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乡村小说 > 女配苟成修仙界大佬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二十五章 刘门庭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二十五章 刘门庭

 热门推荐:
    (),

    李彬摸着下巴沉酿许久,才感慨的点了点头道:“没有想到苏小姐有这般的远见,就算是文庙中的那些大儒,也罕有这般国家大局的眼光。”

    吴云起心中早已经是惊为天人,看着榜上的娟秀字迹,他深吸了口气,随后在心中默念着苏茗的文章。

    越是体会便越是震撼,一时间都有些沉浸在这些优美文字中。

    “苏小姐的文思才略,远超我等人,不光是这解元,只怕是即将开始的会试,她将会是会元,甚至殿试后,她依旧会夺得榜首状元!”

    吴云起嘴巴呢喃着,李彬看着吴云起不禁感慨道:“怕是会成为我们大齐第一位女状元!”

    第一位女状元!

    这个名衔太过耀眼。

    只怕是以后,难有人配得上她吧。

    吴云起叹下一口气,抬眼看住了远处的皇榜,那皇榜上的第一所写的苏茗二字,此时变得那般的遥远。

    他想起家中还残留着的那张欠条,轻轻一笑。

    他决定回去之后,就将那张欠条烧掉,以免留着,给自己存了一份不符合实际的念想。

    “走吧,李彬,陪我喝酒去!”

    听见吴云起要喝酒,李彬忍不住瞪大了双眼,他们深交以来,吴云起很少有陪他喝过酒,因为他酒量实在是让人捉急。

    “好!”

    李彬咧开了嘴巴,这次可是吴云起主动邀请他喝酒,就算自己把他灌醉了,想来姑母那边也不会多责怪自己什么。

    二人挤出人群,便一路朝着南边走。

    “展举兄,前方有一酒家,酿得一手上好的桂花酿,如今八月将至,正是桂花飘香时节,此时的桂花酒是最香最纯的。”李彬笑嘻嘻的说道。

    吴云起轻轻点头,心不在焉,很快二人立在酒家门前,只是他们的视线却停留在酒家对面。

    那里正有一妙龄少女被两名轻浮公子拦住了去路。

    “小妞模样生得不错,让大爷好生瞧瞧。”

    “我爹是户部侍郎,若你这小妞跟了我,大爷定然保你一世荣华富贵。”

    少女听着两位轻浮的公子哥口中道出的话,一时也是皱起了眉头,随后冷着脸,绕过了两人继续朝前走着。

    可少女脸上的不喜并没有让两位公子哥知难而退,反而是嬉皮笑脸的贴上身躯去,让少女恨不得抬手打他们的巴掌。

    可一想到眼前两人可能是什么权贵的儿子,苏茗便咬着牙冠忍了下来。

    她来金陵有些时间了,一直住在苏绣家中,虽然苏绣的权势很大,但她也是秉着尽量不惹麻烦的心思。

    可她不想惹麻烦,麻烦却主动招惹上身。

    她一向喜欢清静,性格清淡,也鲜有遇到这样的事,虽然在洛阳也有不少权贵子弟惹出过乱子,但那些大多都被小七和落霞挡了过去。

    此时她独身一人,见到这般的无赖,当真还有些手足无力。

    心中正深思着,便见一青衫少年缓步走到了她的身前。

    那男人握住了她的手,让她微微一愣,她正打算挣扎时,便听见青衫男子附耳小声道:“小姐且放心,在下并非是什么登徒子,这二人是金陵中有名的纨绔,小姐且跟紧我,他们便不敢再向前来。”

    苏茗听青衫男子一番话语,面上轻笑,微微点头道:“公子为何现在才来,我来此处观榜可是有些时间了。”

    青衫男子挠头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的举起了牵着苏茗的手道:“家中的奴仆告诉我中举的消息,便被父亲叫去询问了一番,并非是故意误了时辰,让小姐在此苦等,是门庭之过。”

    “刘门庭,原来这女人是你的妞,当真是晦气。”

    “......”

    二人骂骂咧咧说了一阵,跺了跺脚,气愤离去。

    苏茗见那二人走远了,心中的石头也算落了地。

    重重呼出一口气后,苏茗视线盯在了右手上。

    那只手依旧被身旁的男人握着,虽然眼前男人是为了解围才握住了她的手,但被一个男人握着,就算是性子冷淡的她,多少也会感觉害羞。

    青衫男子似乎是感觉到苏茗的异常,随后看着苏茗一只盯着手看,他赶忙松开了自己的手,红了双耳。

    他收起手上一直拿着的扇子,微微颔首,行了个礼,“抱歉,刚刚多有冒犯,在下刘阙,刘门庭。”

    苏茗轻声一笑,抬起右手揽过额间青丝,让刘阙看着有些呆了些,随后他才反应过来,抬起手中的折扇指了指身旁的酒家道:“今日是放榜之日,小生斗胆请姑娘喝茶。”

    “只是喝茶么?”

