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乡村小说 > 女配苟成修仙界大佬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一十七章 科举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一十七章 科举

 热门推荐:
    (),

    一连两日未眠。

    七月十八,天气晴朗,微风。

    今日是大齐朝举行科举的日子,金陵周边的大小都城学子均在金陵参加院试。

    考过院试的学子则继续留在金陵中等待半个月后的会试。

    若能成功考上贡生,则由朝廷负责日常开销,继续留在金陵等待一月后的殿试。

    考过殿试便可入孔庙为辅师,或进入尚书阁研习,以后入仕为官。

    辕门之外,诸多考生基本都已经到齐,每个考生都挎着篮子带齐文房四宝立在门外。

    金陵的院试要考七天六夜,待考生进入考试的号舍后,朝廷会专门派遣小厮发放干粮、水壶等日用品。

    虽然现在已经入了夏,可深夜依旧很凉,不少考生身上还背着包裹和棉被,以免夜间着凉。

    苏茗坐在远处的石头上闭目养神,听见进场的铜锣响起,便转身对身旁的落霞和小七说道:

    “院试开始了,我且进去了,六七日后再来此处寻我。“

    “小姐……“小七与落霞同时喊道,声音中带了些憧憬,“祝您文运昌盛!“

    苏茗微微点头笑了笑,便挎着自己的考篮,背着自己的行李包裹缓缓去了辕门。

    辕门宽广,共安排了十位师爷,他们身后跟着官兵对考生的身份进行考鉴、核对。

    人多,但那些官兵和师爷丝毫不敢放松警惕。

    苏绣坐在辕门外的案桌前,跟着几个师爷一起核对好各个考生的卷宗,再检查完考生们所带的随行物品,才开辕门,一个个的放考生进场。

    虽说大齐如今十分开明,允许了女子考科举,但来考科举的女子还是比较少。

    女子本就有诸多不方便,若是用男子搜身,多少有些不文雅。

    男女授受不亲,为了避免这类的特殊情况,所以辕门处也设置了女师爷。

    而苏绣便是这位女师爷,主要负责女子考生的身份考校,同时这些女考生进行搜身检查。

    “苏姑娘,我们又见面了。“

    苏绣刚刚检查完一人的卷宗,就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她循声望去,只见眼前出现了一位美人,她颔首带笑,让苏绣也忍不住咧开了嘴巴。

    “苏茗,今日祝你高中!“

    “谢谢。“

    苏绣的心情微微有些激动,站在自己对面的人很有可能是自己的蓝星老乡,但此时与她相认显然不合适,万一影响到她的心态,考砸了,她苏绣就是罪人了。

    “苏茗跟我来。“

    苏绣拉过苏茗的手,来到了猿们旁的隔间。

    按照规矩,师爷必须要对每一位考生进行搜身。

    苏茗也知晓规矩,到了雅间便解掉了自己的腰带,脱去了自己的外衣。

    苏绣仔细检查了一番后,亲自给苏茗重新系好了腰带,这时,她才发现苏茗的面色有些憔悴。

    想了几息时间后,苏绣从袖中摸出一个小瓷瓶,从中取了枚丹药。

    “苏茗,你的脸色很难看,这枚清心丹,有护心养神之效,你将它吃了。“

    说罢,苏绣便将丹药塞进了苏茗手中。

    苏茗接过丹药,打量了一番后,面色有些犹豫。

    她与苏绣今日是第二次见面,虽说她觉得眼前人十分亲切,可没有吃她东西的道理。

    万一,这丹药有毒?

    苏茗摇了摇头,她与苏绣无冤无仇,苏绣并没有理由害她,而且她昨日还帮她解了围,打了那登徒子的板子。

    虽然苏茗对丹药没了顾虑,但她并没有要吃下它的打算。

    将丹药用手帕包好,苏茗放入胸口中好生保管好,对苏绣福了福身子道:“云华在这里谢过苏姑娘好意了,我觉得现在精神还好,等到力不从心时,再取丹药来救命好。“

    听苏茗一番话,苏绣摸了摸下巴,这苏茗还并未完全相信她。

    不过既然这孩子将丹药收了起来,那也就证明她在苏云华心中还是有几分可信度的。

    苏绣微微点头,送苏茗出了雅间后,便让随行的丫鬟帮苏茗提着东西,护送她入了辕门。

    看着缓步入场的苏茗,苏绣摊了摊手,作了个道揖,“苏茗~云华,祝尔文运昌盛!“

    苏茗走入辕门,看了眼身后的苏绣,微微笑了笑,拱手回礼,“苏姑娘也一样!“

    苏绣乐呵的笑了笑,她肚子里的墨水可不多,可没有文运这么一说。

    见苏茗走远,苏绣又转过身子,脸上没了表情,抓起一个卷宗看着眼前的女子,问道:“你是李霞?去雅间把衣服脱了。“

    “啊~你对刚刚那女孩那般温柔,怎对我这般粗暴?“

    “她生的漂亮,还是我老乡,你是吗?“

    女孩无言以对,对于苏绣这般的区别对待,看着已经走远的苏茗留下了羡慕的泪水。

    ......

