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乡村小说 > 女配苟成修仙界大佬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四章 有一位女子欺负我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四章 有一位女子欺负我

 热门推荐:
    (),

    行在山间小道,心思却神游九霄云外。

    其实苏绣也在好奇,李道玄究竟还握有怎样一枚棋子,能够让他还有底气与自己赌一把呢?

    她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李道玄究竟凭什么还能想着翻盘呢?

    深思许久,苏绣推演了无数未来,依旧没能算出李道玄的胜算。

    "那老头唬人也是挺有一套的,说不定,是放出一个迷雾,来扰乱心绪罢了。"

    在心中安慰自己一阵,苏绣暂时将李道玄说的话抛至脑后。

    今日她说好要与东方烟云一起玩一天,做人就不能食言。

    行至半山腰,苏绣正打算随着山腰的栈道返回玉虚峰去。

    腰间的令牌一阵嗡鸣让她停驻了脚步。

    这块令牌上写有一个字。

    “雅。”

    苏绣微微皱起眉头,看着令牌绽开灵光,从她腰间脱落直朝逍遥仙家山门飞去。

    追着令牌奔去,刚及山门,苏绣便见到以一位风雅公子正立在白玉石阶上瞩目远眺。

    他身旁立了些女弟子,环肥燕瘦,样样俱全。

    虽然早有预料,但时隔多年再次见到这个男人,苏绣心中还是有些复杂。

    徐州一行,在桃花山,当时也幸亏有陈修雅在,虽是过程一波三折,若没有这个男人,她也不会那么顺利的将方桓解救出来。

    他周围的女弟子叽叽喳喳,吵杂得很,但就算如此,那个男人依旧保持着他那桀骜不驯的笑。

    见令牌朝着他飞去,苏绣也放缓了脚步,且看他抬手捏住了那枚令牌,对着正朝他走来的少女笑了笑。

    “你怎来了?”

    看着眼前的男人,苏绣心情有些复杂。

    “难道我不能来吗?”

    陈修雅挑了挑眉,看着苏绣露出了莫名的笑,“要知道有位女孩,当初可是被我以二十枚灵晶买下……”

    苏绣听完瞳眸一缩,急忙抬手捂住了陈修雅的嘴巴,双耳有些泛红。

    桃花山那些儿丑事,她可希望越少人知道越好。

    被关在笼子里头拍卖那些糗事,可不咋光彩。

    毕竟,这里还有这么多师妹在。

    “快看呀,是大师姐!”

    “大师姐来了!”

    “啊~好美,大师姐当真是人间芙蓉水暖色,天上桃樱赛碧霞。”

    “大师姐我要给你生小猴子!”

    虽然在这些小师妹口中听到了些奇怪的话语,但人言可畏嘛,万一又像之前那一次一样,又传出什么对苟道不利的流言蜚语,就得不偿失了。

    "咳咳……"

    苏绣干咳了几声,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境,才松开了捂住陈修雅唇瓣的玉手,眼睛狠狠一剐,小声道:"你跟我来。"

    陈修雅也不介意,只是含着笑,跟着苏绣后头屁颠屁颠的跑进了林子内。

    走入林子中,林间散开了一股桃香。

    越是闻见桃香,就越是想起桃花山的尴尬事。

    这时苏绣才有些后悔,当初在改造逍遥仙家时,自己为了看着舒服,种下了不少桃花树。

    现在倒好,给自己找麻烦。

    走过一条条青石板路,穿过一片片桃林,陈修雅终于来到了一片湖泊边。

    湖泊不大,只有四五丈方。

    湖面上飘着点点桃花,清香扑鼻,令人神驰。

    微风一拂,花瓣纷飞,倒是一副谈情说爱的好去处。

    不过苏绣领着陈修雅过来可不是什么谈情说爱。

    湖岸边上有一处凉亭,凉亭摆放着一张石桌,石桌旁有四间石凳。

    湖畔的柳枝垂下,伸入亭中蜿蜒,桃柳之色,勾勒画面。

    苏绣将陈修雅摁在了凳子上,双目一瞪,从元戒中取了一个白玉茶壶,又取了两个小茶杯,用稍许严厉的声音问道:“要喝啥?”

    “美人汁。”陈修雅轻笑,眼睛盯着苏绣,笑吟吟的吐出三个字。

    苏绣听完一阵恼怒,手中的茶壶朝着陈修雅扔了过去。

    "滚蛋!"

    "嘿嘿,美人汁,不错不错。"

    陈修雅接住茶壶,拿在手里端详一番,随即放在鼻尖嗅了嗅,陶醉状道:"嗯,这是极品美人香。"

    苏绣看到陈修雅的模样恨不得一掌劈死这个嘴炮。

    这个混账!竟敢如此调戏自己。

    她身上佩戴的不过是用桃花配置的香囊,要说起香气,可能还比不过这满湖翠英夹花香。

    "你要美人汁是吧,好,就给你尝一滴吧。"苏绣咬牙切齿的说道。

    "谢谢美人,不纯不要。"陈修雅笑着说道。

    苏绣懒得理会他,转而从元戒中又取出一个小瓷瓶,从中夹了少许枝叶,放入杯中,斟上了一杯热茶递向了陈修雅。

    "尝尝,上好的,还热乎着。"

    "哦?"陈修雅笑了笑,端起茶杯。

    轻饮了一口,顿时感到一丝甘甜。

    "嗯~好喝。"陈修雅赞叹。

    随即再呷一口,便是满口苦涩,纵使是苦涩难忍,他依旧将剩余的茶一饮而尽。

    "好喝就多喝点!"苏绣冷哼。

    "美人,不必客气的。"陈修雅一脸认真的说道,仿佛在说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好!"

