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乡村小说 > 女配苟成修仙界大佬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八章 胆小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八章 胆小

 热门推荐:
    (),

    "百家仙盟不请自来,逍遥仙家连仙盟的拜帖都未见到一张,所谓的仙盟使者便已经到了山门脚底。

    我那些师弟们,见你们来势汹汹,也不敢有所阻挡,所以便放你们进来。

    谁知你们进入仙门之后,气势凌然,态度高傲,即要仙灵酒水,又要灵兽嫩肉,甚至要让我那些师妹来给你们陪酒。

    执法堂的弟子前来调解却被你们打成重伤,迎你们入了朝环殿,遂了你们的愿,给了你们灵酒和肉食,你们又自持使者身份藐视我们逍遥仙家的长老,不知道仙盟的人这是否能够被称作抬举呢?

    还是说,你们今日就是专门来寻岔子的,觉得你们进了逍遥仙家就真的能够安然无恙的走出这道山门?"

    苏绣字字珠玑,说得仙盟众人,脸色铁青,心中怒火万丈,恨不得将苏绣的嘴巴撕烂。

    "哼!"

    苏绣见到仙盟众人脸色难看,冷哼一声,眼神冰冷的盯着仙盟众人。

    "仙盟使者?呵呵!你说我们逍遥仙家气焰嚣张不尊礼数,那仙盟这等行径,可是尊了礼数?"

    仙盟为首的老者一脸阴沉,他看向逍遥仙家的长老们,问道:"逍遥仙家莫非是没人了?竟然让一个小辈丫头在此口若悬河……"

    秦长老眯着眼睛盯着那周毕,一双眼睛中流露冷芒,不善道:"周毕使节,你莫非是搞错了什么?坐在你面前的是我们逍遥仙家掌门钦定的大师姐,有权接管宗门一切事物,你说出这样的话,莫不是昏了头?"

    "逍遥仙家大师姐?当真是可笑,老夫虽然早已经脱离了宗门,却还是知晓一些宗门内的条条道道,哪有大师姐有权插手宗门事物的权利?"

    周毕脸上带着一抹嘲讽,语气中充满不屑与蔑视。

    秦长老听得脸皮直跳,心中怒气升起,但碍于对方是仙盟使者,不好发作,只能压制怒气道:"我们逍遥仙家的大师姐,就是有权接管宗门事物。"

    周毕冷笑道:"不成规矩,不成方圆,逍遥仙家让这样一个丫头当了大师姐,也难怪她目中无人,气焰嚣张。"

    "你......"

    秦长老刚欲反驳几句,苏绣就摊开手拦下了他。

    "秦长老,自古以来只有狗咬人,却未听过人咬狗。"

    秦长老听见苏绣说的一番话差些笑出声,捂着嘴巴,让自己强行镇定下来,闭着眼睛平复起波澜的气息。

    另一旁的逍遥仙家长老面色一脸淡定,一点儿也不担心苏绣会吃亏一般。

    周毕见苏绣竟然敢骂他是狗,心中更是生气,还未说话,坐在末席的陆斯就忍不住开了腔:"苏绣,你放肆!"

    "哼!你算哪根葱?"

    苏绣看都不看陆斯一眼,端着茶水轻茗一口,满脸不屑。

    "你......"

    陆斯被气得说不出话,他指着苏绣,一脸气愤,半响才缓缓道:"好好好,本来上次就是一肚子火,这次新仇旧怨一起算,我倒是要看看你这小丫头有何能耐!"

    苏绣闻言,脸上露出嘲讽的表情,不再理会,低着头继续品尝茶水。

    陆斯大手猛一拍案桌,自地上跃起,手中长剑直逼苏绣咽喉。

    元婴初期的修为,看起来确实气势恢宏,但,这里是在逍遥仙家。

    苏绣坐在席上一动不动,只见到陆斯长剑前闪起一道符箓,阻下了陆斯手中长剑,让他再难靠近苏绣分寸。

    "哼,雕虫小技!"

    陆斯冷哼一声,右手灵气一震,长剑刺破符箓,到了苏绣眼前。

    情况虽然紧急,苏绣却一动未动。

    眼看长剑快要刺中她时,一柄长剑突兀的出现在苏绣身前,轻易的抵挡了陆斯的攻击。

    "嗯?"

    "是谁?"

    仙盟众人看着陆斯的长剑刺入一把剑鞘,剑鞘上亮起奇怪纹路,陆斯便再也抽不出他那已经入鞘的剑。

    "陆特使,你怎知道我最近在布置阵法,刚巧我的剑阵还差你这把剑,给我送这么大的礼,我都不知道如何感激你才好。"

    苏绣右指一弹,剑鞘带着陆斯手上的长剑伴随着符文消失不见。

    "好,很好!"

    陆斯脸上肌肉抽搐了一下,心中怒火滔天,但却又不得不将心中的怒火按捺下去,转而看着苏绣,一字一顿道:"逍遥仙家大师姐,你最好不要出宗!"

    苏绣微微扬起下巴,道:"哦?你是在威胁我?"