    每个通过辕门的考生都会取得自己号舍的令牌,苏茗也不例外。

    苏绣派遣丫鬟帮她提着挎篮和被子,这让她轻松了不少。

    这些天夜以继日的温习书本,让她心力憔悴,确实没有过多的力气再去提着那厚重的被子。

    “小姐,您的令牌上显示的是辰字甲十一号舍,是在这边。“

    “哦哦哦,谢谢你。“

    “小姐称呼我秋菊便好,我家主子吩咐过了,这几日我待在号舍前,若小姐有事的话可以通过号舍里的铃铛唤我。“

    苏茗点了点头,心中又多了些疑惑。

    这位苏绣姑娘好像权利很大的样子,院试这么大的考试,居然能够安插进来一个丫鬟来伺候自己,就是不知道她对自己这么好,是不是别有用心。

    秋菊笑了笑,带着苏茗一同来到了辰字甲十一号舍。

    到了号舍,苏茗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这里的条件确实艰苦。

    怪不得之前在蓝星研读科举制度时,上面有提及,考科举不光是考研才华,更是考研心性。

    在这如同前世公共卫生间般大小的房间内待上七天六夜,确实是一场不小的考验。

    难怪古往今来,因为科举考试,疯了那么多人。

    寒窗苦读均看此朝夕之间,这压迫在心头上的压力,可非说说而已。

    号舍说是跟厕所般大小,其实,比起厕所还是要大一些,左右不过一米多宽,地上只有一块大木板,应该就是用来睡觉的地方。

    另一处放着一个肩膀宽的案桌和一个小凳子,这是她这几日写文章的地方。

    在案桌前方,摆放这一个木桶,木桶上放有盖子,这应就是这几日方便所用。

    麻雀虽小,五胀俱全。

    秋菊帮着苏茗把床铺好,又将苏茗所带的衣物小心的挂在了墙上,随后又将文房四宝小心的搁在案桌上,起身对苏茗福了福身子道:“小姐,奴婢就在外面,若有要紧事,就拉线摇铃唤我,奴婢一直都在。“

    “嗯嗯,谢谢你。“

    “奴婢的份内之事。“

    秋菊笑着捂了捂嘴巴,便退出了号舍。

    很快就有几个官兵提着几个大篮子到了号舍前,“先恭贺一声文曲星,这是您写文章时用的草纸,以及这几日要用的炭火,还请文曲星在这布注个名。“

    “哦哦哦,谢谢。“

    苏茗听几位官兵说起,才反应过来,急忙碾墨,在官兵手上的红布上注下了自己的名字。

    官兵将红布翻来覆去的看了几遍,确认无误后才点了点头,离开了号舍。

    很快又有几个丫鬟送来这几日的吃食、水壶和蜡烛。

    这几日,考生可以用碳炉热热吃食,来保证这六日的精力。

    随着一声鼓声响起,号舍的铁门纷纷关闭,苏茗听到锁链“哗哗“响起,这场科举就这么开始了。

    盘腿坐回案桌后的凳子上,苏茗慢慢的碾起了墨,她的视线投在了铁门上的小窗户上。

    这个窗户正对案桌,是用来采光和传递考卷所用。

    虽说外面有光传入号舍内,苏茗依旧觉得十分压抑。

    不知道这场考试能不能顺利,若是碰到阴雨天,天色昏暗沉闷起来,怕是自己会吃不消吧。

    苏茗揉了揉太阳穴,她这几日都没有休息好,捏了捏酸涩的鼻子,她闭上了双目开始养神。

    她好像染了些风寒,鼻子有些堵堵的,额间也有些阵阵的疼痛传来。

    墨已经碾好,只等铜锣响起发卷,她就可以作答了,在此期间,她可以先安心的小憩片刻,想着便撑着脑袋沉沉睡了过去。

    ……

    辰字甲十九号号舍,吴云起碾好了墨闭上了双目,他在来时见到了那位苏家小姐,苏茗。

    人如其名,生得十分秀美,一身儒雅气息也并非家里人所说的那般浪荡不堪。

    莫非这位苏家小姐是遭人污垢,才蒙了那放荡的名声?

    若真是如此,那些诬陷苏云华的小人还真有几分可恶。

    吴云起抬头望向了自己的正前方,那里是辰字甲十一号,也就是苏家小姐,苏茗的号舍。

    虽说他对这位苏家小姐产生了一丝兴趣,但他们同在此处,他们就是竞争对手。

    苏茗,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吴云起低下头,听外面铜锣响起,几张考卷从窗户内飘入房舍中,从地上拾起了考卷,含笑提笔挥洒。

    这一次,他十拿九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