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乡村小说 > 女配苟成修仙界大佬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二十四章 解元之名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二十四章 解元之名

 热门推荐:
    (),

    这狗官真是急死人了,明明知道这下面的考生都在期待着最后两人究竟是谁,硬是要卖个悬念,真是让她一阵好气。

    苏绣抖了抖眉角,随后看见那官员慢慢念叨道:

    “第二名亚元刘阙,金陵人士,父辈刘鸿,母辈刘宇氏。”

    苏绣咽了咽口水,一双目光死死盯在那官员手上的诏书上。

    现在她还没有听见苏茗的名字,要么苏茗就是这第一名,要么就是名落孙山。

    苏绣攥紧了手,她发觉到手心上有汗,她还是第一次感受这么紧张,简直比她渡劫还要刺激。

    “第一名解元......洛阳人士!”

    那官员刚道出,苏绣便听见周围人倒吸了一口凉气,随后她诧异的偏过头望向身边人,只听那人嘴巴嘟囔道:“年年,解元的位置一直落在金陵,今年洛阳竟然是夺得了榜首解元。”

    “洛阳,是洛阳人,我们洛阳读书压根就不比金陵差,这次,看谁还敢笑话我们洛阳的书院。”

    无数人窃窃私语,只见那官员咳嗽两声,随后道:“第一名解元苏茗,洛阳人士,父辈苏泽,母辈苏李氏,本官关檬,就在此先祝贺几位文曲星了。”

    苏绣听到苏茗的名字,心中的大石头总算是落了地。

    只听周围人纳闷道:“苏茗?这是个娘们的名字吧,竟然能够考到第一,还真是奇了怪了。”

    “可不是,这下子丢脸的可不是金陵了,可是我们所有的男子,写文章还没有一个娘们厉害真是让祖辈蒙羞。”

    一些男子愤愤不平,随后又听见一些女子骂道:“我们女子读书怎么就比你们这些男人差了,苏茗好样的,可给我们大齐女子读书人长了脸面。”

    “苏茗当真厉害,这回我们女子学子可站起来扬眉吐气了。”

    一些女子考生愤愤不平,纷纷跟男子学子互怼起来,眼看越发激烈,便听到远处传来几声难听的话语。

    “这不可能,苏茗怎么可能考到第一,那个小浪蹄子怕是找到了考官,色诱来的第一吧!”

    “可不是吗!这小浪蹄子在我们洛阳可是大名鼎鼎的纨绔,就连童生的名号都是祖辈萌荫来的,肚子里面装的可都是些放荡的心思,怎么可能有墨水写文章,恐怕真是用肉体换来的解元,唉,我们大齐的科举真是落寞了。”

    “黑幕,这是黑幕!”

    听见声音越来越难听,苏绣忍不住握紧了拳头。

    苏茗并没有跟她说过她在洛阳的事情,看这些人的反应,想来苏茗在洛阳的日子应该不会好到那里去。

    想来应该是被这些人百般欺凌,这些人当真是可恶,就该拖出去好生打一顿板子。

    立在高台上的考官见考生是这般反应,弯起了嘴角,面上带着不屑道:“改卷的考官是当今大儒孔禄老先生,如果各位还有疑问的话,待会几位文曲星的文章将会张榜告示,若有不服可以挑战一下,看看自己有没有那墨水写出这等的文章。”

    关檬的话让所有的学子都沉默了起来。

    孔禄先生为当今大儒,一身文气滔天,倘若孔禄老先生舞弊徇私的话,那这个世间恐怕就没有公平可言了。

    要知道这位老先生,一世两袖清风,乃是大齐第一孺人,他还未仙逝,牌子就已经入了文庙受学子供奉,若说孔禄先生被苏茗色诱,倒不如说母猪上树,鱼儿在天上飞来得更真实一些。

    苏绣见学子不说话了,嘴角微微弯起,对高台上叫做关檬的官员另眼相看。

    这狗官还挺不错的,到时候刘子煊当皇帝了,可以考虑让他升个几级。

    在苏绣胡思乱想之际,一匹快马,停在了东边的一处宅子门前。

    龚三飞快下马,一脸激动得模样就好似他今日生了一个大胖儿子。

    他一路飞奔,绕过长廊,快步上了阁楼,只看见阁楼上的男子身影,嘴巴忍不主大喊道:“中了,中了,少爷中了,第三是第三啊!”

    正坐在地上沉思的吴云起听见龚三的呼声,迅速从地上立起,他闭上双目扬起了嘴角。

    果然这次的院试,与他心中所想一样,十拿九稳。

    只时,他原本以为自己可以拿个更好的名次,倒没想到他在院试中只拿到了第三的位置,这也让他不禁感慨,院试中卧虎藏龙。

    “在下就在这里祝贺展举兄高中了!”

    李彬笑眯眯的举起手中的茶,一口抿下,随后将自己的视线投在龚三身上问道:“既然展举兄只中了经魁,那亚元和解元是谁?”