    "哼!"陆斯冷哼一声,不在搭理苏绣,扭身准备走回自己的席位。

    苏绣用手指轻轻叩着桌面,摸着下巴想了想,未过一息,眼中流露出冷光,"既然如此,那我也做些什么,把威胁我的东西剪除掉吧!"

    陆斯刚走回席位,还未盘腿坐下,就感觉脖子上一阵刺痛,未过三息,呼吸变得有些困难起来。

    "竖子尔敢!"

    周毕双目欲裂,面目狰狞,抬手便朝着陆斯抓去,可依旧是晚了一步。

    在他触及到陆斯的瞬间,那颗头颅落在了他的手上。

    "哎呀,抱歉抱歉,手快了些,晚辈性子有些胆小,见陆特使威胁我,我就不小心的将这个威胁给抹除了。

    哎呀,溅了周前辈一身血,当真是有些不好意思。"

    苏绣看着手上收回的蛛丝上滴落的血渍,眼神清澈纯洁,一脸人畜无害的模样。

    朝环殿内极静,谁也没敢说话。

    眼前这个丫头一言不合便直接将陆斯打杀,丝毫没有给仙盟人面子,这哪里是胆小,这分明是胆大包天。

    仙盟众人的视线盯在苏绣身上,有恐惧有盛怒,但更多的是庆幸,此时谁也没敢继续去触苏绣的霉头。

    周毕满面阴沉,深吸了一口气,将身上的血迹用灵气震散,扭过身来对着苏绣阴惨一笑。

    "好,好得很,好一个逍遥仙家大师姐,好一个逍遥仙家。"

    苏绣耸了耸肩膀,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道:"不好吗?"

    "当然好!"

    "哈哈哈......"

    "哈哈哈......"

    逍遥仙家众人见状,都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逍遥仙家的人太猖狂,简直欺人太甚,老朽看不下去了!"

    一个老者站了起来,大声嚷嚷道:"老朽就算死,也要拉着他们陪葬。"

    "好,我们大家伙一同出手,杀了逍遥仙家的人。"

    众人纷纷附和道,一股股磅礴的灵力从他们体内涌现而出,一道道强横的气势冲霄而起,整个朝阳殿的气氛变得凝重起来。

    "你们当我们逍遥仙家无人么?!"

    秦长老见仙盟众人要动手,纷纷从坐席立起,一阵阵威压朝外散溢出去,两股气浪撞在一起,生出一声惊啸。

    "轰隆隆~"

    两股气浪相互抗衡着,不断碰撞着,整座大殿仿佛遭受了雷霆洗礼一般,摇摇欲坠,不断的发出一声声巨响。

    逍遥仙家的人看着这一幕,脸色皆变得凝重无比。

    苏绣见状,眉头一挑,小手一抬,只见到一道金光乍现,随即大殿内升起玄妙符文,下一刻灵气被抽取一空,所有人都吹胡子瞪眼起来。

    "大家都和气些,打打杀杀多不好。"苏绣朝众人摆摆手,一脸无辜道。

    仙盟人一个个气的牙痒痒,可这里灵气被抽取一空也不敢再出手,只能用双眼瞪着苏绣,用目光一遍又一遍剐着苏绣的面皮。

    苏绣却毫不在乎,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片刻之后,众人终于从气愤中挣扎出来,一个个坐回席位,各怀心思。

    "周使节,我们继续之前的对话,你们仙盟派人来我们逍遥仙家,是为了什么事啊?"

    苏绣满面笑容,轻声询问道。

    "哼,这事,想来苏大师姐应该比我们更清楚才是。"周毕眼神一寒,冷冷道。

    苏绣笑眯眯道:"这事我也想问问你们仙盟,我们逍遥仙家的东郭长老为了给你们仙盟送供奉,结果惨死罗涯山,而你们仙盟派出的两人却失踪了,你们莫不是嫌我们给的供奉不够多,还想再捞第二次?"

    "还是说,那二人带着我们给的供奉逃了呢?"

    苏绣看着周毕,目光如炬。

    周毕看着苏绣,面色坦荡。

    "一派胡言!"

    "一派胡言?莫非你们仙盟觉得我们逍遥仙家是嫌元婴修士太多,故意宰掉一个来嫁祸你们仙盟?"

    "那你们逍遥仙家是觉得我们仙盟人监守自盗?"

    苏绣噗呲一笑,轻声道:"仙盟什么德行,又不是不知道。"

    "哼!"

    "呵呵。"

    周毕气得脸红脖子粗,却无从辩驳。

    "既然仙盟是觉得我们逍遥仙家嫌元婴修士太多,那大可去各个主峰上看看,我们到底有多少位元婴道君,又有多少位元婴期的长老。

    只可惜我们东郭长老,一直为宗门兢兢业业,从未有过半点私心,对待下面的弟子又是那般的和祥慈蔼,他怎么一声都不说,就去了呢~"

    苏绣说得情起,嗓子竟是带了些哭音,变得有些沙哑起来。

    “周毕使节,既然你对我们有所怀疑,那大可在外面弟子中选一位出来问问,东郭长老虽然年轻,但在这些弟子眼中,与这些德高望重的老前辈无异啊。

    我痛心啊~东郭长老怎么就中了仙盟的诡计,就这样去了九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