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乡村小说 > 女配苟成修仙界大佬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一十一章 看似情况危急实则稳如老狗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一十一章 看似情况危急实则稳如老狗

 热门推荐:
    (),

    一连数日无事,苏绣待在王府内教导顾沉剑技。

    二人都没有使用灵气,一套剑法行如流水。

    一连数日练剑,多有丫鬟仆人观看,一时苏绣与顾沉各自收了些小迷弟、小迷妹。

    中途狄丰也对剑法产生了兴趣,也加入了这支练剑的二人队伍。

    当然,狄丰耍的剑在他们二人眼中就是三四岁娃娃拿着一把与自己不相称的剑,只是耍着玩而已。

    乐瑶这小丫头不知为何对武艺丝毫不感兴趣,反而对女红情有独钟,去了拜了王府做女红的老嬷嬷做师傅。

    这大概就是十来岁的丫头到了情窦初开的时候。

    那些北疆的女人被苏绣分去了浣衣局去洗衣服,也算姑且有了个安稳的生活。

    金陵生活倒算是平静,也没有什么大风大浪。

    唯一气氛慢慢变得紧张起来的是,金陵里头的书院。

    听说最近要院试了,金陵附近几座大城的读书人都要前往金陵来考试。

    这一时也让苏绣微微期待起来。

    毕竟她还没有见过这个世界读书人是如何进行科举的。

    总是有些期待。

    她老早之前就听说,这个世界的文人自成一系,与修行者大不相同。

    文人所作文章有敬神明、通鬼神之效,沐斋三日,潜心笃志,所撰写文章可成为文器。

    那些文器可护佑气运、保人百病不侵。

    这一点,苏绣还真有些好奇,就想见识见识这些文器与修行者锻造的灵器有什么不同。

    这一天,天空中乌云密布,似乎随时都要落下暴雨。

    天上的乌云遮挡住了阳光,苏绣站在屋外,望着天边乌黑的乌云,皱了皱眉头。

    顾沉也跟着抬起头,看向天边:“今儿这天色说变就变了。“

    “夏日到了,这雨说来就要来了,今天就先不练剑了,进屋子里歇息吧。“

    顾沉点了点头,抬袖抹了抹额上的汗水,跟着苏绣会到了长廊。

    二人一同去了东厢房,来到了一处小房间外,听见朗朗读书声悠悠传荡,苏绣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顾沉,你跟着纪先生学习的时候是不是也像这些孩子一样,读书跟着摇头晃脑呢?“

    顾沉被说得羞涩,又透过房间看了看跟着读书的孩童,这个是摇头笑了笑,“纪先生说我读书像闷葫芦,都不开口说话。“

    苏绣点了点头,伸手拍了拍顾沉的肩膀,肯定的回道:“知你者,纪先生也。“

    二人相视一笑,这时,远处缓缓行来一个人。

    来人正是苏洵,苏绣见他径直朝自己走来,也收敛了面上的笑意。

    “小姐,皇帝陛下传召。“

    “嗯?皇帝传召我作甚?“

    苏绣听到苏洵的话,心中想起那几个皇子,微微皱眉。

    莫非这老皇帝就等不及了,这么快就要自己做出选择出来?

    “我也不知,那传召的老太监让你与吴夫人同行。“

    “吴夫人?吴姣,让这尖酸刻薄的女人跟我一起去,这倒是有趣了。“

    苏洵与顾沉相互对视一眼,顾沉轻轻摇头,苏绣微微点头。

    其实她现在多少也有猜到了。

    应该就是这吴姣跑去告状了。

    她记得这吴姣好像有个尚书阁一品大学士的爹来着。

    看来这次的事情不小啊!

    “小姐,请您先去准备一番,我去请吴夫人来。“

    苏绣闻言,淡淡的点了点头,“好。“

    苏绣回到自己的房间,将自己换了身衣服,简单的收拾了一番,这才出门。

    来到大院,马车早已经备好,顾沉牵着一匹马,立在一旁,真有一番侍卫的认真模样。

    苏绣坐入马车内,无聊的摇着脚丫子,等了一段时间后,才从马车的窗户上见到那位吴夫人被丫鬟牵着手,慢悠悠的到了马车前。

    这吴夫人身子骨还真是弱,就是打几十个板子而已,居然这么多天还没有好,一脸萎靡的模样差些让苏绣没有认不出来。

    “喲,郡主殿下,今日您怎么也要去皇城啊?“

    开口还是那么嚣张,让苏绣一时觉得这女人那天板子打的不是屁股,而是脑袋。

    这女人还没有被板子打怕呀,那下次再挑个理由把她再叉出去打上一顿?

