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乡村小说 > 女配苟成修仙界大佬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七章 乌龙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七章 乌龙

 热门推荐:
    (),

    大门涂有红漆,并未上锁。

    苏绣推开大门,里面并没有什么守卫。

    整个住宅都显得十分冷清。

    “这样直接闯入,不太好吧。”

    杨柳显得有些紧张,因为她还是第一次来到曙光城内这么大的住宅。

    要知晓曙光城内一切都以战功论英雄。

    能够在内城住上这么大的宅子,显然,这个宅子的主人不一般。

    苏绣摸了摸门上的红漆,又轻轻的敲了敲。

    轻笑一声:“这里就相当于是我家,既然是回家,干嘛要敲门?”

    叶枫抬起头看了看门上写得格外有些潦草的“苏”字。

    这个字,他似乎先前在桃柳界时,有见过。

    “既然师妹这么说,我胆子也大了不少。”

    李园爽朗的笑过一声,抬脚踏入了门内。

    叶枫与杨柳屏住了呼吸,看见李园缓缓朝前走了三步,并未有事情发生。

    “你们为何这般的战战兢兢。”

    苏绣见杨柳与叶枫这般小心翼翼的模样,忍不住发笑,“这又不是什么龙潭虎穴,要这般小心为何?”

    叶枫与杨柳相互对视一眼。

    苏绣未在曙光城中生活过,所以她并不知晓曙光城的一些不成文的规矩。

    但是他们二人是知晓的,作为在曙光城中生活过一段时间的老人来说,他们心中可跟明镜似的。

    曙光城中鱼龙混杂,住在里面的人尽是些修士,所以难免会出现一些不入流的乱子。

    所以一些人在拥有住宅后通常都会在宅子里布置法阵,来抵御一些宵小做龌龊事情。

    但是看李园走了这么几步路还没有遇上阵法,他们也有些好奇。

    或许后面藏着的直接是杀阵?

    “你们放心好了,在这里面是不可能有危险的。”

    苏绣一脚踏过门槛,瞬息间奔走十多步,一直走到大院的中堂,也并未出现任何阵法波动的迹象。

    苏绣探了探双手,对着门口的二人微微一笑,“你看,我说的没错吧。”

    见一向安稳的师姐都行事这般大胆,叶枫的一直悬着的心也算是放了下来。

    几人一同走入院中,院内静悄悄,什么声音也没有。

    细心的杨柳发现院子中布置下了消音的法阵。

    消音的法阵在曙光城中并不罕见,甚至可以说如同是烂大街。

    一些喜静的大佬通常都会在自家宅子中布置下这样的法阵,但是这么大一个宅子,布置下这个消音的法阵是不是太浪费了些?

    跟着苏绣一起走过小道,一切都是那么静悄悄的,仿佛里面都没有住过人。

    又绕过一个开满花的庭院,苏绣缓步来到了一处显得大些的凉亭。

    朝着远处望去,只看见一个女人挺着大肚子缓缓从长廊走过,而在她身旁搀扶着的男人正是他的便宜父亲苏晓柳。

    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让苏绣微微傻了眼。

    因为在她的印象中,她并没有见过那位挺着大肚子的女子。

    怪哉,怪哉。

    在她的印象中,苏晓柳一直都是专情的好男人,就连母亲也对他赞不绝口,可现在那个男人现在正满脸堆着笑搀扶着一个她不曾相识的女人缓缓走过庭院。

    好一个“专情”的好男人。

    难怪自己的便宜父亲一直不回家去,原来是在外面有了野女人。

    放着家中那么好的娘亲不陪伴,在这偏远的地方陪伴着这么个野女人。

    远远看去那女人身型纤细消瘦,皮肤苍白,哪里有自家娘亲好看。

    可怜自家母亲,一人在家中独守空房,甚至一个人在清冷的夜晚孤寂流泪。

    她是多么一个贤淑德婉的好女人,可是就是这么一个好女人的丈夫却以曙光城战事为理由,在外面偷腥。

    一想到这,苏绣心中便多出一股莫名的怒火。

    一旁的叶枫脸色自然也不好看,作为在苏家生活过一段时间的叶枫,也曾经受过苏柳的恩惠。

    那一位温柔体贴的夫人,他见过一眼后一辈子也难以相望,可是这样的一位贤妻良母,却在不知情中被玩弄了感情,这叫他也难以忍受。

    “师姐!”

    听见叶枫的呼声,苏绣摇了摇头示意这件事交由她来处理。

    倘若自己的这位便宜父亲当真做了有负于自己母亲的事情......