    龚三喘了口气,也拍了拍胸脯后道:

    “第二名叫做刘阙,金陵人士。”

    “哦,是那书呆子,那小子考过了展举兄,倒是让我有些意外。”

    李彬恍然大悟,随后摸了摸下巴对着吴云起道:“刘阙是当朝尚书阁一品尚书刘鸿的儿子,展举兄,下次我把他拉来给你认识认识。”

    吴运起笑着点了点头,“如此甚好。”

    他将来要做官,结交一些大臣的儿子对他未来的仕途也大有好处。

    “那第一名呢,这位文曲星又是谁呢?”

    听李彬问起,龚三的脸色变得怪异起来,他挠了半天头,才吞吞吐吐的道:“苏家的小姐,苏茗!”

    “什么!”

    “什么?”

    李彬与吴云起同时惊呼了一声,二人相互对视一眼,面面相觑,半天也说不出话来。

    李彬眉头一皱,赶忙跑向前,来,连脱掉的鞋子也不顾,他瞪大了双眼瞪着龚三问道:“你确定没有听错,是洛阳的苏家小姐,苏茗?”

    “小人哪里敢乱说,当时在那场上听得清清楚楚,是洛阳的苏茗,苏家小姐。”

    李彬向后退开了两步,双目中满是不可置信。

    他扭头对愣在原地的吴运起说道:“展举兄,若苏茗当真是解元,那吴家这次可算是走了一步臭棋啊~”

    吴云起思绪乱飞,那日他见到苏茗第一个出了贡院,本想苏茗应该也是有把握考得一个举人,只是没想到苏茗竟然是夺得了解元之位。

    想到那日吴家跑去苏家退婚,想来这件事传到洛阳后,自家大哥和父亲的脸色应该不会好看。

    “解元这个位置可不简单啊,展举兄,这个位置没有一点墨水可坐不上,而且这次的考官是孔禄大儒,想要入得他的眼睛,想来文章作得应该是非常漂亮,这苏家小姐并非是外边流言那般,豪门纨绔、浪荡不堪啊!”

    李彬负手感慨万千,一想到自己当初去洛阳找吴运起玩时,还开玩笑的让吴运起去取苏茗为妾室。

    现在看来,他才是那井底之蛙,被流言蜚语所蒙蔽,变成了一介跳梁小丑。

    “走,我们去贡院,看看苏茗写的文章。”

    吴运起迅速穿鞋起身,飞奔下楼,李彬紧跟其后。

    跑出大院,飞跃上马,二人便飞奔去了贡院。

    此时贡院外尽是人,吴云起和李彬将马栓好,挤进人群。

    半晌,才在人群的骂骂咧咧中挤到了前头去。

    他们抬眼看向金榜,金榜上并没有见到他和苏茗的名字。

    “展举,在那里!”

    李彬清湖一声,吴运起随李彬手指看去,在那张金色的皇榜上,他见到了苏茗的名字,正是排列第一。

    洛阳苏茗,果真为解元。

    吴运起缩了缩瞳孔,向后退了两步,随后拽住李彬的手朝前跑进贡院,贡院的大门前贴着有名“文曲星”作的文章。

    尤其是苏茗的文章底下,立着的人最多,也最为拥挤。

    还未靠近,便听见周围人涟涟惊叹,“好文章,真是好文章,解元名副其实啊!”

    “这位苏解元,真是长了女子的志气,大齐以后进学院进修的女学子怕就越来越多了喽!”

    “谁言女子不如男,这话当真是说在对头上了,我们女学子,今日终于是扬眉吐气了!”

    听那些人涟涟惊叹,吴云起猛然钻入人群中,他抬眼望去,那娟秀的字迹让他双目一亮。

    果然,是苏茗,这字迹他不会认错的。

    有时候他读书累了,就会将苏茗撰写的那张欠条取来看看,看着上面赏心悦目的字迹,他就感觉身心一阵轻松。

    他很难想象一位能够写出这般娟秀字迹的女子,在生活作风上浪荡不堪。

    如今简见到这些文章就印贴在辕门之后,他心中不禁感慨。

    洛阳那些纨绔子弟当真是可恶至极,竟然有这般恶趣味,造谣一位肚子里怀有大才的才女。

    他仔细品会文章,开头便见,“青,取之于蓝,而青于蓝;冰,水为之,而寒于水。”

    好一个不登高山,好一个不临深溪!

    妙,当真是妙。

    好一个劝学之道,当真是写入了他的心坎。

    随后他的双眼看向了第二篇文章,心中更是一震。

    嘴巴嘟囔道:“大齐沃土千万里,三国鼎立,万物俱新,当听言纳谏!”

    这篇告诫君王,虽然说得多有些直白了些,但当真是道出了如今大齐的现状。

    北有北疆,西有蛮域,三国鼎立,此时正是万物俱新之时,大齐在这个关键时刻当真不能做错一丝一毫。

    大齐如今虽强,却还没有强到能够一战两国的地步,倘若君主真的能够将这篇文章看进去,何愁大齐不兴,北疆蛮域不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