    苏绣气急,拿起另一只茶杯,再次倒满一杯。

    再喝一口,还是苦,还是不好喝。

    "好喝就继续喝!"

    陈修雅又喝了一口,这回终于尝出味道不对劲儿了,这杯茶,明显比先前的更苦更酸了。

    这次纵使是品茶如水淡的陈修雅也忍不住吐了出来。

    “绣绣,你这后面不是茶吧。”

    苏绣微微耸肩轻道:“苦瓜、莲子心,无净水、蛇胆、狼肝、狗肺,再配上童子尿。”

    “呸呸呸,绣绣你居然给我喝童子尿?”

    陈修雅吐掉茶水,满脸惊恐的说道,"你是在谋杀亲夫嘛!"

    "谋杀你妹夫!"苏绣气极反笑。

    不过几年未见,这货,现在变得简直无法沟通。

    不过,还是那个喜欢嘴嗨的他。

    安心的笑了笑,她摊开了双手,轻声道:"欢迎再次来到我的山门,陈修雅,这一次,你没有乱穿结界吧。”

    "没有,我已经深刻反省过,才不会惹得绣绣生气!"陈修雅摇了摇头,很是笃定的说道。

    苏绣的眉毛不禁抖了抖。

    “真的吗?”

    “真的,真的,比真金都要真。”

    苏绣靠近脑袋,盯着陈修雅的双眸,见他双眸没有丝毫抖动,只能无奈的点点头。

    她总觉得陈修雅是在说谎,可是她没有证据。

    “好吧,暂时相信你了。”

    见到苏绣相信自己,陈修雅的嘴角微微扬起。

    他的手指不断的在茶杯边缘上敲击着,似乎是在思考什么。

    半晌后,陈修雅才抬起头来看着湖面,幽幽地说道:"小绣绣,我被人欺负了。”

    “哈?还有人能够欺负你?”

    苏绣听到陈修雅的话,有些不敢置信。

    毕竟从一开始认识他,一直到现在,陈修雅在她的眼中一直都是一位神秘的大佬。

    虽然有时候确实十分不着调,但有时候又给人带来安心沉稳的感觉。

    总之呢,就是一个喜欢嘴嗨,却不敢付诸行动的地主家傻大儿形象。

    “欺负我的是一个女子,她只到我脖子般高,穿着蓝色衣裳,腰上缠着粉纹腰带,穿着一双翠绿色靴子。”

    陈修雅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颈,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女的?"苏绣有些诧异,随即问道:"长得漂亮吗?"

    陈修雅摇了摇头。

    "不漂亮?"苏绣有些惊讶,抬手摸了摸下巴。

    "长得倒还凑合,不过脾气暴躁的很,我看她不仅脾气暴躁,心眼也小。"

    苏绣一怔,"她还是一个火爆脾气?"

    "不止,她还喜欢骂我,你知道我,我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陈修雅轻轻抿了一口茶,说道。

    "这女子还真是位奇怪的人,她怎么欺负你了?"

    陈修雅弯起嘴角,抬口轻吟道:“她欺负到我心里去了。”

    苏绣微微一怔,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翠绿碧云靴。

    目光再朝上挪动到腰间,粉纹白玉带。

    蓝裙子,脾气火爆,小心眼……

    这这这……不就是在说她么!

    苏绣的额头冒出了三根黑线。

    "陈修雅,我警告你!"苏绣瞪了一眼陈修雅,恶狠狠地说道。

    陈修雅眨了眨眼,一脸委屈的说道:"我什么都没有做,只是说了一句实话而已。"

    "你......"苏绣一噎,被堵的哑口无言。

    "陈修雅,你......算了!懒得和你争论,我还有事情要忙,就不陪你闲聊了,你喝完茶就走吧。"

    苏绣不想在和陈修雅纠缠下去,免得自己这一天还算不错的心情被眼前这个男人给磨灭了。

    从陈修雅手中抢过那块带有“雅”字的令牌,苏绣抬起脚步,朝着远处走去,陈修雅看着离去少女的背影,眼神有些黯淡。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次苏绣在与他相处时,总是时不时的保持了一些距离。

    虽然他不知晓原因,但显然是发生了一些事。

    他摊开五指,试图掐指推算,却被一声旱天雷惊得又放下了手。

    “不可算,不得算~给别人算过那么多次,大道就不能宽宏一次,让我算一次自己么?”

    陈修雅内心一阵悸动,看着有些走远的少女背影,赶忙追去。

    “绣绣,等等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