    “啊~是呀?吴夫人也一起去吗,那上来吧,这次让你也体验一把王爷的待遇。“

    苏绣闻言,脸上露出一副鄙夷的表情,让吴姣看得咬牙切齿,火冒三丈。

    “哼,贱人,今日看你怎么死!“

    苏绣咧了咧嘴巴,敲了敲窗户,只见顾沉身后背着的剑“哗“一声出了鞘。

    几个丫鬟向后退了几步,差些把吴姣带摔到地上,只听到苏绣慢悠悠道:“吴夫人嘴巴还是干净些,我怎么死不知道,但你怎么死,我就看你这张嘴巴了!“

    苏绣轻笑一声,放下了珠帘,没有再继续理会。

    吴姣看见苏绣不再理睬自己,脸色顿时难堪起来,跺了跺脚上了苏绣身后的马车。

    两辆马车慢悠悠的出了府,一路沿着街路朝着东方去。

    一盏茶功夫,两辆马车一前一后驶入皇城,苏绣掀开珠帘,看着两侧的红墙青瓦从眼前缓缓划过,苏绣又来到了那熟悉的地方~承天殿前。

    见两辆马车驶来,一名老太监快步奔到马车前,匍匐下身子,“老奴见过清陵郡主“,郡主殿下金安!陛下正在御书房等候郡主殿下,请郡主殿下随老奴步行!“

    一听到要走路去,吴姣的脸变得铁青,她摸了摸依旧还肿胀的屁股,一瘸一拐的缓缓下了马车。

    苏绣掀开珠帘,顾沉小心的从马车上取下凳子,苏绣轻跃下,到了老太监身前拍了拍手道:“唔,辛苦了,就麻烦你带路了。“

    老太监一喜,抬手拜了拜,“这是老奴应该做的。“

    说罢,在前面引路。

    几人一路走进皇宫,苏绣看着两侧巍峨耸立的建筑,心中不禁感叹:这皇宫的规模确实大,就是怪冷清的,听不到一丝声响。

    吴姣跟在苏绣身后,见苏绣在前面走得那般的畅快舒坦,她就恨得牙痒痒的。

    不过这个小妮子也嚣张不了多长时间了,等下到了御书房,她非得让这小妮子万劫不复。

    不消片刻功夫,众人来到了御书房前,那老太监停住了脚步,恭敬道:“郡主,容老奴进去通报一声,还请郡主殿下在此等候片刻。“

    苏绣点了点头,见老太监推开大门,走进了御书房。

    还不及苏绣打个哈欠,就听见房间内传来老太监的呼声。

    “郡主殿下,觐见!“

    苏绣闻声,整了整衣襟,走了进去。

    只见龙案后坐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这老人看上去年约六旬,脸上满是褶皱,一双眼睛浑浊无神,满身尽是暮气。

    苏绣来到龙案前,抱拳挥了挥手,而吴姣则是噗通跪在地上,双手放于额前,匍匐下身。

    “见过皇帝陛下。“

    “都起身!“

    “谢皇帝陛下。“

    苏绣应过之后,将视线投在了房间的一侧,那里坐着三个人。

    三人尽是穿红袍,是朝廷里三品以上的大臣。

    其中一人留有尖胡须,与吴姣长相相似,这位应该就是吴姣的爹,吴懈。

    看着满脸严肃,一身正气的模样,就是不知道为人是否也跟他长相那般,正气凛然。

    “来人,给郡主赐座,今日是私召,不必拘节于礼数。“

    老太监立即搬来两张张椅子上来,放在苏绣身后。

    “谢皇皇陛下!“

    吴姣看着椅子沉思了片刻,才缓缓委身下坐,姿态尽显优雅,看着落落大方,颇有一番风雅美人姿态。

    苏绣则应过一声,大大方方坐下了身,目光丝毫不收敛的扫过那龙案,定睛在那上面的茶具上。

    老皇帝见苏绣的目光瞟在茶壶上上,乐呵呵的笑了笑,指着茶杯对身旁三位大臣笑道:“这小老虎找我讨茶喝呢,来,赐茶!“

    老太监眉目带笑,取来一个茶杯,给苏绣小心的倒了杯茶后,小碎步走到苏绣身前,苏绣接过呷了一口后,挑了挑眉。

    这老皇帝的茶怎么比王府里头的还要茶,简直是难以下咽。

    虽说心中是这么想,但苏绣还是装出了笑脸点了点头道:“皇帝陛下的茶真香。“

    这一通话说到老皇帝的心坎里头去了,老皇帝满意的点了点头,浑浊的双眼中流露出少许的精光,看着也精神了些。

    “清陵郡主,你可知道今日传召你来是为了什么事吗?“

    老皇帝的话语中带着威严,苏绣微微颔首,恭敬的道:“不知。“

    老皇帝闻言,眼眸闪了闪,继续问道:“朕听闻你昨日说了些大逆不道的话,做了一些大逆不道的事?“

    “哦......皇帝陛下怎么得知的呢?“苏绣恍然大悟,故作疑惑姿态问起。

    “那你就是承认说了那些话了?“

    “呃,不否认。“苏绣用手指绕了绕垂在胸前的头发,点了点头。

    见苏绣承认,吴姣浑身颤抖的立起身来,伸出手哆嗦着指着苏绣厉声喝道:“清陵郡主~苏绣,竟做这等大逆不道之事,实属王府耻辱,陛下,这按王府府规处置必须要打五十大板。“

    吴姣话还没说完,就见满屋子人都盯在了她的身上,她父亲微微摇头叹了口气,就见一旁老太监走向前来,板正了身子淡淡道:

    “这里轮到你说话了么,连陛下的话都敢抢了,来人,掌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