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乡村小说 > 女配苟成修仙界大佬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四章 浩荡剑气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四章 浩荡剑气

 热门推荐:
    (),

    苏绣的剑意虽然被卡狭挡了下来,但苏绣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自打喝下那泥鳅汤,又在“枯木逢春”的笼罩下生出那么多剑意小花,她也不知道自己这个化身到底有多强。

    如今正巧遇上这个肉身强悍的罗刹,苏绣觉得自己找到了那个测量单位。

    刚刚那一剑,她施展出了二层力道,虽然没有将敌方斩成两半,但是那一剑,将敌方的防御给刮没了。

    可谓刮痧,还挺不错。

    反正,苏绣是满意了。

    苏绣抬手拍了拍肩膀,轻轻揉捏了一下,她觉得她现在的肉体强度应该跟元婴中期差不多吧。

    虽然不是很离谱,但比起眼前这个罗刹族的男人,还是要强上许多。

    “嗯,很不错,第二剑试试击穿你的金光,你可要小心些,别那么快死了。”

    苏绣一本正经的模样,让卡狭生出了许多恐惧。

    这个女人的修为明明只是金丹初期,可是肉身强度却强得离谱。

    这让卡狭忍不住多出了疑问,这个女人真的是人族吗?

    “第二剑要来了,希望你能够撑住。”苏绣淡淡的道了一句。

    卡狭双目瞪大,拔腿便跑,丝毫不顾及他心中一直所念的罗刹族荣誉,以及他作为罗刹族的自豪。

    一剑挥出,卡狭朝身后看去,瞠目结舌。

    只见到一条金龙扭动着身体,朝着他冲了来。

    “带着龙气以及剑意的一剑,这一剑是对你辱骂我的惩罚。”

    卡狭口喷鲜血,在与金龙的追逐中被金龙高高抛起,最后狠狠的被摁在地上摩擦。

    苏绣看着那道金光缓缓消逝,最后有些无奈的摇着头道:“罗刹族肉体强悍,名不虚传,最后我要用这一剑来表达你伤我师弟的怒火。”

    少女自腰间提起葫芦,一口烈酒满口,双眼微微被酒气熏得迷离。

    “好烈的酒,好浩荡的剑意!”

    罗刹族男人看着苏绣手中举起的葫芦,脸色一变,鼓足所有灵气,身形化作一道虚影。

    “跑得好快。”

    苏绣淡然出剑,养剑葫中的剑意冲天而起,苏绣这一剑斩了出去。

    飞舟上几人纷纷瞪大了双眼,看着那一道接近虚无的剑气飞出去。

    只见到天空的混沌被一剑斩作两半,而那罗刹族男人也在剑光中沦为虚无。

    这一剑仿佛要刺破整个苍穹,带着浩然剑意纵横飞去十多里。

    李园捂住眼睛有些无奈的摇摇头,刚刚苏绣带着浩然剑意的哪一剑,太过惊人,恐怕再过上不久,就会有人前来查看。

    他们虽然与曙光城,有过报备,但这一剑可有些超了,搞不好那些嫌事不够大的剑修们,会逼迫他们一起前往蛮荒的战场。

    李园掐下一道法决御使飞舟缓缓来到苏绣的身旁,有些无奈道:“师妹,都有跟你说过,不要闹得太大。”

    苏绣面不改色,微微闭上自己的双眼来掩饰自己现在的尴尬,“失误,失误,我也没想到浩然剑意用起来这么畅快,一时间就忘了轻重。”

    她确实没有想到,她酒量那么的低,只是喝了那么一口,就感觉脑袋有些虚沉,一时间,下手重了,浩然剑气也给用了。

    “我们暂时先离开这里。”待苏绣上了飞舟,李园才调转方向,控制着飞舟朝着曙光城方向飞去,“你们师姐弟许久未见应该有许多话要说才是。”

    听见李园提醒,叶枫微微一愣,看着正坐在自己身前的女孩,他突然心中有些苦涩。

    虽然他有许多许多的话,有许多许多的牢骚想要同师姐讲,可是这些话到了嗓子眼,可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而且,师姐是跟着李园师兄一起来的,虽然他没有见过李园师兄,但是他的名声也是听过。

    他是隔壁道场的大师兄,师姐那次出宗去好像就是去寻他去了。

    而且师姐还因为李园师兄的失踪受到了宗门内弟子的诽谤,虽然他们有所澄清,但是宗门内的弟子依旧是半信半疑。

    师姐的声誉明明因为李园师兄受损,可他师姐却好像并没有怪罪李园师兄的样子,而且看起来,他们~很般配。

    飞舟上无风,可少年却觉得有些冷。

    也不知道是身子冷,还是心冷。

    眼睛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有些发涩,想要抬起手来抹抹眼睛却也做不到。

    看着双臂软趴趴的样子,他忍不住苦笑了一声。

    坐在少年身旁的女孩则一脸憧憬的看着坐在飞舟前头的少女。

    刚刚少女挥出的那一剑,比起一些元婴期的剑修还要锋芒,尤其是那凌厉的剑意飞驰数里远,更是让她钦佩。

    原来女修用剑也能够用得这么好,女修用剑,也能用得这么豪迈。

    这位师姐一定是隐藏了自己的修为吧,这位自称是叶枫师姐的女子~苏绣。

    这位师姐不光生得漂亮,而且修为也高,做事英姿飒爽,女人帅起来就没有男人什么事。

    不知不觉中,她眼中的情意又多了几分,只是这次与先前的情意有些稍稍不同。

    果然叶枫是出自一个超级豪门仙宗,要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强的师姐,以及这么俊的师兄。

    “师弟,我见你坐这么长时间了,就没有话要对我说吗?”

