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乡村小说 > 女配苟成修仙界大佬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五章 墓碑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五章 墓碑

 热门推荐:
    (),

    醒来的少年昏沉了许久才算有所清醒,看着远去正大快朵颐的乐瑶,他陷入了深思。

    虽说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但他突然到了青阳城总该有个因,不可能无缘无故,毫无凭依就让自己到了青阳城。

    抬眼看了一眼天空,这处地界的天空总是昏暗,现在明明是午时,是天地间阳气最为浓烈的时辰,却见不到丝毫的阳光。

    这里是一片沼泽地,四处危险重重,但他有神识,也能安然无恙的带着乐瑶穿过这片沼泽地。

    在少年沉思之时,周围不知不觉中弥漫开白雾。

    面对这诡异的现象,少年也不敢让乐瑶继续吃下去,赶忙灭掉篝火,将乐瑶拉扯到自己身旁。

    少年刚把乐瑶拉扯到身旁,白雾瞬间将他们包裹起来,少年心中一惊,赶紧运转体内灵气,企图用外放的灵气驱散白雾,但他做了无用功。

    少年微微皱起眉,从自己身后将"除祟"拔了出来。

    除祟剑一出,周围的白雾就仿佛是冰雪遇上了炙热烈阳迅速消融,这也让少年越发的肯定,这片沼泽地里有"东西"。

    "乐瑶小心了,一定要紧紧的跟着我!"少年低声提醒乐瑶。

    乐瑶听着耳边传来的声音,点了点头,她也看到了那片沼泽地。

    白色的雾气逐渐变淡,周围的景物逐渐显露出来。

    周围一片荒芜,只有几棵稀疏的树木,偶尔有一两颗小石子落下,发出清脆悦耳的响声,这片空旷的土地上,只有一条长长的路径直通向远方,路的尽头是黑黝黝的一片,看似平坦的道路其实是被无数荆棘覆盖,一步踏进去便有可能万劫不复。

    看着道路的尽头,少年有些紧张,这条道路看似平整,却是一个极度危险的地段。

    这里本就是沼泽地,怎么可能雾气散了就变成了平地。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他所看见的都是假象。

    将灵气附着在双眼,他没有看出丝毫端倪,抓起一块石头,少年投掷了出去,他想听见的石头落在沼泽的声音并没有传来。

    将脚朝前挪了挪,少年踩到的是实地的感觉。

    这条路是真的!

    将自己的桃木剑挥出去,一道剑气划过道路,露出了道路下的漆黑土壤。

    确实是真的。

    可是这条路是通往哪里的呢?少年有些疑惑。

    "乐瑶,一定要跟紧我!"少年轻声叫道。

    乐瑶见少年这么谨慎,此刻也意识到这条道路可能不简单,看着前方一片漆黑,她有些害怕。

    "顾沉哥哥,这条路是妖怪吗?"她看着少年问道。

    少年摇摇头:"我也不知道,现在这里只出现了一条路,刚刚我看过了,似乎并没有什么危险,等下你就走在我的身后,紧紧抓着我的衣角,千万不要松开。"

    少年看着前方的黑暗,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嗯,乐瑶记住了。"乐瑶乖巧的答应了少年的嘱托。

    少年点了点头,继而将手握紧了桃木剑,他的身影缓慢的朝着前方移动着。

    乐瑶见少年走的这么小心翼翼,于是也学着少年的模样,小心翼翼的朝前走着,但是越是朝前走,她就越是感觉到一股寒冷之意袭遍全身。

    一阵冷风吹来,让她浑身抖了抖。

    "好冷啊!"乐瑶缩了缩脖子。

    少年听到乐瑶的话脸上的表情更是严肃了几分,紧接着他停下了脚步。

    跟在顾沉身后的乐瑶也只好停下脚步,不解的看着少年,问道:"怎么了,顾沉哥哥。"

    少年回过头来,从元戒中取出他的大兜帽盖在了乐瑶头上,随后对着乐瑶挤出了一个笑容:"我没事,你不要害怕,可能要下雨了,所以吹着有些冷,等下朝前走的时候,千万不要抬头看!"

    乐瑶再次听到少年的嘱托,点了点头,将帽子拉了拉,埋着头不敢朝天上看。

    少年咽下一口口水,手抓着"除祟"小心向前走着。

    抬头望去,人头滴血如雨淋,骷若山岭肉作泥,人皮裹树筋作绳,髅发黑漆尸焦银。

    真叫人一个恐怖惊魂,真叫人一个腥臭难闻。

    "顾沉哥哥,这里是哪里呀,好臭呀~"少女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丫,皱着眉头问道。

    "乐瑶,你不要害怕,我们马上就可以走出去了,所以一定不要抬头看呀!"少年抬手盖了盖女孩头上的兜帽,硬着头皮继续向前走去。

    若他只有一个人的话,他一定会掉头就跑,但他身后跟着乐瑶,责任心驱使着他向前行着。

    走了一炷香,少年才带着乐瑶走出了那片尸山血海。

    出来后,乐瑶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她感觉鼻子里弥漫着一股阴森腐烂的味道,让她很不舒服。

    顾沉脸色同样不好看,再朝着前方看去,依旧是一片漆黑昏暗,就算是灵气附着双目也见不到丝毫变化。

    "顾沉哥哥,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呀?"

