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乡村小说 > 女配苟成修仙界大佬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九章 畅意逍遥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九章 畅意逍遥

 热门推荐:
    (),

    二人唏嘘一阵,看起来倒是感情深的模样。

    叶枫只感觉到耳朵一疼,原本变得平静的脸,变得惊慌起来。

    "小崽子可以啊,牛了啊,能把城墙上的结界打坏。"

    来的人穿着一身劲衣,一只手提着叶枫的耳朵,另一只手则掐着顾沉的喉咙。

    来的人正是苏晓柳,只打他知晓了叶枫是苏绣的师弟后,也就成了叶枫的靠山。

    虽然瞿阳是有名的剑仙,但这剑仙何其多,一个剑仙之名唬不住其他的剑仙。

    当瞿阳唬不住的时候,就由苏晓柳出面威慑了。

    当然,这样苏晓柳也成了叶枫合理的监护人。

    如今气候入春,这天却下起了雪,他本是在院子里头喝着热茶,赏着这古怪雪景。

    没想到一股剑气自天上倒灌而下,若非他感受到了叶枫的气息,他当真是以为魔族趁着这场大雪攻上城来了。

    "前……前辈有话好好说,千万莫动手。"叶枫连忙求饶道。

    苏晓柳冷哼一声:"你们两的打斗惊动了多少位前辈,你知道吗?"

    这句话问的叶枫一愣,不顾耳朵上的疼痛,他扭头看了出去。

    只见天上无数剑光飞起,剑气冲天,剑意弥散,一些老者踏在剑上,目光如炬,盯着他有些发慌。

    "这祸算是闯下了,瞿阳不知道要给你这家伙贴多少本进去。"

    苏晓柳抬眼看了看自己手上捏着的顾沉,眉毛挑了挑。

    这小子身上有留有苏绣的气息,想来应该是他女儿施下的善缘,不过这小子身上的道韵真是浓郁得吓死人。

    抬眼看了看天,少年先前召唤来的剑气,自九霄云外飞来,剑气浩然,一身正气。

    他多少也有猜到了眼前这位少年,在这天地间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小家伙,先跟我回苏府吧,你的事过会儿再去办,先把你的祸事了结了再说。"苏晓柳松开了双手。

    顾沉落地后咳嗽几声,嘴巴还没有闭上,就被苏晓柳喂下去一颗丹药。

    "苏伯伯,这事怪我,要是我有好好说话的话,今天这架就不会打了。"叶枫自知错在自己,连忙躬身道歉。

    "你也知道错在你?你们两猴崽子,打一个架,把城墙头上的结界都给我轰裂了,真牛啊~"苏晓柳气得白眼直翻,不满道。

    "伯伯,这个等我回去把瞿阳前辈的事办好之后,就立刻来修。"叶枫连忙道。

    "修?你来修?你拿头来修,你修得了结界?等下你让瞿阳把东西送我府上去,我先替你修了。"

    苏晓柳摆摆手,示意叶枫不必再说了。

    "好,谢谢伯父了,那我就先回去了。"叶枫尴尬的挠了挠头,朝着苏晓柳拱了拱手,便飞快的朝着远处的街角跑去。

    顾沉见叶枫离开,也打算离去,却被苏晓柳又提起了耳朵,不禁笑道:"小家伙,你那一份我还没说呢,你想跑?"

    顾沉面色一滞,打破了别人东西是要赔,虽然是这么个道理,可是这结界看起来好昂贵的样子,他身上这点东西也不知道够不够赔。

    "娘亲说了,打坏了人家东西就要赔,晚辈身上的东西也不知道够不够赔,还请先生看看。"

    顾沉将自己的元戒双手奉上,苏晓柳随便扫了眼,像是丢垃圾般又扔回了顾沉手里。

    "少了!"

    顾沉见苏晓柳的目光投在自己脚上,面色变得有些古怪起来。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他脚上正踏着一双破草鞋。

    莫非这位前辈品味奇特,是看重他的……

    他难为情的搓了搓脚,不好意思的挠着头说:"前辈,晚辈脚上这双草鞋已经穿得旧了,如果前辈喜欢草鞋的话,晚辈可以给前辈编一双。"

    "???"

    苏晓柳表情一怔,仿佛自己听错了,半晌没有反应过来。

    这是什么鬼?

    他堂堂的苏家嫡子,身份高贵,眼前这少年居然说自己喜欢草鞋?

    听到少年的话,周围立在剑上的老者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少年心性憨纯,倒不枉这一身剑气,是个练剑的好苗子。"

    "哈哈哈,这哪里是什么心性憨纯,这分明就是个二愣子。"

    听周围响起的笑声,少年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赶忙道:"前辈,您别误会,晚辈并不是舍不得自己这双鞋,只是它太旧了些,晚辈虽然有些愚钝,但手艺还算精巧,编制出来的草鞋,绝对让您喜欢。"

    "呵呵呵......"