    苏绣没有回头,只是跪坐在飞舟上淡淡说道。

    身后叶枫心中一颤,声音有些哽塞:“师姐我......”

    苏绣叹下一口气,转过身来,手中握着一个小布袋,“师父很想你,这次我来便是看看你过得好不好,顺便再做一些事情。”

    苏绣小心的将布袋打开,里面装着的是大米般大小的晶石。

    “这些是髓晶,是我在外面时找到的一些好东西,你乖乖将它们吃下,再用配合丹药恢复伤势。”

    “哦。”

    苏绣小心的将髓晶喂入叶枫的嘴里,随后又从元戒中掏出一枚翠绿色丹药塞进了叶枫嘴里。

    “塑骨丹,可能有些疼,但要忍住。”

    苏绣嘱托,随后将自己腰间的养剑葫取下,摇了摇酒壶中的酒水,打开盖子递到了叶枫嘴旁。

    “里面是浩然剑气温养的酒,可能有些烈,但一定要喝下去。”

    “嗯。”

    虽然不知道师姐想要做什么,但叶枫知道师姐一定不会害他。

    乖乖的将塑骨丹伴随着烈酒一起咽下,叶枫感觉到嗓子火辣辣的疼。

    还未发出声音,叶枫就觉得双臂好像被万蚁叮咬,苦不堪言。

    但他又红着脸害羞的地下了自己的头,虽然双臂如同腐骨般疼,但刚刚那酒葫芦,他亲眼见到师姐在出剑前喝过一口,现在他又喝了一口,那就意味着,他与师姐间接性接吻!

    心中一阵偷笑 便察觉到师姐锐利的视线注视在他的脸上。

    “这么长时间,你都未有与师父通过信件,师父在我面前哭得很伤心,你有想过吗?”

    叶枫面色一滞,他低着头看了看自己的脚。

    他并不是故意不去与师父通信函,而是无法写信。

    在这处曙光城中,中年剑仙为了磨炼他几乎每日都会逼迫他修炼,甚至连睡觉的时间都不允许他停滞灵气的运转。

    他有时候真的很想写一封信寄去逍遥仙家,述说自己对宗门的思念之情。

    可是每次写到一半就累得睡着,再次醒来时,信函已经被中年剑仙拿走,多次无奈,他也就放弃了写信。

    可是这些不能够同师姐说,一是怕师姐去寻中年剑仙的麻烦,二是为了护师姐周全。

    并非是他不相信师姐的实力,打不过那中年剑仙。

    而是,中年剑仙教授了他许多剑诀,在剑道上是他的授业严师,也算得上是他半个师父。

    而且中年剑仙的眼光及其老辣,如果师姐与他打起来,他必然能够看清师姐的底细,师姐一心求苟道安稳,他不能去破坏师姐所行的苟道。

    “抱歉。”

    苏绣挥了挥手,“罢了罢了,只是一个还未长大的孩子罢了,不及冠年,也不用对你太过严苛。”

    “哦。”

    叶枫有些小庆幸,但同时也有些无奈。

    他再过几月便可及冠礼,也在修行界中是个成年人了,才不是师姐口中的孩子。

    在叶枫眼中看来,在道场内,只有东方烟云这样的才会被称作孩子,至于其他人~唔,小巧的苏小缘也能够算上一个。

    “师姐,你与李园师兄是何时来到曙光城的?”

    听叶枫问起,苏绣爽朗的笑了一声,将袋子中的髓晶全部塞进叶枫的嘴里,才缓缓道:“此事就说来话长了。”

    -------------------------------------

    曙光城位居九州最北,是幽州最大的一座城,同时也是幽州最繁华的城市。

    伫立在巍峨的曙光城城墙之上,

    望蛮荒千里平壤,坐鼎西北。

    大道环绕,蛮荒沧桑。

    千里长城屹立,驻守着慷慨昂扬。

    乘坐着飞舟来到曙光城地下,就连苏绣都不得不感慨自己如同蜉蝣般娇小。

    乘一叶飞舟来,苏绣与李园强压下心中的震撼,让自己故作镇定。

    毕竟这里人多,他们也不能让别人看出他们一副乡巴佬的模样。

    跟着杨柳一起在城墙边上做好记录,才入了城。

    苏绣摸了摸腰间的两块令牌,其中一块是找自己的便宜父亲苏晓柳的,还有一块则是寻自己师弟叶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