    “唔,小生喝不得酒,所以只能请姑娘喝茶了。”

    苏茗看了看远处密密麻麻的人群,也没有见到苏绣的身影,心想苏绣应该也没有那么快出来,便点了点头。

    还未进入酒家,就见到两位青年到了刘阙身前,三人相互对礼,颔首过后,便听那位高一些的男子对他身旁人道:“展举兄,这位就是我跟你说过的刘阙,刘门庭。”

    吴云起听过后,再次行过一揖,“刘兄,早闻大名,刚刚还在李彬口中谈起过你。”

    刘阙微微颔首笑道:“空有些书呆子的名声而已。”

    “如今街上相遇,不如一同进去畅饮?”李彬探看数双手,做出邀请的姿势。

    却见刘阙有些难堪起来,他看了看身旁的苏茗,“我喝不得什么酒,而且我与这位姑娘说好了,只饮茶。”

    李彬笑着拍了拍刘阙的肩膀,笑道:“那有何关系,尔二人只需以茶代酒,一同饮的高兴便是!”

    刘阙深思片刻,见苏茗面色并没有多少变化,才点点了点。

    四人一同寻了临街的雅间,正巧可以透过窗户见到街上密密麻麻的人影。

    李彬不禁指着窗口感慨道:“每年这个时候,最为震撼,我这个卖力气的武人,竟然连那些读书人都挤不过,说起来也是遭人笑话。”

    听李彬这么说,其余三人淡淡一笑,只见刘阙摇起纸扇,笑指窗外,“古来读书人,成败皆看今日,哪怕他们身子再如何瘦弱,那远处张贴的皇榜是他们心中所向。”

    “你只是一个武人,如何去与这成千上万的学子那一颗不停悸动的心相争?”

    李彬点了点头,一脸恍然大悟。

    他高举手中杯,“说得有道理,哎呀,我这武人不懂你们文人这些条条道道,喝酒饮茶!”

    四人举杯对饮了一杯,随后李彬有些好奇的将视线投在了苏茗身上。

    说起苏茗他们也有些头疼,原本他们是打算来喝上一杯,没想到半路遇上了苏茗,还让刘阙这倒霉玩意一起领了过来。

    虽然他们认识苏茗,但苏茗可并不认识他们,那等会儿介绍起来,天晓得苏茗会是什么反应,难怪现在吴云起都不说话了。

    一位解元、一位亚元、一位经魁再加上他这个小侯爷,这一桌倒是有趣。

    正在他胡思乱想之际,刘阙却突然站起了身子,对着身旁的苏茗深深作了一揖,“姑娘,门庭刚刚唐突冒犯,还未问过姑娘芳名。”

    李彬与吴云起对视了一眼,面色略显尴尬,这刘阙当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苏茗听见刘阙的话,同样站起身,抖了抖长袖,同样颔首行礼。

    “苏茗,苏云华!”

    听见苏茗的话,刘阙猛然一惊,朝后退开两步后,惊道:“你是本次院试的解元苏茗!”

    苏茗坐下身,端着茶水呷过一口后,面色平静,“刘兄抬举了。”

    听刘阙一言苏茗心中一惊,抬眼望向窗外,心中处乱不惊。

    她虽有十拿九稳的把握,但要在这么多学子手中夺过解元之位,可能性低了些,莫非这人是寻自己开心?

    “何来抬举之言!”刘阙注意到自己的动作有些失礼,俯首偏头,坐下身对着苏茗摇了摇手上的茶杯。

    “苏姑娘儒雅至极,写的文章真让门庭佩服,哦对了,不知云华姑娘有没有去看过榜子?”

    苏茗摇了摇头,便见刘阙站起身来,抬手指向了吴云起道:“这位展举兄是本次经魁吴云起,我是刘阙,是本次的亚元,而你苏云华,则是本次院试解元,这当真是缘分,想来这酒家也会酿出一番佳话。”

    “吴云起?”

    苏茗微微皱眉,心中有些疑惑,随后她抬眼望向了坐在她对岸一直没有说过话的男子,突然回想那日她交卷后见到的男子。

    那个冲她问候的人与面前男人相重叠。

    原来他就是吴家的小儿子,吴云起!

    吴云起见身份已经被刘阙才穿,索性便立起身来,对着苏茗深深作下一揖道:“在下吴云起,字展举。”

    见吴展举都这么畅快的起了身,李彬也不好坐着,起身道:“在下李彬。”

    见气氛尴尬,李彬与刘阙对视一眼,随后刘阙举杯笑道:“此番院试前三甲同在一桌,当真是一番缘分,不如吟诗作对一番如何?门庭也想见见二人诗品如何!”

    苏茗还未点头,就见门外传来几声轻响,离得近的李彬起身开了门,就见门外立着一位秀丽女子。

    “苏茗,你怎到这里来了。”苏绣负了手缓缓走入雅间内,将视线投在窗边的少女轻笑了一声。

    “姐姐倒是能够寻到我。”

    “你一身文气好认得很,我老远就感知到了。”

    苏绣笑着挥了挥手,招呼苏茗到了自己的身旁,随后附耳有些激动道:“苏茗,解元,你是解元!”

    苏茗微微一怔,将自己的目光投在刘阙身上,原来她真的是解元,刘阙并不是在骗她。

    (各位读者大大们,五一出了点事,要暂时休更了,编辑那边已经打好了招呼,大概要休息个一两月的样子,期间偶尔会更新个几章,烨烨拜拜,赔个礼了。)

    读者老爷手轻勿打!!!