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乡村小说 > 女配苟成修仙界大佬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一章 暴起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一章 暴起

 热门推荐:
    (),

    高崈刚想阻止,可王鸿已经开了口。

    没有办法,他也只能硬着头皮跟在王鸿身旁,去与那少年讨个善缘。

    “这泥鳅我们见了正欢喜,不知道你是否可愿意割爱,将这泥鳅卖于我们,我愿意拿一袋子金豆子来换。”

    对于少年来说,一颗金豆子都是难以企及的财富,更何况是一袋子。

    少年心中虽然吃惊,但一想到这两个外乡人愿意拿金豆子来与他交换,定然是坑骗于他。

    更何况,早在这两个少年郎来之前,他就决定要将这条泥鳅煮成汤送给苏姑娘。

    所谓妻不能嫁作二夫,一心不得二用,这泥鳅的事已经在心中定了若是卖了便不符合他的为人处事的方法。

    少年眼睛滴溜转,小心的穿好自己的草鞋后将泥鳅藏在二自己身后。

    “这泥鳅也没有什么稀奇的,不如你们明天来,在那边的龙浅溪里面有许多的小泥鳅,我亲自带你们去抓。”

    高崈轻声笑了一声,抬着手轻轻拍了拍少年的肩,与少年勾肩搭背起来。

    很快,他闻到了少年身上的汗味,忍不住的皱起了眉头,却又很巧妙的隐藏了下去,“我家母亲是这小镇中人,她已经许久未到自己故乡,我这次来,是为了走亲戚,然后给母亲带些故乡的回味。”

    “不知道你可否将这条鱼鳅卖于我们,我这份恩情,我们必然不忘。”

    顾沉知道这两位少年郎是读书人,说话像书塾里的先生,有些文绉绉。

    少年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行,这条泥鳅我已经下定决心要用来煲汤,如果你们喜欢的话,我明天带你们去那边抓,不收银子。”

    王鸿一听,也是气乐了,这么一条身负龙气的伪龙,当做祖宗一样供养起来都显得的怠慢,这少年居然要拿去做吃食。

    在心中忍不住唾骂少年肉眼凡胎的同时,也对少年的固执感到焦急。

    传说伪龙吐珠,那小小一颗龙珠可敌修士五年修行,这么一个大机缘摆在自己面前,可就是拿不到,这让他忍不住的心急起来。

    王鸿变了脸,本来就苍白的脸,变得越发的难看,“今日你不将这鱼鳅交于我,莫怪我不客气!”

    身旁的高崈忍不住的伸手去抓王鸿的袖子,却被他甩到了一旁。

    见王鸿挥拳出去,高崈心急道,“王兄,本来就坏了规矩,莫要见血!”

    听见高崈的劝,王鸿拳头减轻了些力道,可那挥拳的速度却是极快,一拳挥向少年的脸上。

    从小就如同野孩子一般在山上闯荡的少年早就练的眼疾手快,急忙闪躲,可那拳头太快,却还是被擦中了边角。

    顾沉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疼,急忙向后退去,一把抓起干柴背在身上健步如飞。

    王鸿也被少年的速递惊讶到急忙追去,高崈紧跟身后。

    可小镇的破落巷子实在太多,地形复杂,两个公子哥哪里是少年的对手,几个拐角后竟然是没有见到少年的身影。

    “王兄,小镇规矩,机缘先见者先得,那少年先见到那伪龙,那便证明那机缘与我等无关,你我还是莫要再坏了小镇规矩,落个被赶出镇子的下场 ”

    见王鸿心有不甘,高崈好言相劝,一来是为他自己,二来也确实是为了王鸿着想。

    毕竟他们两个世家多有渊源,他们又是一起行动,自然是希望各自能取得机缘离开小镇。

    “那少年分明是个肉眼凡胎,那伪龙于他何用,说不定小镇那机缘先见者先得的规矩是定给外乡人的。

    现在已经入了秋,脚上的水没有那么容易干,虽然行在这样的破落小巷难以察觉踪迹。

    可我们是谁,我们是修行者,是高高在上的神仙!”

    高崈深吸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王鸿的做法,可又没有办法,只能跟在他的身后慢慢寻着少年的踪迹追了去。

    一路小跑,终于在一处巷子口见到了少年的背影。

    王鸿忍不住的笑了起来,指着那消失在巷子口的少年背影握紧了拳头,“一个凡夫俗子,还妄想逃过我的手掌心!”

    高崈摇了摇头将正欲向前去的王鸿拦下道:“王兄,等下见到那少年,你要做什么?”

    王鸿不屑,摊了摊手回应道:“自然是要小王八羔子将伪龙交出来。”

    “他要是不交呢?”

    “呵呵,那就让他知道,有时候死了比活着更舒服!”

    王鸿的话惊到了高崈,可他又无法阻止,只能看着王鸿朝着那破落小院走去。

    外乡人进入小镇寻找机缘,其中规矩极多,最重要的一条便是,不可打扰镇中人的安宁。

    可苍白少年此时要做的事,正在朝着违反规矩一步一步前行。

    同时高崈心中也带了一分幻想,幻想那个少年能够将伪龙交出来,也幻想这座镇子的规矩并不会因为这么一个少年而震动。

    跟在王鸿的身后,高崈缓步超前赶去,见那少年从那破旧大院中跑出,一副兴冲冲的模样,他再次陷入了沉思。

    这是与他第二次见面了。

    一个清瘦而又有些黝黑的少年。

    先前他们与伪龙失之交臂,则已经证明他们与它无缘,因为这么一个无法触及的机缘去祸害这样一位憨厚少年,他也有些不忍。

    但很快他压下了心中这一份妄念。

    修行本就与天争道,与人争运,何来于心不忍一词的说法。

    “抓住他!”