    迈开腿追向苏晓柳消失的方向,苏绣快若游风,很快她便跟着那两道身影来到了一处大堂。

    看着苏晓柳一脸微笑的模样,苏绣的心便又向下沉了一些,从腰间缓缓抽出飞霜剑,又小心的打开了自己酒壶的盖子。

    若是她的父亲真的做出对不起母亲的事情,那今日这件事,就该让她来了结,提前将事情压下,再压父亲回去负荆请罪。

    想来就算是母亲那温柔的性格,也很难再原谅父亲吧。

    心中再三思考,苏绣觉得自己将事情压下去后,还是不要将父亲的这件事说与母亲听。

    小心朝前走上数步,嘴角上露出了不屑的笑容。

    先前站得远,她没有看清楚那女人的脸。

    现在看清了,虽然那女人确实有些姿色但是比起自己的母亲苏柳还是逊色多了。

    她也没能够想明白,自己的父亲为何会找了这么个浪皮客,当真是掉了苏家的品味。

    心中正想着,手上的剑也紧了紧

    如今那女人就坐在大堂中,距离她不过十多步的距离。

    而她的父亲正在为那个女人倒水,此时正是一个好机会。

    父亲这个人最大的弱点便是在认真做一件事情时,就常常会忽略其他事物。

    而此时正是一个机会,一个肃清掉那个女人以及肚子内杂种的机会。

    快步冲出,因为肉体的强悍,所以速度极快,就像是一阵风一般冲到了那个消瘦女人身前,手中的利刃刚要刺穿女人的肚皮,却被一道白光挡了下来。

    房中的异动引起了苏晓柳的异动,在将目光投来之时,苏绣已经举起了手中的养剑葫。

    为她的母亲用处这一缕浩然剑意,她舍得!

    手中念动法决,葫芦中的剑气颤动起来,苏绣刚要将剑气放出,便见到身前浮现出一道虚幻的身影。

    嗡~

    养剑葫一阵颤动,在苏绣惊异的目光中,她葫芦中的浩然剑气,竟然是被生生的压制了下去。

    “这......”

    在苏绣惊讶的同时,她的父亲已经立到了她的身旁,拽住了她的手,将她生生的提了起来。

    “哪里来的小丫头片子,竟然敢到苏府撒野。”

    苏晓柳的手很大,压制少女的灵气也很足,苏绣就这么被拽在空中淡淡的盯着身前的女人。

    这次没能一剑刺死那个女人,恐怕下次就很难再近得了她的身了,毕竟有自己的父亲在。

    “晓柳,与刺客废话什么。”

    空间中传来些许声响,在苏绣微微惊讶的目光中,先前将她剑气压制下的虚白身影,缓缓凝聚出了实体。

    那居然是只狐狸。

    一只能够说话的狐狸,看到这,让苏绣的面色变得古怪起来。

    她曾在书中有见过。

    这个世界有两大狐族圣地,一为蛮荒青丘国的青丘,二为海上涂山。

    海上涂山的狐狸重于肉体,一身道法只修于体,而青丘狐狸则有些五花八门,分了许多个品种。

    在看眼前这只口吐人言的狐狸是竖耳,苏绣便明白这是来自于青丘的狐狸。

    至于是哪一品种,苏绣多少也有清楚。

    传闻青丘幻狐,生来便没有肉身,精神力格外强悍,想来刚刚压制住她剑气的手段应该就是来自于它的本命神通。

    再看狐狸通体雪白,看起来煞是漂亮,就连一向对毛皮没有多少兴趣的苏绣,也生出了将眼前狐狸宰掉剥皮做围巾的想法。

    “白楠前辈,这大概不行。”

    苏晓柳苦笑一声,先前他没有认出来,现在倒是认出来了。

    因为他与苏绣也有近二十年未见,虽然短短二十年对于他来说,但对于在仙路上走得并不算快得苏绣来说还是挺长的。

    而且面前的苏绣好像是施展了什么功法,并非是苏绣本人。

    所以他刚才才没有在第一刻认出苏绣的气息。

    “哼!”苏绣冷哼一声,使劲的蹬动自己的双腿,可是她的父亲好像并没有要将她放下来的意思。

    “白楠前辈,这位是我的女儿。”

    “小绣绣,你怎么到这里来了。”苏晓柳显得有些尴尬,看着一旁的白毛狐狸又看了看自己手中抓着的手臂,以及苏绣越来越难看的脸。

    “哼,我到这里来打搅到你们的二人世界了?”

    苏晓柳与白毛狐狸相互对视一眼,面色都有些尴尬。

    苏晓柳尴尬的是苏绣有些误会他与身旁女人的关系。

    而白楠尴尬的是,在苏绣身上闻到了当初让她感觉有趣的少年气息。

    尤其是少女手中握着的那个养剑葫,里面少年的气息更是浓郁,浓郁得让她又有些想要施展术法去看看少年现在又在做一些什么有趣的事。

    “咳咳,原来是苏小子的女儿,我是否有吓到你。”

    被苏晓柳抓在空中的苏绣见那只白毛狐狸自空中跃下,变作了一个白衣妩媚女子,走到了她的身前。

    “我想你大概是误会了什么。”白楠掐起兰花指,指了指苏绣身旁的女人轻声道,“她跟你父亲可没有什么关系,哦不,也不能说一点关系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