    周围又传来一阵轻微的笑声,苏晓柳也被逗乐了,自己女儿也不知道是在哪里认识的这个二愣子,还挺有趣的。

    "呵呵,小子,你会做草鞋?编一双给老夫瞧瞧吧!"

    立在城墙边上的一位老者笑道,抬手指了指自己的光脚,对着少年说道:"若是编得好,老夫高兴了,赐你一份天大的造化。"

    "赤脚剑仙,今天要穿鞋了?下次我们称呼你为草鞋剑仙如何?"

    "哈哈哈!"

    周围老者笑成一团,原本肃杀气氛也变得缓和了起来。

    "哦……"

    顾沉面色一红,对着远处探出半个小脑袋的乐瑶招了招手,便从自己的元戒中取出了早就拍软的稻草。

    周围老者聚精会神的盯在了少年手上,未过一炷香时间,一双草鞋就这么在少年手上生了出来。

    "啧啧啧,这手,还真的巧。"

    赤脚老人大手一挥,那双草鞋便落到了他的手中。

    小心翼翼的系好,走上了两步,老者露出了笑容。

    "挺舒服,编得不错。"

    "前辈夸奖了,晚辈也就只会这么些。,实在上不了什么台面"顾沉见状,脸红的低下头,有些羞涩。

    "呵呵呵,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谁说编草鞋就上不了台面了,老夫以前还是杀猪的呢,不照样提着剑上蛮荒去砍魔族的脑袋吗。

    你小子看似憨厚,实则有大智慧,这大概便是大智若愚,对得起你一身浩然。"

    赤脚老人笑眯眯的说道,眼睛中带着欣慰的神色。

    随后他探手摸向袖子中,从中取出了一块璞玉

    丢进了顾沉怀中。

    "这块玉偶然在蛮荒所得,老夫也不知道是件什么宝贝,就送与你,将来你要是发现了它的用处,也能算老夫得个善因。"赤脚老人笑着说道。

    看到怀中的璞玉,顾沉看着自己脏兮兮的双手也不知道怎么放,放在后背上擦了擦才小心翼翼的将璞玉捧在手心中。

    头一次有人送玉给他,这玉啊,可是那些老爷们才能用得起的东西,他这么一个少年郎拿着这块玉倒有些烧得慌。

    "那……能送人嘛?"

    老者神情一滞,大手一挥道:"随你,既然送你了,那就是你的了。"

    少年喜滋滋的将玉收入元戒中,这块玉虽然外面不太好看,但里面却透着蓝色灵光。

    踏上了仙途,他才知晓当初苏姑娘是给了多么大得恩赐,承了多么大的恩情。

    不然他现在还是杏花镇一个整日上山砍柴,下地插秧的庄稼郎。

    他拿着玉也没有用处,送给苏姑娘打对玉坠子吧。

    "光脚老王,你说给人家天大的造化,就是给这么一块不知用处的玉啊,死抠~"

    一旁的道姑忍不住打趣,说得老者抓胸挠腹显得有些尴尬。

    "那这小子的修结界的钱,老夫替他修了?"

    一旁几位老者哄堂大笑,"老王啊~你自个都穷得要去街上要酒喝,哪里能帮这小娃子修这结界。"

    "莫要打趣,莫要打趣,一边去。"

    苏晓柳弯着嘴角看着这些老前辈说着赤脚老人的风凉话,也不打算替老者说些什么。

    这些老人驻守在这曙光城近千年,斩魔无数。

    平时儿,他们这些人神龙见首不见尾,今日被顾沉几道剑气惊出来了,也就随着他们这些有着近千年交情的前辈们打趣打趣,说说话。

    "苏小子,这……小子要赔多少灵石你就说吧,大不了下次老夫也不要脸了,混在那些年轻小辈里头去魔族里头,摸摸他们老婆的炕头。"

    "欸,跟那些小辈抢什么功劳,走上我家里头喝酒去。"

    苏晓柳笑了笑,抬手扔出一张阵盘将整座城墙覆盖,随后开口道:"这小子莽撞得很,他的去路我已经替他想好了,几位前辈就不用担心了,前辈们今日既然都出关了,不如到我苏宅去喝几杯,家里头最近送了些好酒来,贼烈!"

    "苏小子,还是你懂事。"

    "苏家的酒啊~"

    "啧啧啧,这有口福了。"

    几位老者面色各异,多是怀念,仿佛又回到了那年少轻狂。

    他们大半辈子都留在了曙光城,也不知他们的仙路到底还有多长能走。

    跟着苏晓柳一起回了苏府,数人围桌而坐。

    喝着烈酒,说着胡话。

    也不知是迷糊还是醉话。

    畅快大饮,喝的面红耳赤。

    在豪情状语,在酒香四溢、眼神迷离中。

    他们似乎想起那年。

    踏剑北上,血洒疆土。

    一人一剑一酒壶。

    畅快逍遥!

    所谓的年少,所谓的轻狂,如今都不过弹指一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