山的人有关系。

    “外面还未有去查看过。”

    苏绣思索了一阵,正打算让阿花到外头去找找看,只听见一阵骚动,整个地牢都骚动了起来。

    在苏绣的好奇目光下,一位男子从远处的缓缓走到了苏绣身前。

    “听说天字号监牢又来了个女人,我来瞧个新鲜,看看是生得何等天仙模样。”

    听见身前人说的话,苏绣愣住了,这个人她见过多次,也十分的熟悉,惊讶的小嘴迟迟难以合拢,在苏绣不敢置信的目光中,那个男人俯身凑在了她的身前。

    “苏师妹好久不见,若不是我印象中中,你的身形是这般模样,差些就认错了人。”

    果然是李园!

    苏绣在心中做出了肯定,急忙将手拽在了李园的衣角上,小声问起:“我找你找得好辛苦,你怎会在这里?”

    李园露出温和的笑,小声回道:“这件事还真是麻烦苏师妹了,师妹放心,师父以及同门师弟师妹们都安好,只是园无法接近,师妹的道侣已经将事情告知于我,接下来,我会听从师妹的安排行事。”

    听到方桓以及同门都安好,苏绣也松下了一口气,她怕的便是她劳心劳力,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

    “我见周围侍女对师兄你颇为尊敬的模样,莫非师兄你与这桃花山有所关联?”苏绣好奇的问道。

    刘园无奈的点了点头道:“确实有所关联,此时说来话长,且让我仔细同你讲讲。”

    时间飞逝匆匆,一人坐在监牢内,一人半蹲监牢外,二人促谈许久,苏绣才算将整个事情理清。

    当初天枢峰的几名弟子前往徐州做宗门任务,因为招惹到了徐州某个世家的恶人,所以阴差阳错的入了桃花山。

    因为有一个多星期未与宗门联系,作为亲传弟子的李园便接到了太上长老李道玄的命令,前往徐州找寻找几名天枢峰的师弟师妹。

    到了徐州之后,他遇上了桃花山拐人的牙子,因为内心的正道,大打出手。

    最后不敌,反而被那牙人给捉回了桃花山卖了个好价格。

    又在阴差阳错中,他遇上了自己姐姐梅夭,他在救出同门弟子后,梅夭为了不让李园离开便以天枢峰弟子性命作要挟。

    李园无奈,只好留在桃花山中。

    在桃花山中无法与宗门取得联系,隔壁道场的师叔便亲自到徐州来寻,结果是被梅夭打成重伤,与天枢峰的弟子关在一起。

    然后就出现可苏绣千里寻人的情节。

    这剧情狗血且戏剧,让苏绣都忍不住的吐槽,这活像极了前世的葫芦娃救爷爷,一个接着一个翻进坑里。

    其中,苏绣最为在意的便是李园的那个姐姐梅夭。

    她与梅夭曾有过两面之缘。

    一次是在拍卖台上,她看见了那女人冷清艳丽的模样。

    还有一次是山雎掳走她时,在陈修雅怀中远远的瞥上的一眼。

    那个女人既然能够轻描淡写的将方桓师叔打成重伤,那就说明,这位梅君子修为比起方桓要更加的高深,战力要更加的强大。

    这简直就是一件送命题。

    苏绣抬手点了点自己的额间,脑子飞快的思索。

    且不说到桃花山来玩乐的修士有多少,但凭那日所见到的出窍期老头还有那个气势吓人的贵妇,怕就能挑了地穴全部修士了。

    苏绣拍了拍身前的监牢,脑中灵光一闪。

    确实,在外面可能的确打不过他们,但是将他拉到这处绝灵之地呢?

    在所有人都无法使用功法武技的情况下,这么多人,一人一拳一脚也够那个老头和贵妇喝上一壶,或许在这里面还真有可能打赢。

    “李园师兄,这几日你平时怎么样就怎么样,倘若五天后,那个出窍期的老头和贵妇还没有离开的话,就麻烦你能够将他们引到这里来。”