    少年皱着的眉头难以平息,无奈只好苦笑道:"乐瑶,先休息一会儿吧,我们等会儿再继续向前走。"

    乐瑶闻言点点头,她的嘴巴微微张开,本想要说些什么,但看顾沉脸色苍白又放弃了说话。

    少年坐在地上,闭目调息,恢复着体力,在这怪异的地方,他必须保证自己的状态。

    将先前所见的人间炼狱藏入心底,少年逐渐将自己的波涛汹涌的心湖调息得安宁。

    调息一阵,少年带着乐瑶继续超前走去。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他们又经历了几个岔路口。

    每一个岔路口里都有着不一样的景象,有腐朽的树枝,有残破的屋舍,还有满身伤痕的人,更甚至有人已经死透了,但他们却仍旧在挣扎、嚎哭、哀嚎......

    虽然乐瑶死死的埋着头,但听着那如同鬼哭般的哀嚎也不禁的浑身颤抖。

    她紧紧抓着少年的衣袖,一句话都不敢说。

    少年感受着乐瑶颤抖的身躯,伸手握住了她的小手安抚道:"有顾沉哥哥在呢。"

    感受着少年手心温暖,乐瑶点了点头,不再颤抖,紧紧握着少年的手,缓步朝前行着。

    终于,他们看见了一丝光亮。

    那是一抹耀眼刺目的光芒,照射在地面上,映衬出一个圆形,看那形状,有些像一个圆月,却又像一个洞窟的大门。

    少年眼睛微眯,看着这个圆形,眼眸闪烁灵光。

    他看见了光芒后的黑雾,那些是邪气。

    抬手将木剑刺了进去,邪气消融,随后少年听见一声沙哑的嘶吼。

    抬手用力,拉着乐瑶的小手一起钻入那光亮之中。

    进入光亮之后,乐瑶和少年眼前豁然开朗,这个空间非常大,比他们刚刚所行的路径宽广出几十倍,抬眼忘过去,四周竟然全部是参差不齐的墓碑,墓碑上刻画着有各种各样的面孔。

    那些人有老人有孩童,有男女老幼,每个人都睁着大眼睛,似乎都在瞪视着他们。

    乐瑶和少年被眼前的情况吓得脸色煞白。

    看着这样诡异的场景,两人停驻在原地,不敢有丝毫的轻举妄动。

    "顾沉哥哥,这里是哪里啊,乐瑶好害怕!"

    少年的眉宇紧蹙,看着眼前的情况,脸色也很不好看,但他的内心却有些异常平静,他看着这些墓碑,盯着墓碑上的字迹和诡异面孔,胆子也大了许多。

    他带着乐瑶径直走到了一块墓碑前,那块墓碑上雕刻的面孔是一位老奶奶,而那位老奶奶正是在鹿城收留下他们二人的老妇人。

    少年推算一遍方位,又将自己的视线投在老妇人身上。

    老妇人面朝东,背靠西,一双眼睛盯着那条漆黑又看不见尽头的路。

    随后他又将自己的投在了老妇人的身后,那后方的墓碑上雕刻着的是鹿城的村民和他一路过来,在路上所遇到的流民。

    又往后,他见到了在青阳城结识的人以及杏花镇的街坊村民。

    又寻了一阵,他找到了白楠前辈、李园兄长和罗晓仙。

    但让他感到奇怪的是,在这些人中,他并没有见到他的父母和他心心念念的苏姑娘,也没有寻到教授他为人处事道理的纪先生。

    少年的眉头紧皱,不知在思索些什么。

    突然,他感受到自己左手传来一阵颤动。

    原本一直躲在他身后的乐瑶,此时正立着身子,双目盯着远处的两块墓碑看着。

    顺着她的视线看去,他见到了两个狰狞的面孔,乐瑶与那墓碑上的面孔有七八分相似,少年明白了什么。

    伸手从元戒中取出一块黑布盖住了小丫头的双眼,顾沉轻声道:"乐瑶,这一切都是假的,不要去看他们。"

    乐瑶的脸蛋紧紧贴着黑布,一动不动,但嘴唇已经微微颤抖了起来,身子又开始微微发颤了起来。

    少年见此连忙用力拍打了她的肩膀两下。

    "别害怕。"

    听着少年的话,乐瑶的身子顿时变得柔软了起来。

    她紧紧抱着少年的腰身,整个人都蜷缩在了少年的怀里。

    少年轻轻的将乐瑶的脑袋按在了自己的胸膛之上,感受着怀中的柔弱和颤抖,少年的嘴角露出一个笑容。

    乐瑶紧紧抱着少年的身子,眼睛闭着,泪珠从眼眶滑落,砸在了少年的身上。

    "乐瑶不害怕了!"

    少年轻笑,伸手轻轻拍打着乐瑶的肩膀,温声道:"不害怕了。"

    乐瑶抬手擦了擦眼泪,从少年怀中探出脑袋,将黑布拿下,眼睛看向前方,虽然依旧还是怯生生的模样,却不再似刚刚那般恐怖惊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