    王鸿再见少年,兴奋的叫了出来,却不曾想那少年见到他们二人身影,拔腿跑回了自己院中。

    而那老朽破败的门也随少年力气,嘎吱作响。

    “这份机缘万万要落于我手!”

    王鸿惊道一声,快步冲去,很快到了那小院门前,可门却是开的,从里面走出的少女让他警惕大增。

    那是一位绝美少女,冰肌玉骨,楚楚动人。

    一双眼眸柔情似水,叫人看着心酥。

    最显眼的是少女额间的那一缕火印,似乎是在述说着少女的身份。

    外乡人!

    高崈眉头微皱,顾不上去欣赏少女的身姿,急忙拉着王鸿退后数步。

    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让面前少女笑了起来。

    王鸿眉头紧锁,看着眼前的仙子有些意难平。

    现在的状况显然是,已经有人捷足先登,要夺了他已经预定好的机缘。

    “该死!”

    苍白少年咒骂一声,面色难看至极,猛然一记起手,挥拳打了出去。

    但下一个瞬间,高崈出现在苏绣身前,替苏绣拦住了那一拳。

    高崈轻喝一声,一双清晰双眸带满血丝,怒喝道:“王鸿莫要被机缘勾起贪欲,坏了这小镇的规矩!”

    王鸿内心一惊,背后生了无数冷汗。

    他险些忘了,他们这些外乡人在此处,一身实力十不存一。

    若是起了争斗必然会被守护在小镇的仙家轰出去。

    王鸿面色憋得通红,含恨的剐了一遍眼前的少女。

    若非是顾虑小镇中,“外乡人不可因机缘相互争斗”这条铁规矩,他真一掌拍了过去,叫这女人成为掌下亡魂。

    苏绣见眼前少年,其实很想说道一句,还打不打,但看那几人是这副脸色,看模样这一架估计是打不成。

    高崈深吸了一口气,转过身对着苏绣深深鞠下一躬,“抱歉,姑娘,他也并非是有意如此。”

    苏绣睁大了眼睛,看见这位头戴高冠的少年赔礼道歉也是一头雾水,抬手指了指门后躲着的少年轻声道,“你们该道歉的不是我,而是他。”

    “什么,你居然想要我向一介凡夫俗子低头?”王鸿气急败坏道。

    高崈面色不变,伸手供了拱,对着门内行了一礼道,“此事,是我等兄弟二人做错了,还请小兄弟不要放在心上。”

    苏绣点了点头,这个头戴着高冠的年轻后生倒是挺通情达理,只是可惜他身旁那个少年是个跋扈公子。

    想来,他们二人同行,戴高冠的少年郎应该会很累。

    突然脸色苍白的少年将目光瞧住了苏绣挂在腰间的葫芦,随后又看见了她腰间盘着的软剑,面色又变得炙热起来。

    “养剑葫!上品灵剑!”

    再次听到那个讨人厌的声音,苏绣也忍不住的皱起了眉头。

    那个少年瞧住她的目光让他很不好受,就像是一头嗜血的狼瞧住了一只弱小无力的白兔。

    那少年起了杀人夺宝的心思。

    高崈面色不改,双手拱了拱,一只手抓着王鸿的袖子强行拽出了小巷,看着两个少年郎离去的身影,苏绣再次皱起了眉头。

    突然,那苍白少年扭过头,看着苏绣阴惨惨一笑,让苏绣忍不住抓紧了手中被她命名为飞霜的灵剑。

    那个少年最后的目光中有杀意。

    虽然刚刚那个文质彬彬的少年没有表露出来多少情绪,但苏绣也能够清楚的感知到,那个感觉是纵容。

    握住飞霜的手松了开,苏绣重新踏入小院,少年正蹲在一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好了,他们被我赶跑了。”

    少年低吟一声,将自己的目光瞧在了大水缸中,那里,那头泥鳅正游得飞快。

    平时少年抓的小鱼、泥鳅放在缸里很快便没了声息,但今日,这条泥鳅却出乎意料的生活。

    “苏姑娘,那两个人看你的眼神……”

    苏绣咧开嘴笑了起来,抬手揉了揉少年郎稍硬的头发回道,“是你的,就是你的,天王老子也拿不走!”

    少年点了点头,飞奔入柴房里,随后飞快窜出小院。

    不知为什么,苏绣看着那奔出去的少年,像狼!

    小巷外,王鸿恋恋不舍,身旁高崈则一脸心思重重。

    “这小镇真是机缘多多啊,那伪龙,那小鳖孙显然要送给那个女人,我们现在去老石桥那里守着,我就不信那女人不出小镇!”

    高崈双眼一亮,轻声笑道:“出了石桥,那可就不是小镇了!”

    二人轻声一笑,却是松懈了心神,突然,苍白少年好似感应到了什么,急忙扭头朝身后望去。

    那个清瘦又黝黑的少年背负双手立在巷子口,宛若一个幽魅。

    他忍不住的嘲讽的笑了出来。

    换气之余,他抬头看向巷口,那巷口已是没了人,再朝身前看去,面前一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