    李园拍了拍手,双眼环顾了一遍四周,带了些许的疑惑。

    虽然苏绣他并不担心,只是这里有这么多的侍女,有个风吹草动的,必定第一时间赶过来,到时候双拳不敌四手,仅凭借肉身的力量压根无法帮助其他人逃脱。

    不过他还是选择相信了隔壁道场的这个小女孩。

    因为当初,小女孩也是这么相信着他。

    目送李园出了地穴,苏绣嘴角微微的咧了开。

    既然李园师徒安然无恙,那么她也敢去放手一搏了。

    -----------------------------------

    在桃花山中歇息了一两日,陈修雅也开始了他与李园商量好的事宜。

    看着桃花山上斜斜挂起的太阳,他的身形也在太阳的余晖下,逐渐黯淡。

    侍女来来往往、行色匆匆,却丝毫未有发现一旁的桃花树下站立着一个男人。

    陈修雅大摇大摆的走在石子路上,而他的目标则是位于桃花山东边的阁楼。

    待行了半个多时辰的路,陈修雅看着眼前林立的阁楼一时陷入了深深的怀疑之中。

    东边的阁楼这么多,他竟然忘记问李园具体的方位。

    一个一个找吧,这里阁楼众多,难以寻觅。

    可展开神识去搜寻吧,又太容易发现,这一时让陈修雅犯了难。

    “罢了,罢了,学习绣绣的稳妥,一间一间找吧。”

    根据李园的说辞,李园现在相当于是桃花山的少当家,想来作为他师傅的方桓和同门弟子应该日子过得不算差。

    陈修雅决定从大一些的阁楼开始找。

    抬眼投向远处最大的阁楼,陈修雅宛如鬼魅一般藏匿入了影子中,缓缓的入了阁楼。

    很快他便察觉到阁楼中有人,那是一个体型纤瘦的小妹妹。

    虽然看着面色苍白弱不禁风的模样,但陈修雅变得翠绿色的瞳眸中看到的却是一个灵气爆溢满出的洪水猛兽。

    “呵,又是束神宗那些人的手笔。”

    对于束神宗那些变态,陈修雅也看得习惯了。

    他知道苏绣与束神宗有间仇,所以他本着两不相帮的原则。

    但让他意外的是,苏绣收养了束神宗的那几个丫头,又研制起了束神宗的秘药,这已经开始慢慢的触及到束神宗的根本。

    为此,他在帮束神宗做事的同时也给苏绣擦了不少屁股。

    就比如,他帮忙收拾掉了,当初干掉艺桑和蛛扈的炎风。

    “谁!”

    让陈修雅有些意外的是,那个小女孩竟然发现了他。

    从阴暗处跳出,陈修雅脱去了脸上的面具,几个顺闪之间到了女孩身前,一指点中了她的额间。

    “缚神束!”

    做完这一切,陈修雅轻呼出一口气,靠在床边翘起了二郎腿。

    “你们束神宗的人,精神力都这么强,我只是呼口气都被你给发现了。

    唔,不过也对,你们束神宗与我的道法同源,发现也是正常的事情。”

    陈修雅呢喃几句,看着面前女孩一双眼睛瞪得大大,便抬手在女孩面前挥了挥。

    见她有所反应才将她的束缚给解除。

    “哥哥你是谁?你的灵气感觉好舒服啊~”

    陈修雅没想到的是,面前女孩开口说的是这么一句话。

    “丫头,你叫做什么?”

    “兰花,不过那些人都叫我兰君子,虽然很奇怪,但是我也觉得很好听。”

    “你是束神宗那一派系的,跑到这淫窝来作甚?”陈修雅开口问道。

    只见女孩抱住了陈修雅手臂蹭了蹭说道:“我是花君子的徒儿,是被别人借来的,那个人我打不过她。”

    陈修雅微微皱眉,多了一些无奈,抬起手弹了弹女孩的脑瓜子,“你在这边住着,知不知道几个修为低微的修士被禁锢在这里?”

    “修为低微的修士~唔,有的有的。”

    兰花一指朝东,陈修雅走至窗边朝东边望去,在周围的阁楼群中,那里有一座最高的。

    “最高的那座就是了!”

    “干得不错!”

    陈修雅大手一抬,周身灵气凝聚于手心,倘若苏绣在的话定然会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因为陈修雅在女孩面前表演了一把“凝聚灵晶”。

    正常修士凝聚灵晶耗时几载都可能难以凝聚成功,而这个男人抬手便凝聚出一颗。

    “给你,如果你乖乖听话,想吃多少就能吃多少!”

    陈修雅诱惑一番,没想到女孩飞扑向前,将他扑倒在了地上,面上的潮/红让他感觉有些不妙。

    “哥哥的气息太迷人了,我要~”

    话还未说完,陈修雅已经挣脱了女孩的怀抱。

    拍拍身子,陈修雅郁闷的说道:“莫要太放肆了,这个身体可受不得太大的力道。”

    手中玄玉铁扇一展,陈修雅露出半只眼睛瞧住了趴在地上喘着粗起的女孩。

    “你或许还有些用处,等待本君子的命令吧。”

    轻道一声,陈修雅从窗便跃了出去。

    夜深沉,月冷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